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若可特赦,曾蔭權呢?

2017/2/24 — 9:45

前特首曾蔭權被判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囚20個月。

前特首曾蔭權被判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囚20個月。

近日,七警案也正式審結,七人被控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全部判監兩年。撐警大聯盟發起遊行,要求特首引用《基本法》第 48(12) 條,特赦七警。先撇開特首特赦權是否毫無限制的問題不論,現階段要求特首赦免七警,著實使人莫名奇妙。

所謂特赦,蘊含着你們相信七警確曾襲擊曾健超,只是基於一些特殊的理由,懇請特首赦免他們的刑罰。然而,七警從案件開審至今,他們一直否認控罪,並且尋求上訴。換句話說,他們至今仍覺得自己無辜,所以希望上訴法院重新審理案件,還他們的一個清白。我們也不能排除他們上訴成功,最終被判無罪釋放。在上訴過程尚未完成之前,你卻跑出來假定對方有罪,然後懇請特首赦免他們的刑罰,如此的「撐警」邏輯,不可笑乎?

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假定法院並無誤判,上訴結果不變,是否代表特首可隨便行使《基本法》第 48(12) 條所賦的特赦權,使七警的刑罰獲得赦免?如果特首可特赦七警,前特首曾蔭權近日也因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被判監 20 個月,現任特首或下屆特首是否也可放生他?換句話說,特首在行使特赦權的同時,需否兼顧《基本法》其他的法律規定,包括條文要求特首所須盡的職責和義務?

廣告

須知道《基本法》第 48(3) 條規定,特首「負責執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將不法之徒繩之於法,是特首的職責和義務。與此同時,《基本法》第 25 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第28(2)條則規定:「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剝奪居民的生命」,這也是特首在執行《基本法》時,必須秉持的憲制性原則。

若有公職人員在執行公務期間違法,並被法院裁定有罪,特首卻行使特赦權,將他們釋放,你叫港人如何相信自己受《基本法》保障,他們又如何相信「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換句話說,特首在行使特赦權的同時,必須使港人相信,沒有人因其公職而獲特權,港府也決不會姑息、包庇不法之徒。否則,特首便未能堅負《基本法》第 48(3) 條所規定的職責,涉嫌瀆職或者失職。

廣告

在這情況之下,立法會若取得了 1/4 議員的聯合動議,便可根據《基本法》第 73(9) 條,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如調查委員會認為有足夠證據證明特首瀆職,同時取得立法會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便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由中央決定是否罷免特首職位。

另有一點需要注意,根據《CH'NG POH v Chief Executive of HKSAR》一案判詞的第 38 段:

儘管行政長官根據《基本法》第 48(12) 條所作的任何決定,其是非曲直不得由法庭覆核,但作出有關決定的程序的合法性是可以覆核的。

In the circumstances, I am satisfied that in terms of the Basic Law, while the merits of any decision made by the Chief Executive pursuant to s.48(12) are not subject to the review of the courts, the lawfulness of the process by which such a decision is made is open to review.

換句話說,若特首行使特赦權時,在程序上出現違憲行為,也可能惹來司法覆核的挑戰。

撇開法理問題不論,單純從政治效果而言,不論國家元首還是地方官員,均不能讓群眾覺得政府「官官相衛」,官員帶頭犯法而不受制裁,才能維持該地的有效管治。是故,即使特首的特赦權真如某些人所想一樣,具有法院不能阻止的憲制凌駕性,也不應隨便使用。況且,若七警打人一案為真,他們至今仍否認控罪,便如何「拒不悔改」,特首又憑什麼特赦他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