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0月31日審訊

2016/10/31 — 9:37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16:29】法庭宣佈休庭,明早再續。

廣告

【16:24】在盤問下,程稱,使用了護膝(按: 壓在曾上身)約兩三分鐘他沒有留意其他同事有否有護膝。

清洪指,程及其他警員要以武力制服曾健超,曾健超很不合作,程早前供稱,曾健超在此過程中可能受傷。程同意。

廣告

【15:51】程英偉續作供。清洪續盤問。程英偉指,曾健超當時是腰以下,臀部落地,頭部沒有著地,之後「揈埋牆」,頭部撞牆。

被問到撞埋牆是否令曾受傷,程指「我相信會,因為好明顯成個腦撞埋去」。

【15:45】 庭審恢復。主控向法官交代控辯雙方的共識。

現傳召程英偉返庭作供。

【15:22】短暫休庭供控辯雙方就翻譯達共識。

【14:49】清洪問到,曾健超的頭是如何撞向花槽。程英偉供稱,記得曾健超當時『撞完落咗地,個頭撞埋花槽嘅牆』。

根據翻譯,法官質疑證人是否指曾健超的頭撞向了花槽兩次;程英偉被請離庭,法官與控辯雙方討論翻譯問題。

【14:39】庭審恢復。

法官與大律師清洪商討有關程英偉口供中「頭撞花槽」的不清晰之處,法官指,與另一翻譯商榷後,認為法庭6月2日程英偉口供的英譯記錄,並非其廣東話供詞的準確翻譯。

庭上播放錄音,翻譯當時將「撞」譯成 「came into contact with」,翻譯今修正為「hit」。

各方均同意修正版本。現傳召證人,警長程英偉繼續作供。

【13:00】法官宣佈休庭至兩點半。

【12:33】程指,曾建超上身及手掙扎時,程不斷警告他不要動,他仍繼續掙扎。清洪問曾健超擊中他多少次,擊中一隻手還是兩隻手等,程稱經常打中。

之後,程將他口眼罩扯開施放胡椒噴霧,曾更激烈地掙扎,上身擺動更大,手像陀螺一樣大力將他撞開,『我成個畀佢揈開咗』,兩人分開。程稱自己被撞開後,見到兩名同事嘗試控制他。

清洪問,截止該階段,程見不見到曾健超受任何傷,程表示不肯定因為時間太短。清洪指,曾健超應已在掙扎過程中受了一些傷,程指,因為了胡椒,相信他有受傷。清洪指問的是掙扎過程有否受傷,程指有機會,因為曾本來是在花槽位置。

清洪問,過程中程有否用過鈍器。程指,除了那樽胡椒噴霧,沒有任何鈍器。程指,自己沒有用鈍器襲擊曾的背部,但沒有留意其他警員有沒有。

程續供稱,在自己被撞開後,注意到警長52820出現,當時他及曾兩人跌在地上,曾健超掙扎。程指,52820是被曾在掙扎下以手臂揈落地,兩人跌落地,頭部撞(bang)向花槽的牆身。

被問到兩人頭部是否與花槽牆有接觸,程更正指是「直程撞埋去」,清洪要求證人澄清是「bang」還是「bump」(翻譯分別譯為撞及「大力撞」),程指是後者,杜官稱不明白兩者分別。

【12:03】庭審恢復。警長程英偉續作供,代表第二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程英偉供稱,當晚獲發的是『Phoenix警棍』。

清洪指出,曾健超受的部份傷,是由該款警棍組成,程稱不知道。

盤問下程英偉指,第一眼見到曾健超,他站在花槽上,面向龍和道,雙手拿著水樽,不斷向龍和道淋水。

程英偉指,後見到警長47574(畢宏達)與曾健超攬埋一舊,正嘗試制服他,用手捉住曾健超的上身,以類似箍的動作『將佢箍落我嘅方向』。

被問到曾的反抗程度,程指,曾扭動身體想『揈開』他們。被問到曾的反抗是否暴力(violent),程指『當時好快,我淨係知佢想擺動,一定唔係順從嘅態度』。

程指,同事在曾反抗時,將他壓落花槽地下,曾好快就撻落花槽地下。清問曾的臉有否掂地,程稱在花槽上時,應該無,頭部亦沒有,但程指自己不肯定。

之後曾被由花槽拉下行人路,由程及另一同事將他拉下。程指,當時曾在花槽,程用手捉住曾膊頭及手骹位置,一手在肩上,一手在腋下,與同事一同將他扯出。至於力度如何,程指自己當時只知要盡快將他扯出,『冇理自己用咩力』,但可以說是用了全力。

清洪指,程使用的力度應該相當大,程指自己無理太多,當時曾健超有掙扎,但明顯反抗就沒有,即沒有用手打他,但手腳有郁動。但曾健超將他揈開,是落到行人路的事。

清洪指,當時曾有用一定力度反抗,程同意。

而在行人路上,程在同事協助下嘗試控制曾健超,程指,曾健超用手將他揈開:當時他與曾平排,程的右手搭在曾右膊頭,叫曾不要再動,曾的上身在擺動,左手撞向程上身將他揈開,當時程無意識到痛不痛。

程指,當時曾的上身及手不斷在掙扎,上身不斷扭,手不斷撞。

【11:30】早上短暫休庭。

【11:04】警長程英偉作供。程為有份制服曾健超的警員之一。

主控麥禮士指出,程六月作供時,曾經指曾健超大力撞開他。當時程的供詞稱,因曾的激烈掙扎,52820被揈落地,兩人均著地,頭碰到花槽的牆,曾瞓咗落地,面部及心口向地,當時程上前捉住他的手臂。

被問到知不知曾在制服過程中有否受傷,程英偉指,自己制服曾健超時,『我相信有』,杜官問是否眼見有傷,程稱如果說眼見的傷,他見不到。

程指,在制服曾的過程中,他沒有使用警棍。當晚他配備了警棍,但在事件中不需要用到。

主問完畢。

代表第一被告的一律師駱應淦盤問。盤問下程指,當晚獲發護膝,護膝是只有他所屬部隊才有的裝備,當晚該部隊可說是全出。

駱指,程曾供稱,曾健超撞開他時,曾身旁有兩名警員,其中一名他不知是誰,但他是穿著軍裝的,這名不知身份的警員,與曾有身體接觸。當時噴胡椒後,該兩名警員上前嘗試控制他。

程又指,在他看過的片段中,均沒有拍攝到該階段。

程指警員制服曾時,沒有使用膝頭,他見不到有警察使用警棍。駱應淦質疑,程對制服過程的記憶,沒有透過片段協助。

【10:57】杜官續問,曾健超被拉下花槽時,畢有否參與。畢指他沒有參與,是兩名同事將曾健超拉下花槽。

清洪又問,畢指曾健超嘗試箍住他,有否成功,畢指感覺不到,因為事發太快,「佢一箍我,我亦隨即箍住佢」,對於自己有否被箍,畢沒有感覺。

清洪指,畢調低了證供中對曾健超掙扎程度的描述,由「暴力掙扎」變為「掙扎」。清洪質疑畢當差多年,早知何謂「暴力掙扎」,如今是有意識地改變證供。畢不同意。

畢宏達完成作供。

【10:37】畢宏達指,同事拉將曾健超拉下花槽到行人路的時候,他看不到是拉哪個位置。

清洪多次追問曾是如何被拉下,畢稱「咪就係搵手拉囉」。

清洪質疑,畢在第二次作供前,看過事發片段。畢指,片中沒有曾被拉下花槽的部份。同事將曾拉下行人路的過程中,畢稱,看不到曾健超掙扎。

畢指,同事將曾健超拉下花槽時,他留在花槽上叫其他群眾離開,所以之後發生的事,如曾由花槽被拉下行人路時有否掙扎,他沒看到。

畢指,當晚當值其間,沒有使用警棍。

清洪盤問完畢。第三被告代表大律師林浩明無問題。第四被告律師蔡維邦開始盤問。

蔡維邦問,畢宏達曾作供指,看到曾健超欲向龍和道擲水樽,而該樽容量約為一公升。法官質疑蔡為何要與畢討論水樽大小。蔡稱,曾健超曾就水樽大小作供,蔡是要顯示曾的證供錯誤。畢宏達稱,水樽不止一公升,應有兩至三公升容量。

蔡維邦欲確認,當時畢宏達是否上前,並叫曾健超不要擲物,而曾健超則嘗試箍他的頸。畢宏達同意。

蔡完成盤問。其餘三名辯方律師無提問。

法官問到,畢宏達同意曾健超「暴力地反抗」是甚麼意思。畢宏達指,當時曾建超與他「鬥力」,所以認為是暴力反抗。

杜官不解,問曾究竟做了甚麼,是否有踢等等。畢宏達指當時曾健超「冇做咩」,不能說「暴力反抗」,但是有反抗。

畢宏達指,他箍低曾健超時,曾健超並不願意。但因事出突然,曾健超被壓下。畢又指,曾健超想箍住他,除此以外沒有其他反抗行為。

【10:08】清洪指,畢宏達曾供稱,曾健超被捕時嘗試以左手箍住他,他則將其重心壓低。畢解釋,「將其重心壓低」的意思是令他被迫整個人蹲或跪下,「當時我用力將佢箍低」。畢續指,其時只有他一名警員,之後獲同袍協助,用力將曾健超壓低。

畢宏達指,當時他見到曾健超想潑水及將水樽擲到龍和道,於是用右手捉曾右手,左手搭曾右肩。曾一轉身,就用左手箍住畢,畢即以左手箍其頸,將重心放低以將曾箍下。

清洪引述畢宏達在 2014 年 10 月 17 日的供詞。當中畢供稱,自己箍住曾健超,令他失去平衡並將他壓下。各方討論壓下應為 press 或 pin。畢解釋,將他「撳低」是指令他跪或蹲下,而不是令他完全「瞓喺度」。

畢指,他將曾「撳低」時,只有自己一名警員。清洪質疑,若只有他一名警員,而曾健超作暴力地 (violently) 反抗,畢一定使用了某程度的武力。畢指,他一「撳低」曾,已即時有同事從行人路前來,協助他將曾健超帶到行人路。

清洪再問,畢將曾壓下時,是否使用了一定武力。畢指,因為事出突然,曾健超反抗不是很猛。

清洪指,畢之前同意,曾健超是暴力地 (violently) 反抗。畢表示不明白律師想問甚麼。清洪重覆後,畢稱,曾的反抗與一般人相比是暴力,因為自己是一名警察。

杜官一臉不解。

畢續供稱,自己重量約 75 公斤。

清洪問畢的手有否碰到曾健超的頭,畢稱不記得。至於曾健超在上述過程中有否受傷,畢稱不知道。

畢續供稱,自己當時穿著機動部隊的制服,花槽約三呎高。

清洪問畢,曾健超是否被畢的同事拖下花槽,畢糾正說是「帶下去」。

【09:58】主問完畢。

代表第一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問,畢宏達在制服曾時,有否佩戴護膝,畢稱『應該冇,唔係好記得』。畢供稱,護膝是由硬膠及軟墊制成。

畢宏達指,曾健超與他接觸時,只掙扎了很短時間,之後畢就沒留意曾健超掙扎了多久。被問到曾健超掙扎時是否暴力 (violent),畢稱是,但同時指過程中,他沒有用膝壓向曾健超的背。他表示在其時處身位置,看不到其他人是否有這樣做。

畢亦稱不知道曾健超之後被交給哪些警員。

駱盤問完畢,代表第二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

【09:53】傳召警長畢宏達作供。

主控麥禮士問到,在 2014 年 10 月 15 日凌晨,當畢宏達在龍和道花槽旁拘捕曾健超,並遭遇曾激烈反抗時,畢有否使用警棍,畢稱無,但至於有無見到其他警員使用警棍,畢就稱無留意。

畢另供稱,他當晚獲分發的警棍為軍裝用警棍(註:即疑造成曾健超身上 15 處傷痕的警棍類型)。

【09:33】庭審恢復。 主控梁卓然向法官交代曾健超三張自拍照納入證據的情況。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