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警長稱戴護膝制服曾健超 法官睇片證冇戴

2016/11/1 — 12:12

七警

七警

【1/11/2016 18:09 更新】

七警案今第六天正審,有份制服事主曾健超的警長程英偉曾供稱,他當晚以膝蓋壓在曾健超身上,而當時他戴有護膝。唯今在法官要求下,庭上播放亞視新聞片段。片中顯示程制服曾時,並無戴上護膝。

昨日在辯方資深大律師清洪盤問下,程英偉曾供稱,曾健超倒地後,他「使用護膝」以膝蓋壓在曾健超身上,時長約兩至三分鐘,但他沒留意其他警員有否戴護膝。程英偉同意,在他和曾健超接觸過程中,曾健超有可能受傷。

廣告

程英偉今續供稱,自己制服曾健超時,雙膝跪在其背部。

在法官要求、追問下,庭上播放亞視新聞片段。片段卻顯示程在制服曾健超時,並無戴上護膝。播片後他才承認「如果睇返段影片,係冇嘅(戴護膝)。」

廣告

程堅稱,他當晚在清場和見到曾健超時均有戴上護膝,還強調他的膝蓋有問題,所以一定要戴護膝。不過,程不肯定自己曾否除下護膝,但他指在激烈糾纏間,護膝有機會「甩」脫。最後,程點算其物品時亦發現齊全,並指「總之我係有呢嚿嘢,我係冇理過期間有冇跌到」。

據控方開案陳辭,法醫報告指曾健超背上有多處傷痕,而辯方盤問制服曾健超的警長時,均有問他們曾否使用武力或以膝蓋擊向其背部,並在拘捕階段是否已經受傷。

程英偉今先供稱,為曾清洗胡椒噴霧時,見到曾的頭部有瘀傷,繼而指出見到曾面上有紅印。經控方追問下,程才改稱,正確而言,他只見到紅印,而非瘀傷。

法官杜大偉追問,為何程昨天供稱見不到曾健超受傷 ,程今解釋,這是指拘捕前的過程,「我昨天嘅意會係講緊成個拘捕之前嘅過程」,而在他拘捕曾健超後為他清洗面上胡椒噴霧的同時,才有少許時間,見到他面上有紅印。

制服曾健超後 高級督察帶刑事調查警返回

現任總督察劉冠騰(案發時為高級督察)供稱,案發當晚,他見到兩名軍裝警員正與曾健超糾纏,劉即與警長程英偉上前協助制服。程將曾健超拉下花槽,劉在行人路上按著曾健超,當時曾健超面向地下。之後,劉稍離現場聯絡刑事調查隊警員,帶他們返回現場後,劉便離開。劉表示,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和編號,又指不肯定當中包括多少刑事調查隊員,但多於一位。

劉供稱,當時他有配備警棍和護膝,制服曾健超時並沒使用警棍,但有戴上護膝。

醫療報告:傷勢由警棍造成

高級督察屈展焯供稱,當晚他見到程英偉和兩名機動部隊成制服曾健超時,他亦上前協助,並取出較大手扣,將曾健超雙手索緊,屈當晚有戴護膝。當控方問及當日所使用的護膝,是否機動部隊使用唯一款式,法官主動問及,醫療報告有否指出曾健超的傷勢是由護膝所造成,主控官麥禮士回應指,報告指傷勢由警棍所造成,問及護膝的大小可判斷傷勢是否由護膝所造成,以排除護膝做成傷痕的可能性。

高級督察:有關護膝只發予機動部隊教官

對於是否機動部隊人員均有獲發護膝,屈展綽供稱,當晚所用的護膝,並非機動部隊日常會使用的裝備。屈展焯稱,有關護膝是會於行動中發予機動部隊教官,機動部隊隊員日常不會有此裝備。而本案證物中的那款警棍,是當晚發給機動部隊教官的唯一一款。

不過,有份協助制服曾健超的高級督察傅駿業供稱,他當時隸屬機動部隊訓練隊第一隊,當晚該隊也獲發護膝,程英偉和劉冠騰也是該隊成員。

劉冠騰則供稱,當時他有配備警棍和護膝,制服曾健超時並沒使用警棍,但有戴上護膝。他表示,並非全部機動部隊人員配備護膝,而要根據不同單位而分配。

警署警長鄭浩漳供稱,他上前將曾健超從花槽箍到行人路上,但曾健超不停抗拒,鄭跌到地上,鄭與另一同袍扶起曾健超,並協助為曾扣上手扣。鄭當晚並無戴護膝,他有配備一般軍用警棍,但制服曾健超時並沒使用,而鄭指,在曾健超被噴胡椒噴霧後,鄭用水幫他洗眼。鄭稱,他體重為85公斤,辯方資深大律師清洪指他身型比曾健超大,鄭稱「差唔多啫兩個」。

案件明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