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位大律師的基本錯誤

2019/9/24 — 16:10

8.31 晚,多名警方速龍成員及防暴警察衝入太子站往中環月台及列車,以警棍不停毆打車廂內示威者、市民。

8.31 晚,多名警方速龍成員及防暴警察衝入太子站往中環月台及列車,以警棍不停毆打車廂內示威者、市民。

【文:黃中堅】

有報章報導(註),先後有三名年資頗深的大律師去信大律師公會,投訴公會公開譴責 8.31 警察濫用權力,使用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及無辜乘客,引起傳媒和公眾關注。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可以發表任何在《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保障範圍內的言論。不過,從法律人的角度來看,三位大律師的投訴立論點是犯了很基本的錯誤,需要糾正。

根據報導,三人的投訴內容可歸納為兩點:一是在發表有關言論前,公會沒有先諮詢全體會員,以致有關聲明絕不能準確及公平地代表他們的立場,二是公會的評論是未審先判,沒有真憑實據只單憑一些零碎視頻片段而作出,過於武斷。

廣告

第一點投訴凸顯三位大律師不熟識大律師公會的《規章及規則》。由於這份文件只有英文版,所以筆者冒昩自行翻譯。根據《規章及規則》第 2 條,公會成立宗旨是「考慮所有影響大律師專業及司法公正的事宜,以及採取公會認為適切的相關行動」。第 2(b) 條說明,「影響大律師專業及司法公正的事宜」包括,「在香港捍衛、維持、彰顯及優化,司法機構獨立、法治、《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司法制度……」警察使用過度武力肯定是違反《警隊條例》和《香港人權法案》,亦必然會打擊法治,不用說正是第 2(b) 條規定公會需要關注和採取行動的事宜。

正因公會會員人數眾多,所以《規章及規則》第 6 條授權成立理事會,由會員普選產生;而第 15 條則清楚說明理事會必須按其決定的方式和手段落實公會成立的宗旨,不過須受制於《規章及規則》的條款及公會周年大會通過的規則。然而,《規章及規則》完全沒有條款規定理事會在採取第 2(b) 條行動前需要諮詢會員的意見。換言之,理事會批評警暴完全是合法和正當的。

廣告

三位大律師按年資,不應對公會的《規章及規則》毫無認識,更不應在投訴前不先了解《規章及規則》的有關規定。他們加入這個備受港人尊崇的專業公會的時候,正值九七回歸前的動盪年代,公會多次對港人關注的政治事件,例如,六四天安門事件、臨時立法會的成立,發表了意見。同樣近年一些親中團體經常胡亂扣法官帽子,說「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嚴重損害司法獨立和法治,公會在發表意見捍衛法治之前也沒有諮詢全體會員。令人困惑的是這三位大律師為何從不發聲抗議?

他們的第二個投訴是,公會不應單憑某些視頻片段作出判斷,那些都是不完整的事實證據,還有其他非主流視頻片段出現示威者使用暴力及破壞設施。言下之意,只有在掌握整個事實的全部,才有資格發言。這個投訴是似是而非的,因為它是絕對論的變體。試問誰能掌握整個事實的全部?林鄭能嗎?警察能嗎?法庭能嗎?法庭判案從來只局限於被納入堂上證據的基礎上,而非整個事實的全部,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何況公會履行《規章及規則》第 15 條託付的責任,只是對影響法治事件作回應,並非進行刑事審訊,根本毋須採納毫無合理疑點的刑事標準作判斷,「未審先判」的指控凸顯指控者對《規章及規則》的無知。只要公會對視頻片段以合乎民事的相對可能性衡量標準(51:49)作出專業判斷來作評論就可以,公會又何錯之有?

 

註:《頭條日報》〈法學交流基金會公開信 譴責大律師公會責警聲明〉〈大律師公會譴責警濫權 大狀趙振寰質疑未審先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