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子判囚】覆核刑期有沒有政治動機? 石永泰:五十五十,信則有不信則無

2017/8/22 — 12:34

雙學三子因「9.26公民廣場案」原被判社會服務令,上周被上訴庭改判即時監禁6至8個月,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早前接受訪問時指,三人因公民抗命被判刑是「預咗要還」、「求仁得仁」,惹起爭議。石永泰今早出席商台節目解畫指,對於今次提出提出覆核刑期有否政治動機,「動機呢家嘢,信則有不信則無」,「今次50、50,好難為咗呃like話一定係政治動機」,石指,歷史上公民抗命的人,沒人會斟酌判刑期長短,而以選民角度看,若要爭拗刑期長短等,可上訴至終審法院,而抗命者一開始說「無畏無懼」,並非可以講價的。

石永泰於節目中表示,針對他的言論,有幾種回應,一說他已投共或「賣身到東莞」,亦有說他只是說出了「hard fact」,參與運動就預計要接受判刑,「只不過我係講出大家都唔願講嘅真相」。另有人認為石永泰和大律師公會,指大家要相信法庭,「是法治膠」,但亦有人同意石的說法。

廣告

指DQ案明顯有政治動機 

至於今次提出覆核刑期有否政治動機,石永泰指,「動機呢家嘢,信則有不信則無」,只能從客觀事實分析,「今次50、50,好難為咗呃like話一定係政治動機」,相比之下,DQ案就很明顯有政治動機,那是以法律手法包裝政治問題。

廣告

他解釋,法例上是容許覆核刑期的,兩方也可提出,沒理由因有抗爭者牽涉在內,控方有政策的理由去做覆核都不進行。

石永泰又認為,即使今次不就雙學三子的刑期作覆核,事情都會陸續有來,不斷會有佔領運動期間被捕或受影響的人上庭,遲早都會引起爭議。

抗命同學中有過火位事 石感受良多

被問到何事激起他連日來也願意接受訪問,石永泰指,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發起公民抗命運動,有點書生論政感覺,而令他感受良多的是「抗命的同學有熱血,但中間做過一啲頗為,我哋叫做過咗火位少少嘅事情」,他曾兩三次發聲明講及公民抗命為何及其界限,正如他於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中提及:

有人對運動過火的部份手法作出公允的批評,便被人不分好歹不分敵友地妖魔化,定性為「背棄民主」,又或者被貶義地比喻作村上春樹筆下的「高牆」。任何人如果不去毫無保留和義無反顧地支持運動參加者的所有言行,隨時會被人指控為提倡「以法治人」這個打壓人民的概念。此等熱血激情的言論,還在社交媒體賺了好些「讚」或「十卜」(網上語言,即“support”,支持)。

古語有云「過猶不及」。這些言論過於極端。法治精神其中一個要素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石永泰認為,若不同意法院的判刑,可以上訴,而從公民抗命角度來看,抗命者一開始說「無畏無懼」,並非可以講價的。

敬重灑熱血 「有火」應繼續志願 不要計較

他指,以選民角度看,若要爭拗刑期長短等,可上訴至終審法院,「如果係一個政治人,你覺得參與公民抗命,除非佢係屈你殺人放火強姦,一啲風馬牛不相及的罪行,否則佢係基於嗰晚發生嘅事情,告當日相關的罪行」,他認為「拋個身出嚟,灑熱血,我敬重你,我唔係笑佢哋」,「有火」就要繼續志願,就不要計較。

石永泰指,歷史上公民抗命的人,沒有人會去斟酌判刑期長短。

石自言非專攻刑事法 有暴力都只是溫和

對於原審裁判官及上訴庭對暴力看法有所不同,石永泰聲明自己並非專攻刑事法,他亦非刑事專家,而當晚他見到黃之鋒叫大家衝入去公民廣場,石永泰自己都「打咗一個突」,但他認為,就算有暴力都只是溫和的暴力,而他自己的看法比較貼近原審裁判官。

短刑期可帶出公民抗命訊息

被問到判囚8至10個月是否過重,石永泰指,公民抗命本身的理念,是一班有理想的人為無私目的干犯法律,去抗議制度,要接受刑責,有少許烈士感覺,犧牲自己以感召大眾,而短的監禁刑期,可帶出這個訊息。

石永泰更指,現時是原審判處社會服務令,經覆核後被改判囚6、8個月,會否一開始判處監禁一個月更好,緩刑也好,最少是監禁刑期。

自言感愧疚 梁家傑:不是送年人上戰場 戰死沙場就求仁得仁

公民黨主席、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梁家傑透過電話於節目中指,最初聽到石永泰指「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感到很刺耳,梁家傑自言感到很愧疚,為何要年輕一代站出來抗爭,只是為了爭取《基本法》所承諾的事。

梁家傑直言:「我最『哽耳』係呢樣嘢,唔係話我哋搵咗啲後生仔,你(石)話你投票羅冠聰,然後送佢上戰場,等他戰死沙場嗰一刻就求仁得仁,我哋有份架嘛香港,我哋係咪自己做得唔夠,我係有一個咁嘅諗法。」不過梁家傑指,聽過石永泰今天解話後,也明白石不是個涼薄的人,自己也釋懷了。梁指,他們作為大人,應給予這些願意行出來的年輕人多點體諒及包容,梁也向他們那種承擔及那種道德力量致敬。

石稱非指抵死或罪有應得

石永泰強調:「我又覺得我無一個抵死或者係罪有應得呢種Feel。」他續解釋:「我嘅意思就係話,參與呢個運動,你有理想,但其實潛在地你已經預咗有監禁嘅呢一個可能,其實係受到刑罰先係part of civil disobedience。」

石永泰又指:「你出嚟做呢樣嘢,你係期望、預料有呢個結果,而家你得到咗,呢個就係CD(公民抗命)嗰個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