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代香港人,一種不寒而慄

2015/10/2 — 11:16

圖左:馮敬恩、圖右:陳文敏

圖左:馮敬恩、圖右:陳文敏

9月29日,香港首富李嘉誠以「不寒而慄」回應「個別人士的言行」對他的種種攻擊。同日晚上,港大校委會否決委任陳文敏為港大副校長,本來的意料中事,戲劇性地被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公開了討論內容,各種反對任命的荒謬理據,即時成為全港熱烈恥笑的源頭。左派為顧顏面,動員各級力量瘋狂狠批馮敬恩。

曾經的中南海上賓、獲禮遇有加的「愛國商人」,今時今日竟然要以詩明志;象牙塔內副校長的人選,姓甚名誰以往一般港人並不在意,今天左派竟然不顧身段要將學者除之而後快;最高學府的學生會會長,從前不過在校長府外守候便被視為大逆不道,但最少沒有遭到人格謀殺,今天的會長被迫將小丑們閉門會議中的廢話公諸於世,反被嘲諷英文差劣誠信欠奉人格破產。昨天聽今天故事,以為天方夜談,明天細讀今天荒謬,卻是不寒而慄。

廣告

首富是戰後第一代香港人,其卓越商業眼光公認是華人異數,就算近年他在本地一般市民心中聲譽稍遜,但公道點看,同樣是官商勾結好官商合作罷,又有幾多富豪有膽色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投資世界而成功?多年來對內地的捐款與投資絕不手軟,雖然說在商言商無可厚非,但李氏身體力行建立汕頭大學卻不可能只以「沽名釣譽」四字便解釋得了。但一朝不合心意,人家便立刻反臉不認人,不管你如何有權有勢,面對來自官方半官方的攻擊,除了當事人,我輩蟻民也同樣感到那種「不寒而慄」。

陳文敏是戰後出生的香港人,擔任法律學院期間對內地法治建設盡心盡力,交流學術、作育英才,多年來沒有從內地得到任何實質好處(如果有的話,早就被左報揭露了)。如此一位「無功也有勞」的學者,卻從去年11月開始受盡無理攻擊,一方面突顯陳文敏過去多年的教育與大狀生涯無甚瑕疵,否則929當日那班「充滿智慧」的反陳校委就不用以如此反智的理由否決任命了,但同時亦提醒那些一心建設的人,你再多的默默耕耘,明天也可能在捕風捉影下被一筆勾銷。我輩凡夫俗子,又如何避免感到「不寒而慄」。

廣告

馮敬恩可以說是新一代精英,在929晚上選擇堂堂正正開記者會,將自己的所聽所聞公諸於世,而不是像那些「有頭有面」的校委般逃避鏡頭。也許違反保密協議值得商榷,但在是非對錯前,馮敬恩選擇了忠於自己忠於港大。那些指責他不道德的成年人校委,先不論其身是否經得起道德考驗,他們當中又有幾人有勇氣站出來將其否定陳文敏的種種理由說個清楚?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更不是「俊傑」培育器,畢竟論「俊傑」之多,校委會已經多的是了。今天要對一名挺身而出指證錯誤的年輕人窮追猛打,除了是技術上轉移焦點,還在在展示自己的無恥。當這批「精英權貴」決定着香港的未來,我輩尚在社會上浮沉的中生代,也感到「不寒而慄」。

三種「不寒而慄」,說着我們這一代的香港故事。

 

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