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個坊間常見的錯誤政治類比

2015/3/16 — 19:30

作者 2015 年按:如無意外,這篇早前寫的文章在未來二三十年也適用。例如:

最近有知名小學被傳媒報導說他們教導學生唱《中國是我家》,令我想起以下第一個類比。《中國是我家》的歌詞是這樣的:

中国中国是我妈妈咿也哟
中国中国是我的家
中国中国更强大了咿也咿哟
中国中国我爱她
中国中国是我的妈妈
中国中国是我的家
中国中国更强大了
中国中国我爱她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按此連結聽聽這首歌,能夠聽得完而且不覺得難頂,證明你有潛質應徵教育局國民教育組。

最近的兩會,又有很多跳樑小丑爭著扮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人大代表鄭家純(不是台灣那個)問「如果年輕人不相信國家,為何要在香港居住」。這其實就是下面的第二個類比的延伸。

這篇文章刊登一個月後,香港爆發雨傘革命(或曰運動),我們見證了警察如何濫用暴力、無法無天,我們看到第三個錯誤類比的殺傷力原來比想像中要大得多,這實在是香港的不幸。

隨著中共愈來愈強硬,以下的三個類比愈來愈常見,很多已經收編的人把這三個論點日論夜講,真的可以騙倒不少人。(如果覺得文章太長,可直接跳到結尾)

錯誤類比1-把北京政府與香港社會當作父母與子女關係:

廣告

這個說話在主權移交前已經有不少人用,那時候他們把香港主權移交比喻成回歸母體,祖國就是母親。祖國母親的說法,常見於文匯大公,2012年的國民教育諮詢文件(及之經抗議後的修訂版)也是把國家當作母親,要求中小學生膜拜。把國家當作母親,結果就是連整個中共獨裁政體也當作家長,把反對政府等同於不孝順父母。

當《基本法》寫明的07-08普選落空的時候,那些親共分子便說香港不能像吵鬧的小孩子一樣,一天到晚嚷著要這要那,令中央這個母親不高興。這種說法的例子包括知名梁粉紀文鳳的奀皮仔論,還有鄭耀棠的「餵奶都繼續喊」論。

廣告

更荒謬的,是那些把政府和人民當作父母子女的說法,有些人會說,政府為市民勞心勞力,你們得到了政府那麼多照顧,為什麼還要吵吵鬧鬧?為什麼有不喜歡的政策就要像小孩子般哭鬧?前者的著名例子是羅范椒芬教訓青少年,說他們最沒資格批評政府。

還有一種錯誤類比,是把整個社會甚至國家當作「一家人」,覺得社會就是家和萬事興,覺得現在的社會「家嘈屋閉」,這說法的例子是林奮強,他在文章中引用他兒子的說法,指香港家嘈屋閉。

其實抱這種觀念的人,大都中了那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三綱五常毒,他們的思想還停留在忠君愛國的層次。另一部份人進步一點,他們像一二次大戰的德國人,把祖國當作是父親,或者像蘇俄和中共洗了腦的那些人,把祖國當作母親,而獨裁政府作為這個祖國的代表,也像父母一樣要服從。

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是前者根據社會契約得到後者授權進行統治,後者有權更換前者。不要說這是西方民主社會的基本常識,連中共自己也是這樣說的,他們也自稱是人民的公僕,中央政府所在的中南海門口,也寫著「為人民服務」。這個世界有父母會自稱為子女服務的嗎?

錯誤類比2-把當香港當作一家大企業,有批評意見就不能「搞好」香港:

這個類比常見於那些所謂中產或以上的階層,或者被「正能量教」洗了腦的人。在他們眼中,整個香港社會不能有不同意見,只要大家都不反對,香港便可以發展。這種想法,會衍生出以下的說法:

– 大家正面一點,發揮多些正能量,不要常常投訴,事情才會好。

– 一天到晚在反對這個、反對那個,香港怎能發展?

– 為什麼大家不能齊心搞好香港?

– 政府官員已經很用心了,大家不要批評那麼多,令他們做不到正經事。

這種想法其實是把香港當作一家公司,全公司上下都有責任緊跟公司決定,把利潤極大化。這想法荒謬的地方是,社會根本不是公司。一個開放社會必然有不同意見,也有不同的階級和族群,他們理想中的社會可以不一樣。公司很多時候都是一言堂,是大股東話事,資方有權炒人,員工也有權跳槽。一個社會是不可能把不同意見的人「炒」掉的,不同意見的社會一份子也不可能隨便移民。

正正因為社會有不同意見、有不同的利益群體、有不同的意識形態信仰,所以才需要有民主制度去調和這些矛盾。那些認為所有人都應該「齊心搞好香港」的人的潛台詞是,你們不要質疑統治階層(包括高官和大企業),總之跟隨他們的指揮就行了。

有這種想法的人,他們或許是精英主義者,認為社會所謂精英必然是對的,或者他們本身自覺是精英、覺得自己就是社會贏家,覺得所有人都有義務跟隨他們。例子實在太多,我不想再拿GEM做例子了,總之你們身邊總會有三幾個。

錯誤類比3-把香港當作一個民主社會:

這個錯誤類比是最狡猾的,也最多人不自覺中計。

這個錯誤的最低層次表現是以為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是民選的,所以大家要「少數服從多數」,服從政府和立法會的決定。他們很多人連行政長官是小圈子選出也不知道,更不知道立法會有一半議席是功能組別,他們當然不會知道立法會是有分組點票制度。所以,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佔有過半直選得票率的泛民主派永遠不能控制立法會,而且會反問你們為什麼要輸打贏要。

高一點層次的,會以為香港是個民主社會,所以中共及其代理人(包括土共和建制派,以及那些核突打手)在香港的行為,都只是民主社會不同意見的表達,或者是一般民主社會的政黨動員,是很平常的事。他們不明白的是,香港根本不是民主社會,現在的制度下,一切政策和資源永遠都是向親建制的一方傾斜,就算是執法,也是完全偏袒親建制的一方。親建制的一方做所有事情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阻礙香港出現真正公平開放的民主制度,以令他們尋租行為(搵著數)千秋萬世。這些搵著數的門路,簡直是罄竹難書,例如區議會選區劃界、土地政策、利益輸送、無視官員利益衝突、執法不公、地區撥款、教育撥款、行業政策等等,全都是著數。他們的所作所為,全都是有無限利益(大家看看8.17反佔中遊行)的,而且是有整個中共統戰和國安系統支援。

抱這種想法的人,會認為民間一切對於派錢遊行、白色恐怖、暴力恐嚇、收編傳媒管理層、反對聲音被河蟹、電視發牌問題、香港電台政策問題、23條問題、中共滲透、警察濫權的指控都是杞人憂天、危言聳聽、麥卡錫主義,甚至反過來說你們的批評是「剝奪」親建制的言論自由,是民粹主義。這種說法的兩大旗手,大家不會陌生,一個叫周融,一個叫屈穎妍。

香港不是民主社會,那是什麼社會?香港是一個由獨裁政權控制的非民主社會,現在香港面對的情況,是類近《獨裁者的進化》裡面那種由假民主制度、小圈子特權階級、收編的媒體、被統戰的反對派組成的獨裁社會,而這社會背後操盤的,是一個惡名昭彰的獨裁政權。

結論:

花了這麼多字來解釋,應該又趕走了大部份會中計的讀者,真的矛盾。如果你能一口氣讀到這裡,恭喜你,你應該是清醒的一群。其實上述的三個錯誤類比,我在聲音專欄講過,那是簡短得多的版本,有興趣的話可以聽一聽(連結)。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