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辯方指曾健超有意從政 作供講大話 擺政治姿態

2016/6/10 — 11:45

七警案6月10日進行第七天審訊,圖為七名警員(藍呔)步入法庭。

七警案6月10日進行第七天審訊,圖為七名警員(藍呔)步入法庭。

七警案今第7日天審訊,續爭議傳媒片段可否呈堂進行案中案程序。辯方大律師蔡維邦盤問事主曾健超,問及他是否以政治家為志、有意參選立法會,質疑曾健超
於庭上擺「政治姿態」(political posturing)。對於曾健超曾指對有獨立記憶,並稱欲呈堂片段與自己記憶一致,蔡指他講大話(lying)。另一辯方資深大律師清洪更指,曾是邊作供邊製造證供,曾表示不同意。

於代表次被告劉卓毅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時指出,曾健超於前年10月19日錄取口供時,被警方三度問及,他對事件的描述是基於自己的記憶,還是網上片段,但他當時拒絕回答。

廣告

曾健超承認,其中一次在其代表大律師陳淑莊不在場時,的確拒絕回答,並解釋是根據法律意見,自己有權拒絕回答問題。

曾健超:有權利拒合作

廣告

清洪質疑,他為何在警方處理他的投訴時不提供協助,曾回應「我採納咗我的法律意見,所以我拒絕回答這問題」。

另外,曾供稱,去年10月16日,投訴警察課邀請他在20條片段中認出自己,但因他「擔心係喺過程中,警方嘗試推我落好多預設的問題度」,以及其律師建議他再作準備才錄口供,故沒就在片中有否認出自己而錄口供。

清洪追問,若他拒絕於片中認出自己,警方又怎能作出調查,質疑他不合作,增加警方查案困難。曾直言,「我諗我無責任去預計警方點去查呢件事,但嗰時我知我有咁嘅權利」,又指「我有充分協助警方,所以我有去到作供,但係個困難係喺作供過程中發現」。

辯方質疑因怕入罪而不與警方合作

清洪繼續追問,他是否怕自己會被入罪,刻意不與警方合作,曾不同意,直言「我唔明白點解我喺片中認到自己係畀人打嗰個,係會令自己入罪」;清洪又問,為何回答作供是基於記憶還是網上片段這條問題,會令他入罪,曾健超直指「我唔知道,但我相信呢個係你(清洪)係呢段時候盤問我嘅目的」。

另外,清洪指,曾健超於主問時候曾提及襲擊他的人曾提及討論帶他去哪裡,問他為何於前年10月19日落口供時,曾並沒提及這點。曾健超回應「我唔知點樣答到你滿意為止」,又表示「我認為我已經回答咗」,清洪指他有可能是一邊作供一邊製造證供,曾不同意。

辯方質疑曾健超講大話

代表第四被告劉興沛的大律師蔡維邦盤問曾健超,多番質疑曾健超「講大話」。蔡指曾指自己被制服時沒有反抗,以及他指控方播出片段與自己記憶一致的說法,是「講大話」,因他被噴糊椒噴霧後,他對當晚的事,根本沒實際獨立記憶,曾健超不同意。

曾健超早前供稱,「估」當晚推他落地和制服他的人是警察,理據是「相信只有警方先會喺示威活動入面使用暴力」,蔡指他這說法是擺「政治姿態」(political posturing),因為「片中可見至少3名警員制服你,全部身穿警察制服,你旁邊穿淺藍制服的警員,背心上有警察的字樣,因此你根本毋須『估』制服你的是誰」。

曾表示不同意,另亦不同意他被制服前,用了很大程度武力。

蔡又問曾是否想當職業政治家(career politician),法官即要求澄清何謂職業政治家,蔡就改問曾是否有意從政,以及於9月參選立法會。曾指 只是考慮參選,「我諗我未選到都唔可以話我從政」。

控方提議下周二視察現場  

另外,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表示,提議下周二到案發現場進行視察,路線為由曾健超被制服的龍和道花槽至變電站位置,但視察安排尚要待控辯雙方商討。

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曾健超,問他何時首次看到事發片段。曾健超指,他首次看片段,是於案發後,當他由中區警署被押往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途中,在旅遊巴上的時候,「係我由海傍警署帶上旅遊巴,帶去黃竹坑的時候,我睇到押解我的警員睇緊呢段片段,但係我睇唔清楚,我只係睇到佢睇緊個片段」,又指當時警員用手提電話睇片。

曾健超:警在事發後即晚車上已睇片

林芷瑩又質疑曾健超講大話。 林指,於曾健超被控襲警一案中,代表曾健超的資深大律師於結案陳辭時表示,於龍和道淋潑液體的人戴有頸巾,但於中區警署的那個人並沒頸巾,故二人非同一人。可是,曾健超於本案中供稱,兩者皆為自己,認為他講大話,曾不同意。

就案中案程序,曾健超已完成作供,另尚要傳召共8位證人,全為警員,預計周一可完成作供。

案件周一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