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6月3日聆訊 文字直播

2016/6/3 — 9:24

編按:七警案第三日審訊,今日仍在「案中案」階段,處理now、無綫、亞視及《蘋果》的新聞影片,應否獲接納為呈堂證供。今日下午,兩名無綫員工,就無綫於2014年10月15日凌晨三時許,在添馬公園拍攝的片段作供,反對該片段呈堂的辯方,就片段是否曾受到干擾,盤問證人。


【 15:23 】審訊完畢週一再續 曾健超料需作供

今天審訊完畢。下星期一九點半再審,預計曾健超需於下周一就「案中案」作供。目前,「案中案」仍有曾健超、高級督察傅駿業及無綫新聞製作經理黃廣海等,最少三名證人待作供;除了四家傳媒機構的新聞片,尚有中區警署閉路電視片,及《蘋果》網站及東網on.cc的照片,須處理是否接納為呈堂證供。

廣告

 

【 15:00 】無綫林嘉裕:將片段燒牒時 不清楚拍攝時間

廣告

無綫高級資料室管理員林嘉裕作供。林嘉裕在2012年加入無綫,其中一項職責是將無綫職員拍攝的片段保存。攝影機訊號會自動存入伺服器,他則將伺服器內的片段燒成藍光牒,以空出伺服器空間,及將片段保存入資料室。藍光牒經設置後,就不能重寫(rewrite),他會在燒牒前設置成不能重寫。

林嘉裕稱,他於2014年10月15下午上班,將lungwo.live 及 lungwo.topshot兩段影片,由伺服器分別燒入兩隻藍光牒,期間未作任何剪輯;他將藍光牒中內容與伺服器中內容比較,兩者完全一樣,之後將藍光牒存入資料室。而無綫新聞部的同事,都可以進入該資料室。

辯方律師清洪問到,若伺服器的片段曾受干擾,燒入藍光牒中的片段亦會是受干擾的片段,林嘉裕表示,他將伺服器片段直接燒入光牒,而他相信伺服器內的片段未受干擾。

林嘉裕另指,新聞部的同事都有密碼可以登入伺服器,但這個密碼不足以修改伺服器內的片段。被問到改動片段需要甚麼,林表示不清楚是需要一個特定密碼,還是授權。

林又稱,2014年10月15日,自己約兩點上班,將片段由伺服器燒入藍光牒時,他無印象片段是何時錄入伺服器;清洪問到,他將片段燒入藍光牒時,知不知片段是在約十一小時前錄入伺服器,林表示不肯定。

林又供稱,今年一月曾應無綫新聞製作經理黃廣海要求,將兩隻藍光牒交出,之後黃還了給他。據他所知,截止昨日藍光牒仍在新聞部資料室架上。

 

【 14:32 】無綫岑家雄:不記得拍攝攝影師是誰

下午2點32分,案件開庭續審。

無線新聞部高級技術員岑家雄(譯音)續作供。他指在2014年10月15日凌晨3時20至43分,他正在當值,負責監控添馬公園兩部無綫攝影機傳回訊號的質素,訊號質素令人滿意。他將當時兩部攝影機傳回的片段,分別命名為lungwo.live 及 lungwo.topshot。

次被告律師清洪質疑,岑為何記得自己在上述時間當值,岑回應稱公司有記錄,而3時20至43分是大約的案發時間。清洪問岑是否知悉兩名攝影師的名字,岑表示不記得,清洪問,是否有記錄列明拍攝的攝影師是誰,岑表示「要問返(公司)先知」。

清洪問及,存片的伺服器需要個別員工有密碼才可登入,除密碼外是否沒有其他措施,防止未經准許人士干擾伺服器。岑表示不知道。

岑完成作供。

 

-午間休庭-

 

【 12:35 】無綫岑家雄:實時傳片自動錄入伺服器 同事不能夠改動片段

該名來自無綫的證人為高級技術員岑家雄(譯音),他在 2005 年加入無綫電視。他負責接收在外同事發射的訊號。

岑作供稱,傳回的訊號會自動錄入公司電腦,他的職責是碓認拍攝地點,改檔案名,以及確保訊號不受干擾及正常。在訊號(包括聲音及畫面)自動錄入電腦的過程中,他及同事不能夠對公司電腦內的記錄作出改動。

下午12:59 休庭,二時半再續。

 

【 11:51 】亞視詹逸鍵:警要求影片 其中一條亞視未能提供

庭審恢復後,控方表示,詹逸鍵作供後,將會是三名無綫證人,然後是曾健超,其中一位無綫證人(無綫新聞製作經理黃廣海)今日未能出庭。

詹逸鍵繼續作供。辯方律師駱應淦問到,他提供給警察的副本是否資料庫母帶。 詹指,提供的版本,內容與出街版本一樣,但無片段來源(courtesy)、人物名字身份(namecard)等播出時加入的字樣。

駱應淦又問到,詹是否有向警提供所有警方要求提供的片段,詹作供指,有一條未能提供,不記得是日期有問題還是片段遺失。他又表示,不清楚提供給警方的片段,是由誰拍攝,誰剪輯,誰後製。

辯方律師清洪問到,剪輯室是否有紀錄片段由誰剪接,詹指不會白紙黑字記錄,是由當值的剪接室人員之中,誰人有空就誰人做。

第四被告的代表律師問到,是否有剪接室以外的人員改動片段,詹指,製成出街帶,播出時,會有其他員工加入片段來源等字幕,但不會製造另一條片出街,只會加入片段來源等字幕。

法官要求澄清下,詹解釋,交給警員的片段,是出街片的副本。

詹完成作供,現在傳召一名來自無綫的證人。

 

【 11:24 】休庭

現在休庭二十分鐘。

休庭期間,有旁聽人士在庭外罵七警「黑警」,又有人講粗口「x你老母」,被保安喝止,稱「法庭不可講粗口」。

 

【 10:33 】亞視詹逸鍵:警要求多段影片 日期不同

亞視前高級剪接師詹逸鍵作供。他指,自己於2014年9月1日起在亞視工作,當時職位是高級剪接師。在亞視新聞部工作至2016年三月頭被解僱,大部份工作時間也在公司的「剪接室」。

詹逸鍵表示,攝影師的片段,會經無線實時傳送回公司,由天台接收器接收,錄入母帶,而攝影師回到公司時,亦會將P2記錄咭帶回公司,由同事將P2咭內容轉入母帶。控方問到,是否有程序確保P2轉錄至母帶的片段是一樣,詹解釋,轉錄的機器只能錄入,不能進行剪接,「畫面見到乜,餅帶就係乜。」他指這個程序並非而他負責進行。

亞視高級剪接師詹逸鍵正詳細描述剪接片段的過程,如何將母帶中的內容剪成播出的新聞。控方問及,「出街」的新聞,會否剪入並不是由亞視拍攝的片段,詹指「會」,並指播出時會在熒幕加上片段來源(courtesy)。「出街片」播出後,會錄成母帶存入資料庫,但片段來源字樣是直播時製作加入,播出時才會見到,不會錄入母帶。

亞視當時仍然是用一種較舊式的方式剪接,剪接師在第一部附有螢幕的機器,播放母帶並找出需要的片段,錄入第二部機器,以此製成「出街片」供播出。

詹續作供。他指,2015年3月,警方曾向亞視要求提供片段,上司吩咐他將警要求的片段,放入usb。詹根據警方列出的清單,向資料庫索取片段,警方要求的片段有多段,片段所屬的日子也有不同。

庭上播放控方在公共領域下載的亞視新聞片段,為黑衣男子被帶到暗角的片段。片段中,有「蘋果動新聞片段」的字樣在台徽之下。

 

【 10:18 】警屈展焯:制服黑衣男時,未留意是否有攝影師在旁

第四名(名單第五)的證人,督察屈展焯作供,屈現駐天水圍分區,當時駐機動部隊。

他指出,當日大約凌晨3時20分,與機動部隊E連同事,在添馬公園近立法會組成一條防線,約3時26分聽到背後有高級督察傅駿業的叫聲,內容是「唔好再踢」 ,轉身見到傅駿業以及警長程英偉,及兩名機動軍裝同事,在地上與一名男子糾纏,有見及此他上前幫忙,他指當時在地上的疑犯反抗「好激烈」。

屈展焯又指出,機動部隊一名警長,嘗試為疑犯套上膠手銬,因其反抗太激烈不成功,於是他用身上較大的膠手銬,協助同事為男子套上膠手銬,確認後,返回到機動部隊 E 連防線,及後與黑衣男子沒有再接觸。

法庭上播出亞視片,屈供稱見到自己,另在片中認出,他提及的機動部隊警長高級督察傅駿業、與警長程英偉。控方詢問,剛播出的的五秒片,與他對當晚的記憶是否一致,屈稱一致。控方無其他問題。

辯方律師駱應淦盤問,片段中一時間突然變光,問督察屈展焯是否知原因,屈稱當晚望過去,確實有人手持「發光物體」。駱追問是否電筒。屈指不清楚。辯方再問是記者、警察,還是示威人士,屈回「不清楚」,辯再問,是否有留意當時有無攝影師在附近,屈回答,「冇留意」。

屈又指出,高級督察傅駿業當時曾喊「唔好再踢」兩次,第二辯方律師清洪問片中黑衣男子是否多次激烈反抗,屈稱,自他到場後已是。至於片中是否每次激烈反抗皆有拍低,屈稱「部份」。

次被告律師清洪再問,片中黑衣男的暴力行為是否多於一次,屈稱是,並指片中只是拍下部份。是否同意片段呈現的是不完整晝面,屈稱同意。至於是否如片所示,不單是刑事部有穿背心,其他機動部隊成員都有穿背心,屈稱正確。

法官問屈展焯,他穿的黑背心與刑事部的黑背心是同樣,還是不一樣,屈回答與刑事隊不一樣,他所著的背心可裝武器,是多用途,而邢事部的黑背心,背後有警察兩字,亦不反光。

屈展焯完成作供,現傳召一名亞視員工作供。

 

 

【 09:36 】警鄭浩漳:黑衣男激烈掙扎五分鐘 亞視片未全部呈現

就新聞片應否呈堂的「案中案」,傳召第三名證人,2014年任警長的鄭浩漳,現駐灣仔警署。

鄭作供稱,2014年10月15日,凌晨三點二十分,他在添馬公園執行清場行動,看到兩名機動部隊警員,正在控制一名黑衣男,上前協助,他形容,該男子不斷反抗「左右揈」,「揈咗我去添馬公園花槽」,之後撞落地下。

鄭浩漳繼續作供指出,自己起身見兩名機動部隊(PTU)教官,制服了一名黑衣男子於地上,其後他上前協助控制該男子,協助其他警員以膠手銬制服男子,警方最終成功為其戴上膠手銬。 他之後稱,與另一教官一同扶男子站起,由於男子稱被胡椒噴霧噴到,之後用水樽的水為其洗面,然後將男子交給約四名刑事隊警員。

控方詢問鄭浩漳,該男子交給刑事隊後,有否與男子進一步接觸,鄭稱沒有。

控再問當時是否有其他警員協助制服,他是否認識,鄭指除了警長程英偉、高級督察傅駿業之外,沒有其他。

庭上播放亞視片段,內容是四名警員在花槽旁制服黑衣男子,片中三警穿機動部隊深藍衣服,一謷穿淺藍恤衫及反光衣。

鄭稱在亞視片段中見到自己。

鄭確認,片中所見的黑衣男子,是他在作供時提及的黑衣男,警員則為高級督察傅駿業及警長程英偉。控方問,亞視片中影到的事件與出現的人,與他對當晚的記憶是否一致,鄭稱是一致。

控方再問,他開始走向男子至洗面,大概多少時間,鄭回應指約五分鐘。控方及後稱,無其他問題,轉而由辯方盤問。

辯方律師、首被告代表律師駱應淦開始盤問警長鄭浩漳,由鄭開始走向男子,到洗面的五分鐘,片段有否顯示出來,鄭稱無。

辯方要求再播放亞視為黑衣男洗面片段,停在稍後一個片中(即亞視片段)移動中的位置,請警長鄭浩漳辦認其中兩名警員,鄭表示不能認出,僅憑第一人的黑色背心,認出是刑事隊警員。

次被告代表律師清洪發再問,指上述的五分鐘是否有四分鐘「冇咗」。鄭確認「係」,其他辯方律師沒有提問。

控方要求再播放片段,法官建議將片段逐幀查看。控方要求鄭再確認剛才辯方問及的第二個人是否警察,鄭稱憑黑背心確認是,鄭完成作供。

 

【 09:30 】開庭

九時許,七警到遠法庭,七人帶上一式一樣的藍色領呔。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