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辯方質疑曾健超「作故仔」 對被打無自己獨立記憶

2016/10/25 — 11:53

七警涉前年於添馬公園暗角毆打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案,今第4天正審。辯方大律師蔡維邦今盤問曾健超時,雙方唇槍舌劍。蔡質疑,曾健超於驗傷後,被送到北角警署時,拒絕填寫投訴警察撮要表格,是因為曾健超當時「未作晒成個故仔出嚟」,指曾健超根本沒有自己的獨立記憶,曾健超否認。(審訊詳盡文字直播按此) 

代表第四被告劉興沛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開始盤問曾健超。蔡指出,在前年10月15日案發後,曾成為名人,還想利用名氣成為從政者,曾健超不同意,蔡續指曾健超因公民黨拒絕支持他出選立法會而退黨,曾則承認。

曾指潑水為阻警前進 辯方大律師:理由silly

廣告

蔡維邦又指出,曾健超於他被控襲警的案件中被定罪,因而更加憎恨警察,而他因討厭警察,希望有警察被定罪,才指案發時自己被抬往變電站時,抬他的人沒有換過人,曾健超都不同意,並指若其間有換人,他被抬著的腳會跌下來。

曾健超供稱,他於案發時在龍和道花槽潑出一樽5公升的水,是為了減慢警察前進,蔡維邦問他在潑液前曾否飲過,如何確認是水而非其他令人噁心的液體,曾即回應「你有大律師資格㗎呵」,但經法官指若蔡非大律師,他就不能在庭中向他盤問,而在法官追問下,曾才承認自己沒飲過該樽水。

廣告

辯方質疑有否飲過所潑液體 曾:你有大律師資格㗎呵?

蔡維邦又指,曾健超於案發時已39歲,又接受過大學教育,但他口供指潑水是為了阻警察前進,曾健超即回應:「係呀,咁有乜問題?」蔡則指他有關潑水的解釋「sounds quite silly」。

蔡又質疑,曾健超於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羈留室期間,何以不向其他被羈留的戰友投訴被警察毆打的事,曾健超指羈留室內不能談話,蔡指他的說法是廢話(nonsense),但曾健超強調當時被羈留人士之間不能交談,甚至轉頭看時鐘也會被「唾罵」。

此外,曾健超供稱,他自暗角被押往中區警署後,在會見室中曾趁機自拍面部,拍下了3張相片,至今仍儲存在其手提電話中。

辯方問是否相信律政司和香港司法 曾:相信

代表第五被告陳少丹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曾健超,問他為何不向警方透露他曾在中區警署自拍的事,曾健超表示,因為他不相信警察投訴科,即使在七警被捕和被起訴後,他也沒向警方透露和提供他在中區警署內3張自拍面部的相片。

鍾偉強問曾健超是否不相信律政司和和香港的司法,曾健超表示相信,亦強調他並非故意保密有關該3張相。

鍾問到,曾有否向律師以外的人提過,押送他至中區警署的兩名警察,曾在中區警署友善(kind)地為他換索帶,曾稱沒有,又指「我都無講過佢哋仁慈」。

另外,曾健超又指,他在中區警署7號房被要求解鎖但他拒絕,結果被第五被告陳少丹掌摑,之後陳少丹和另一名被告關嘉豪就離開房間,曾健超感到痛楚,但隨後冷靜下來,記下時間、房號碼和二人樣貌特徵。

但在鍾盤問下,曾健超承認他被摑後其實有大叫「我畀人打」後,之後有兩名女警來到房門前,但沒入房間。

曾健超警署自拍臉傷照呈堂

庭上今午傳閱曾的電話,讓法官和控辯雙方、包括 7 名被告檢視曾健超於中區警署會面室中,被掌摑前所拍的 3 張臉部自拍照。拍攝時間為凌晨 4 時 18 分,相片今呈堂。

據了解,相中顯示曾健超左面有紅腫。

庭上今午另播放案發時中區警署走廊片段,顯示兩名女警曾進入曾健超當時所在的 7 號房,並逗留 2 至 3 分鐘。但對於二人在房中做什麼,曾健超表示沒有印象,但他相信兩女警是在他被摑之前進入該房。

辯方:陳少丹沒碰過曾 曾:不同意

鍾偉強又向曾健超指,第五被告陳少丹在 7 號房中沒碰過他,曾健超不同意。

鍾續指,案發時曾健超感混亂和痛,在變電站被押走時,即使押解他的警員換了人,他也不會感覺得到,曾不同意。鍾又指,曾健超於律敦治醫院驗傷時發現的傷勢,是在曾健超被抬到變電站之前就造成,曾亦不同意。

另外,代表第六被告關嘉豪的大律師林芷瑩指,曾健超雖在去年 1 月 27 日透過直接認人手續認出關,但在認人期間曾健超曾望向其律師韋智達,並對他舉手示意。林指,曾望向韋是因為他不肯定疑犯身分。理而他表示認出被告後, 要求要再行前看看,亦反映了這一點。曾不同意。

曾健超於控方覆問時解釋,他向韋智達舉手沒特別意思,只是表達「就係佢喇」,而他意會到韋智達向他舉手回應,是著他將想法告訴警察。

案件本月 31 日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