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曾健超:被毆後脊骨移位 事隔兩年 長期站或坐仍感痛楚

2016/10/24 — 13:45

曾健超

曾健超

七警涉前年於添馬公園暗角毆打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案,今第三天正審。事主曾健超供稱於變電站被毆後,事隔兩年,至今脊骨有移位情況,在長時間站立和坐下時會痛楚,要接受脊醫治療。

曾健超供稱,他在案發後被押解到中區警署,被警員打面強逼他解鎖手機後,被押上旅遊巴,前往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而那名掌摑他的警員用手機,看到變電站襲擊的新聞,然後他與另一名押解他的警員傾談,但曾聽不到內容,因二人說話太細聲。

到達黃竹坑後,曾健超當時向警員就他被捕和變電站被毆的事作出投訴,被投訴人包括第六被告關嘉豪。

廣告

曾健超供稱,當時並不同意讓警察驗傷或就傷勢拍照,儘管如此,因警員指這是初步的檢查程序,故曾亦讓他們檢查傷勢。

警只記錄輕微傷勢

廣告

曾健超稱,投訴警員撮要指控的表格上記錄傷勢的部份,只是紀錄了警員對他傷勢的觀察和描述,並非曾的描述,而且他和其代表大律師陳淑莊認為,警員對傷勢的描述並不準確,「佢記錄低最輕微嘅紅印,同埋1cm的大細」,包括其背上紅印傷勢。

稍後,曾被送往律敦治醫院,醫生就他背上紅印傷勢拍下照片,曾稱,相信傷勢是在變電站由警察所造成的,他當時被人拳打腳踢,以及以硬物襲擊,相信當中包括警棍。

被問到他在變電站所受的傷到多久仍可見,以及至今是否仍受傷勢影響,曾健超稱,其脊椎有移位情況,長時間站立和坐下時會發痛,現仍要接受脊醫治療。曾又指,其左手腕的不協調和關節突出,現仍可見,並在庭上向法官展示左手腕位置,指「我手腕關節呢啲而家都睇到」。至於其他傷勢的痛楚,則在兩至三個星期後消失,腫脹則在一星期後消失。

審訊今午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