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1月2日審訊

2016/11/2 — 10:13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1640】休庭,審訊明續。

【1610】控方現讀出偵緝警員胡志剛的證供。現為觀塘反黑組,他於2014年10月14日下午二時,與以下同事一同當值:

廣告

劉卓毅
53158
5840
58545
8215
19008

劉督察帶領小隊一同到警總候命,約凌晨兩點被派往加入掃蕩隊,接收軍裝拘捕的滋事份子。當晚約0315,胡在天橋下接收一名陳姓被捕者,但他與劉帶領的小隊失散,僅餘警員58545,兩人押陳返巴士,之後隨車往中區警署及黃竹坑。

廣告

出發前,胡所持的警棍由53158派發給他。

【15:57】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

林芷瑩指,龍和道近添馬公園(非政總)的行人路最終被清空,之後應該禁止車輛可以駛上行人路,吳指,任何車都不可駛上該行人路。

代表第七被告的大律師羅志霖提問。盤問下吳供稱,他領導的150警員均著便裝,另外32名O記亦為便裝。羅志霖指出,當晚有至少200名便裝在現場,吳稱應不只此數,但無法估計。

主控覆問。吳供稱,據他所知當時並無其他警員隊伍進行掃蕩,但政總有甚麼其他部署,他不清楚。

吳作供完畢。

【15:35】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蔡維邦盤問。盤問下警司吳樂俊(音)指,他領導的150人中,大部份為警務人員,他在做briefing時,得知約有三個大隊,每隊170人,即約五百名PTU被派往現場。

而據吳所知,除了他帶領的刑事組,有其他不是由他指揮的軍裝及刑事同事,但不由他指揮的刑事人數,他就不清楚。

蔡指,掃蕩行動由PTU組成一橫排,向龍和隧道推進,期間橫排不同位置或遇抵抗,橫排可能打散,吳同意。吳亦同意,有一群警員指定負責清障,帶同了剪鉗,據吳所知他們是PTU教職員(或稱教官)。

蔡另問到,吳方才供稱稱當晚有42人被捕,但吳的證人供詞中,則指吳站在龍和添美交界時,吳嘗試找出在海濱長廊及添馬公園的被捕人數,獲匯報告知示威者強烈反抗,當時吳不能確定添馬公園及海濱長廊的被捕人數,以及他們有否被押送到中區警署。蔡問吳,這是在吳得悉被捕人士為42的前還是後。吳指是後,他指可能42人以外的人被捕,他不肯定,亦不知實數。

關於用以運送被捕人士的旅遊巴,吳指在行動前briefing,獲告知安排了一架旅遊巴,蔡問當時是否有對被捕人士作出估計? 吳稱沒有。他指,一架旅遊巴可載二、三十人。

吳又供稱,示威者當晚的抵抗,超出他被指派去指揮時的預期。

蔡完成盤問。

【15:26】警方成功掃蕩,進入龍和隧道位置,其時上方花槽有很多示威者,呼喝及辱罵警察,吳同意。他指,見到一戴眼罩的黑衣男子,往龍和道警員潑液,他後被警察控制,他記得是一名著藍色制服的軍裝同事控制了他,阻止黑衣男倒水及扯回添馬公園,之後他就看得不太清楚。

吳指,若男子被捕,將被帶上車輛帶返中區警署,旅遊巴及該兩架私家均可,押解他的人是刑事還是軍裝,則視乎情況。

當晚有42示威者被捕,分別由兩架旅遊巴將被捕人士送往中區警署。之前吳只提到安排了一架旅遊巴,第二架相信是由指揮中心安排。

主問完畢。

代表首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駱問到,一個人被捕後是否先要搜身,問及其身份等資料,再被帶上車送往警署。

駱盤問完畢。

【1452】現傳召警司吳樂俊(音)作供。吳現駐守荃灣警署。

盤問下吳供稱,20141014有參與龍和道及添馬公園掃蕩行動,即「日峯行動」(solarpeak,法庭翻譯將之譯為光明頂,吳更正應為「日峯」),主管約150名警員,組別為刑事A組,當中有八隊快速應變隊(每一隊由約六至七刑事警員組成,一名偵緝督察帶隊)及四隊攝影隊(由三至四人組成,一軍裝警長帶隊,警長行動時著便裝)。吳當晚手下有兩名總督察,一名為案中第一被告黃祖成。

當晚,刑事A隊被指派往政總候命,除了原有150人外,另額外調派32名O記人員,交由黃祖成帶領。

吳供稱,1015凌晨兩點,他命令所有由他指揮的人員在龍和道一路口見他。凌晨2時30分,他在IFC附近,向黃祖成、另一總督察,及所有快速應變隊及拍攝隊的警長brief清場行動,他向所有人員下令,搜集影像證據及處理懷疑非法集會人士,亦有可能出現阻礙警員執行職務的罪行,吳根據事先制定的計劃詳細指示各隊部署,包括黃祖成帶領一快速應變、兩攝錄隊,與PTU E連一同掃蕩添馬公園海濱長廊,刑事A組其他成員則由吳本人或另一總督察帶領,與其他警員一同掃蕩龍和東西行線。

吳稱,根據計劃,原本只安排了一架巴士押送囚犯,泊在龍和道文耀街交界,原意是跟住同事一齊移動。之後,警額外安排兩架CID車運送被捕人士,可能是擔心巴士唔夠裝,而如果拘捕人士位置不同,多一架車較方便。兩架車原泊於龍和道附近,打算留在原位。

現向吳展示一張龍和道的照片,吳稱未能講出當時兩架車拍攝的位置,也講不出是否照片顯示的範圍。吳指兩車是後備用途,他講不到行動開始時兩車的位置。行動開始後,他沒見過這兩架車。

吳又供稱,當晚有向黃祖成講及這兩架車,是在briefing期間,他指如果架巴士唔夠位或地點不便上車,就坐這架私家車,但無講及泊車位置。

吳續指,清晨2時45分,龍和東西行線掃蕩開始,警方由中環向東移動,遇到示威者相當多的武力,未依警方要求散開,部份在添華路障礙物後集結,並阻止警方拆走障礙物,安排上,盡量將不散開及使用武力的示威者制服交給刑事警員,再由刑事警員將被捕者押上跟在後面的巴士,但當晚有軍裝警也有押被捕者上車。

吳稱,隨著被捕人士數字上升,吳指示一名周姓下屬到旅遊巴附近處理有關情況,行動完結,亦由他作為主管人員,將被捕人士押返中區警署。

【14:36】庭審恢復,主控讀出投訴警察課總督察陳仁(音)的補充供詞。

陳仁指,2014年10月15日下午他檢視了第一至四及六、七被投訴人在警隊人事系統內的照片,以及第五被投訴委任證上的照片。之後,他再從人事系統取得所有被投訴人的照片。

之後主控讀出警長蔡加俊(音)的供詞,蔡稱認識偵緝警員黃偉豪(案中第七被告),2012年底到2015年隸屬觀塘反黑組,黃亦曾駐同一組,2014年10月14日,蔡為光明頂行動的攝影組,當日沒見過黃,但未有與他一同工作,不記得其衣著,但相信黃有如平時一樣戴眼鏡。

與認人相關的證人部份完。

【12:41】主控現讀出投訴警察課港島區總督察陳仁於2015年1月22日所錄的口供。

2014年10月15日下午陳收到指示,接手調查一宗投訴,投訴人指被一群便衣警務人員毆打,過程被傳媒拍下及廣泛傳播,陳調查涉案人士身份,並檢視無綫等新聞片段,見到投訴人被六名男子抬到一幢建築物旁,投訴人報稱被毆打,另有一人在建築物附近出現。陳確認該六人與六名被投訴人在警方人事資料紀錄或委任證上的相片相似,懷疑他們為涉案人士。

休庭。

【12:26】主控讀出督察黃明光的供詞,黃2014年至2015年間任職九龍城警區。黃觀看亞視片段時認出關嘉豪(本案第六被告)。

關嘉豪於2013年12月至2014年10月停職期間,為黃的下屬,停職後關每月返警署報到時兩人會見面。會面至黃2015年7月調職為止。

黃另一份供詞稱,他在其中一張新聞照中認出關嘉豪。

【12:12】庭審恢復。

主控讀出高級督察胡瀟瀟的供詞。胡現任職聯絡事務科,2014年至2015年初任職九東特別職務隊主管。胡受投訴警察課之邀睇片認人,在 ATV 及 Now 的片段均未能認出任何人,但在無綫報道中認出陳少丹(本案第五被告)。

陳少丹2014年4月至10月被停職期間為胡的下屬,兩人之後每月均會見面,至胡2015年2月被調離為止。

另一份胡的供詞指,他曾受邀睇相認人,包括東網及蘋果日報網的照片,胡在後者認出陳少丹。

【11:32】休庭。

【10:53】駱完成盤問。清洪問到,警棍是否每一支都有號碼,陳稱無。

主控覆問。被問到為何對15日的情況有印象,陳指,佔領期間他多在旺角佔領區值勤,少有回O記指揮部,因此有印象。

陳完成作供。

主控梁卓然現讀出一份,另一名認人警員,總督察鍾志明的供詞。供詞指,作供人看了兩條片段各兩次後,沒有認出任何人,但在第三條中認出兩人,分別是劉卓毅及白榮斌(註:即案中第二、三被告)。

鍾為九東刑事組總督察,案發時為觀塘刑事總督察,曾分別任劉卓毅及白榮斌的直屬上司。

鍾於2014年是劉卓毅的直屬上司,劉被停職後兩人每月見面,至鐘2015年6月離開該職位止。

鍾於2013年至2014年白榮斌停職止,是其直屬上司。白榮斌被停職後,兩人每月均會見面。至鐘2015年6月離開該職為止。

主控梁卓然再讀出一份鍾志明的供詞。鍾於五月,再受邀睇片認人,並在亞視的相關新聞報道片段中,認出白榮斌。

鍾志明另曾受邀睇相認人,他在東網新聞相中認出白榮斌,但在蘋果日報網的相中則認不到人。

【10:35】主問完成,代表黃祖成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

被問到第一被告職級的警員會否獲發警棍,陳供稱,要視乎同事將要處理的行動,是否需要用警棍。

駱問到,分發警棍是否有紀錄,陳指正常情況下應該有,但他沒有翻查過。

駱續問,若O記在行動中發出警棍,會否是鳳凰警棍,陳稱不知何謂鳳凰警棍。駱指,警棍只有兩種,一種給軍裝一種給刑事,而O記不是軍裝,不會獲發軍裝警棍,陳同意。

盤問下,陳又供稱,由9月28日開始,雖然黃是他的下屬,但由於二人被分派到不同地點,他們在一個寫字樓但在不同時段。

駱指,黃祖成於10月13日早上九點報到當值,一直工作到15號。陳指,13號他本人在下午九點落班,之後的工作情況,他不是很了解。15號他早上九點返工,在辦公室見過黃祖成,黃的樣子疲累。

庭上向黃展示證物照片。陳稱早前在照出認不出任何人,是因為太暗。

【10:08】庭審恢復。

控辯雙方呈交新一份同意案情 (admitted facts),包括警方處理涉案影片的存儲、檔名等情況。法官質疑有一段影片的檔名串錯字,主控梁卓然解釋,是檔名串法如此,並非同意事實有誤。

現傳召認出(identify)被告的警員作供。首先作供的是西九總區刑事調查高級警司陳惠明,2014 年 6 月至 2015 年 8 月間任職O記A組警司。

主控梁卓然盤問下,陳供稱,今年三月,受CAPO(投訴科)之邀,在影片及照片中認出是否有認得的人,期間看了三段片及兩張相。若陳在影片中認出任何人,警員會將畫面定格及印出,由陳在相中圈出認得的人。

梁指今年 3月11日,陳看了三條片,第一條 (1a) 為無綫新聞的四分鐘片段,播了兩次,第二次時,陳要求在 00:24 時停下。陳指,他在該定格中,認出總督察黃祖成。第二條也是無綫新聞四分鐘片(1g),陳供稱在該片中認不出任何人。第三條是亞視新聞的報道,播第二次時,陳要求在 00:05 停下。陳供稱,他在此定格中認出黃祖成。(註:片段名稱及內容按此

然後今年 5月26日,陳再獲邀認人,看了兩張分別來自蘋果日報網及東網的新聞照,均為曾健超被抬的照片。陳供稱,在東網照片中,認出總督察黃祖成,在蘋果的相中則認不到人。陳說,他是黃祖成於 2014年6月至2014年10月,在 OCTB(O 記)的直屬上司,他被停職後,陳每月都要與他會面,直至離職為止。

陳供稱,黃祖成在法庭內,是證人欄內最右邊的一位。

七警

七警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