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1月1日審訊

2016/11/1 — 9:47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今日上午由警長程英偉、總督察劉冠騰兩名參與制服曾健超的警員作供。

【15:47】由於各方要求時間,討論後續證人傳召次序安排,法官宣佈休庭,明早再續。

【15:29】駱應淦盤問下屈供稱,當日獲派一對護手踭的裝備,內軟外硬。當晚,屈自己沒有對男子使用手踭,其他警員則不清楚。

廣告

清洪盤問指,屈可能在不經意間對男子使用護踭,屈供稱,自己無帶護踭,但同事可能有帶及有用。

屈又稱聽到同事嗌了兩聲唔好再踢,但看不到男子踢。他聽到同事喊叫後轉身望,就見到傅駿業,程英偉等四名警員與男子在地上掙扎,試圖將男子扣上手扣,男子郁動身體及手臂暴力反抗,四名同事未能成功將男子制服。

廣告

屈展焯協助,警員先扣上一隻手,男子仍在掙扎,清洪指男子的面部應與地下有磨擦,屈稱有機會。

屈又解,同事起初用的是蝴蝶扣,之後嘗試套另一隻手,但因為男子反抗激烈扣不上,屈要取出較大的索帶才能套上。

清洪指,雙手被扣後男子仍在暴力地反抗。屈同意。

清洪盤問完畢。其他辯方律師無問題。

休庭。

【15:06】高級督察屈展焯作供。

主控主問。主控麥禮士引述屈六月作供時稱,屈當時看到程英偉與兩名PTU制服該男子在地;屈供稱,走近時,男子是面朝下,在掙扎,有警員在曾的上面壓住,應為程英偉。

屈上前協助,提供了一個較大的膠手扣,當時被捕人士反抗得「好激烈同幾暴力」,屈就協助同事捉住男子的一隻手,除了捉住手,屈稱自己無對男子使用其他武力。

屈又供稱,當時他有戴護膝,並確認是納為本案證物的那一款護膝。他指護膝並非普遍派發,一般的警務人員不會有這種護膝,該次行動中,護膝是派發給 PTU 的教官。

麥禮士問,這是否PTU護膝的唯一款式。法官質疑主控為何問及護膝款式。麥禮士向法官解釋,問及護膝的款式及大小,是為了與曾健超驗傷報告中傷口的描述(報告指極有可能是警棍造成)作對照,以判斷兩者是否契合,eliminate 護膝做成曾健超傷痕的可能性。

屈回應麥的問題指該款不是唯一,因為PTU日常不會有此裝備,至於20141015當晚,本案證物那一款,是派發給PTU教官的唯一一款。

屈又供稱,當晚他有帶普通軍裝警棍,即鳳凰牌,但在與曾健超接觸期間沒有用過。

主問完成。

【15:01】主控覆問。被問到是否見到曾健超頭的哪一部份撞向牆,鄭稱見不到。而由鄭倒地到站起,鄭稱相隔約五秒。

覆問完畢,鄭完成作供。

【14:42】駱應淦盤問。

鄭供稱,他指見到兩名 PTU 嘗試控制男子,分別為為劉冠騰及程英偉,而傅駿業及程英偉制服該男子,制服過程三至五分鐘,被問到兩人是否有使用武力,鄭指程捉住男子的手。

駱指,鄭的口供指有四名男子與曾健超有接觸,法官提出質疑,因為鄭只提了三人。

鄭指,三人及他自己均與男子有身體接觸,除此以外無其他人。

駱完成盤問。

清洪盤問。

鄭供稱,第一眼見到男子時,距離三至五米,他協助制服男子時,男子大力用手將鄭推開,鄭就用手箍住男子,除此以外無其他身體動作。

鄭供稱,自己重 85 公斤。清洪指鄭身型大份過曾健超,鄭稱兩者差不多。

清洪指當時男子失去重心,跌落地並將鄭拉落地,應該用了相當大的力度,鄭同意。

曾健超跌落地時頭撞花槽,鄭指自己見不到曾有否受傷,因為他自己也撞了牆。

清洪指之後鄭浩彰站起,當時有兩名PTU按住男子在地,男子臉朝地下,仍在暴力地掙扎,鄭上前協助制服男子,但他的身體及手繼續暴力掙扎。鄭捉住男子左手試圖除他的手套,並不停警告男子不要掙扎。鄭稱自己警告了三次以上,但男子無聽。

清洪指,之後鄭與另一PTU協助男子站起,並獲告知男子被噴了胡椒,鄭用水為其洗眼,鄭與男子的接觸了三至五分鐘,期間男子一直暴力掙扎非常不合作,警用了相當大(considerable)的武力制服男子,鄭同意。

清洪盤問完畢。其他辯方大狀無問題。

【14:31】庭審恢復,警署警長鄭浩彰作供,他是制服曾健超的警員之一。

主控主問。鄭浩彰供稱,他見到曾健超時,曾在行人路上。兩名 PTU 正嘗試控制曾,鄭從後用手箍住曾。曾不停抗拒及擺動,令鄭跌落地。鄭起身時見到兩名警員將曾按在地上。鄭稱,從他站起,到他扶曾站起,之間隔兩三分鐘,期間鄭協助同事上手扣,捉住曾的手,但沒有用膝蓋或其他身體部位壓曾在地。

鄭續供稱,警將曾扣上手銬時,曾的手郁動,不讓警員扣上,期間只有程英偉按住曾。

鄭稱,自己當晚沒帶護膝,而曾被制服時,鄭不清楚程英偉有否戴護膝;鄭稱,自己當晚帶著軍裝警棍,但制服曾期間沒有使用,亦沒見到其他警員對曾使用警棍。

鄭之後用水為曾洗面,並交給刑事警員。

主問完成。

【12:49】代表第二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傅指,同一時間有五名警員制服曾,因他在暴力掙扎,「唔係都唔使咁多人」,曾嘗試踢他但沒踢中。

傅續供稱,他自己參與制服的時間為三至五分鐘,不知曾之前已經掙扎了多久。清洪指,五名警員需要使用武力去制服曾,傅同意。

清洪完成盤問。

大律師蔡維邦問傅,對曾施行壓點控制時,是壓哪個部位。傅稱是在曾的右腳大腿外側。

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鍾指,傅當晚隸屬機動部隊訓練隊第一隊,當晚該隊獲發護膝,而程英偉及劉冠騰是該隊成員。劉同意。

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傅稱,第一眼見到曾健超時,他站在行人路,但他去到曾身邊,曾已在地上。對於曾是如何跌倒地上,傅表示不知道。

第七被告大狀無問題。

傅完成作供。

中午休庭。

【12:40】代表第一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駱引傅的供詞稱,當晚約 03:23 時在添馬公園近立法會,見到一黑衣戴口眼罩男子,與「E連」同事在地上激烈掙扎,他去增援制服男子。

傅指,其中一名「E連」同事是鄭浩彰,另一人就不知道。他當時不知道,兩名同事已與男子糾纏多久,也不知同事有否使用武力及警棍,但指該兩名同事沒獲發護膝。

駱完成盤問。

【12:25】高級督察傅駿業作供。傅為當晚協助拘捕曾的警員之一。

主問下傅供稱,自己當晚有戴警棍,款式為一般的軍裝伸縮警棍 Phoenix。制服曾健超期間,他沒有使用警棍,也沒見到其他警員使用警棍。

傅又稱,自己當晚有戴護膝,在制服曾健超的過程中有戴,但無印象護膝有否與曾健超的身體接觸。他協助將曾健超按下,但無使用膝蓋,無印象自己曾以護膝使勁。

麥禮士指,傅今年六月作供時曾指,曾健超嘗試踢他,傅大叫「唔好踢」,並用手施行壓力點控制按住其腿。

主問完成。

【12:10】代表第三被告的大律師林浩明及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蔡維邦無問題。

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

鍾指,劉為機動部隊訓練隊第一隊成員,當晚該隊獲發護膝,而程英偉是該隊成員。劉同意。

其餘兩名大狀無提問。

主控麥禮士覆問,他從庭審得知的軍裝警身份,劉指他是警署警長鄭浩彰。

法官要求劉澄清,他離開去找刑偵警員時,其同事是否已成功扣上手扣,劉指,他準備離開時,只成功扣了一隻手,他與刑偵一同回去時,曾健超雙手則均己被扣上。

法官問及下劉供稱,他沒有見到同事將曾健超從地上提起。

劉完成作供。

【12:01】代表第二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盤問下劉供稱,他剛才所述的五至十分鐘,均未被攝入他看過的影片中,他本人亦未在任何影片中出現過。

劉指,他目擊曾健超與程英偉的糾纏,在該五至十分鐘內,曾健超持續暴力地(violently),用身體及手臂糾纏。

清洪問,劉有否見到曾健超襲擊警員,劉稱不確定。劉又指,見不到他的口眼罩被除下,因自己當時背向曾;他亦見不到曾被同事噴胡椒,但之後留意到。清洪問曾是否仍繼續暴力地掙扎,劉稱是,但不確定曾有否用頭撞向同事。劉指,目擊曾被扣上手扣,曾當時暴力地反抗。

劉指,自己離開去找刑偵同事,到回到現場,中間約有十分鐘。 清洪無其他問題。

【11:56】代表第一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劉供稱,自己事發時是駐守機動部隊的高級督察。

盤問下劉稱,當他見到曾健超與兩警糾纏時,不知他們已掙扎了多久,但沒有看到他們使用警棍,或用膝頭壓住曾健超的身體。

劉稱,當時不知兩名軍裝的身份,之後上庭知道其中一人,另一人是誰至今不知。

盤問下劉續供稱,當時該兩名軍裝沒戴護膝。

駱盤問完畢。

【11:47】總督察劉冠騰作供稱,由他參與到離開去找其他刑事同事,劉認為有五至十分鐘。

劉稱,不知道刑事同事的號碼及身份。他與多於一個刑事同事回去時,該男子仍在地上,由警員控制,他帶了刑偵同事到場後就立刻離開,見不到之後那名男子發生何事。

劉稱,當晚獲發警棍,為一枝「鳳凰」牌的警棍,在制服該男子的過程中,他沒有使用過警棍,也沒有看到其他警員使用警棍。

劉稱自己當晚有帶護膝,在制服該男子時亦有戴著,但不確定護膝有否與該男子接觸。劉亦稱,不確定有否將膝頭放在該男子的心口或背部。

劉續稱,不確定在制服過程中,自己有否用膝頭。

主問完畢。

【11:35】庭審恢復,總督察劉冠騰作供。劉是當晚0315,在添馬公園花槽附近制服曾健超的警員之一。

劉冠騰供稱,當晚他負責掃蕩添馬公園一帶,去到立法會附近時,見到該黑衣男子在行人路附近,與兩名制服警員糾纏,就與程警長一同去協助同事,程走在他前面,當劉走到時,程已將該男子拉落行人路,男子臉朝行人路,劉就用雙手按著該男子的手,至他臉向下地完全攤平在地。

劉稱,該男子當時有掙扎,而劉自己與男於掙扎的時間很短,因為當時有其他同事幫手,劉就去了掃蕩的後方去找刑事調查的同事,劉去找其他同事時,該男子已被制服及扣索帶,雙手在下,面向下攤平在地。

【11:00】上午短暫休庭至十一時半

【10:45】法官請程英偉在片中認出自己,程指出片中的自己。 法官質疑,根據片段,程英偉沒有戴護膝。

程英偉指自己當晚是有戴,法官問他是否曾經除下,程指,自己不肯定有否除下過,但他當晚是「有帶出去」。

片段顯示曾健超雙手已被扣上,而程英偉沒有戴護膝。法官質疑,如果程此時沒戴護膝,究竟在程英偉雙膝壓在曾健超背上,將他扣上手扣時,他有沒有戴護膝。

程英偉指,自己在掃蕩期間,包括見到曾健超時,是有戴護膝,印象中沒有有意識志將護膝除下。

程英偉指,當時情況很亂,他也是看片才知自己跌過支胡椒噴霧落地,而在激烈糾纏下,護膝有機會甩出。

被問到對護膝掉下有沒有印象,程稱:「而家你問我,冇,因為當時好亂,你而家問我,如果我跌嘢同事會幫我執,但而家我冇印象…點解我咁有印象我有戴,因為我膝頭有問題,做嘢一定戴返護膝。」

被問到有沒有重新戴回護膝的記憶,程指「總之最後,我點返齊啲嘢…我冇理期間有冇跌過。」

麥禮士續問,在曾健超被拉落行人路後,他的頭撞到花槽,是頭的哪個部位,程稱不肯定。 程英偉完成作供。

【10:25】庭審恢復,主控梁卓然交代,控辯雙方已就爭議的翻譯句達成共識,法庭翻譯亦同意。

法庭傳召程英偉返庭繼續作供。法官請程再解釋為何昨日他指曾健超無傷。程重申按他意會,問題指的是曾健超被捕前的過程,而在拘捕期間,「我根本冇時間去睇佢係邊個」,只有在拘捕後為曾洗面時,有少少時間見到。

法官又問,程今早曾供稱他用膝頭壓著曾健超,但昨日駱應淦盤問時,程供稱捉住曾時不需用膝頭,請程解釋。程指那是曾未撞牆之前。

法官要求向證人播放事發時的atv新聞片,片中程英偉戴著眼罩。

【09:49】主控覆問。主控麥禮士請程英偉即場示範戴上當晚曾使用的護膝。

麥禮士問及下程英偉供稱,20141014當晚,他有帶同警棍。而在曾健超從花槽落行人路後,頭曾經撞向牆,程英偉在為他清洗胡椒時,見到他的頭上有瘀傷,面上有紅印。

法官質疑究竟是瘀傷(bruises)還是紅印,程英偉指,正確而言是紅印,「瘀我實際上睇唔到」,被問為何看不到又要講有「瘀傷」,程英偉指,撞到就會有瘀。法官指程僅須講出所見而非推測,究竟他有沒有見到瘀傷,程英偉就稱,自己見到的是紅印。

法官續問,程英偉昨日在主問時供稱,沒看到曾健超有傷,今日則稱有傷,要求他解釋。程英偉指,他昨日指的是曾健超掙扎,拘捕過程之前。

各方就翻譯各有意見,法庭請證人離庭。現休庭供控辯雙方討論。

【09:45】蔡維邦盤問下程供稱,使用此技巧是為令被捕人士感到痛楚,進而制服他,但曾健超當時無即時遵從,仍反抗程將他戴上手扣,程要加大壓力,令他更痛楚,才能扣上,由曾倒地到扣上手扣,維持了五分鐘以上,期間程使用了上述的加壓技巧。 蔡維邦盤問完畢。其餘三名被告的律師無問題。

【09:37】庭審恢復。證人,警長程英偉續作供。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蔡維邦盤問。

蔡引程昨供稱,他當時要在曾健超的左手腕上「加壓」,才能成功扣上手銬。程英偉指,警員有一個戰略為「直臂壓倒」,當時曾健超掙扎,程以雙膝的膝頭壓著曾健超的背部,將其手踭「lock直」,然後向其手腕加壓,「類似鵝頸咁嘅動作」。

程英偉向法官示範屈手。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