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月補選青年投票率跌幅最為突出

2018/9/21 — 14:47

【文:蔡子強、陳雋文】

今年三月立法會補選,泛民在立法會補選歷史性首嚐敗績,除了個別候選人選舉工程不濟之外,投票率大跌至只有 43.1%,差過以往補選,被視為泛民的主要敗因。但這次補選究竟哪些人沒有出來投票?坊間除了一些估計外,一直都缺乏確實的數據分析。暑假期間,筆者向選舉事務署索取到三月補選的投票率資料,經整理後,今個星期在本欄向讀者作出剖析。我們相信這些數據分析,不單對泛民籌備即將在十一月舉行的另一次補選,深具參考意義,更對香港未來的政治和選舉版圖,有著重大啟示。

去年 5 月筆者在《明報》發表了〈愈年輕愈投本土/自決派一票〉一文,指出 2016 年換屆選舉,在 18-39 歲這個年齡組別,有高達 41.6% 的票是投了給本土/自決派,而只有 26.0%、18.0%、3.1% 分別投了給溫和泛民、建制派、中間派;如果進一步收窄至 18-29 歲這個年輕人組別,更有高達 50.4% 的票是投了給本土/自決派,而只有 27.8%、8.2%、2.1% 分別投給溫和泛民、建制派、中間派。從中可見,年輕人多會投票支持本土/自決派的政團和候選人。

廣告

青年比起中年和老年投票率跌幅更顯著

但過去兩年,本土/自決派政團如本民前、青政、眾志等先後在宣誓和參選上遭封殺,在特區政府大力打壓下,它們不少陷於凋零,在選舉中再難看到其候選人的影縱。那麼,究竟原本投票支持它們的年輕人,會轉而本投票支持泛民,還是索性不投票呢?

廣告

從表一可見,如果參照本欄過往做法,把 18-40 歲、41-60 歲、61 歲以上,分別定義為「青年」、「中年」、「老年」,再以 2016 換屆及 2018 補選兩者不同年齡層的投票率作出比較,會發現:在新東、港島、九西三大選區,青年人投票率下跌了 22 到 27 個百分點不等,比起中年人下跌 12 至 17 個百分點,以及老年人下跌 9 至 12 個不分點,跌幅至為突出。如果進一步收窄看 18-29 歲的年輕人,投票率更下跌了 26 至 30 個百分點不等,更為驚人。

表一

表一

另一做法,是拿新東 2016 和 2018 兩次補選作出比較,前者本土派由梁天琦這位年輕政治素人掛帥,結果在年輕圈子抱起一股政治旋風和熱情,青年人的投票率也因而出現勁升,詳情可見筆者在 2016 年 8 月於《明報》發表〈重大新發現:新東補選年青選票勁升!〉一文。

情況不限於新東,港島九西一樣出現

從表二可見,就算補選比較補選,三月青年人投票率也下跌了 12 個百分點,如果進一步收窄看 18-29 歲,更下跌了 15 個百分點,比起中年人下跌 2 個百分點,跌幅至為突出,而有趣的是,老年人投票率卻不跌反升,反而進賬了 3 個不分點。

表二

表二

所以,結論十分清楚,雖說補選的投票率一般比換屆選舉的為低,但三月的補選,青年比起中年和老年,投票率下跌得尤為突出,且是愈年輕下跌得愈犀利。不錯,補選時,范國威的確是遭本土派發起杯葛,但從表一可見,有關現象並不限於新東,在港島和九西一樣有出現,只不過後兩者的幅度(24 及 22 個百分點)稍稍優於新東(27 個百分點)而已。

對泛民來說比起𠝹票更大的夢魘

近年泛民苦於「政治光譜碎片化」的問題,不單是各路人馬愈來愈多,意識形態也莫衷一是,彼此間的仇視程度,有時甚至超越對建制派。因此,選舉時,若然候選人來自民主黨或民協,本土派選民未必願意投他一票;相反,若然他來自本土派,溫和民主派選民,卻又未必願意投他一票。這點我在補選前早已寫過,如今看到補選數據,似乎不幸言中。

所以,吊詭的是,特區政府在選舉中透過 DQ 來封殺本土/自決派候選人,青年人在揀無可揀的情況下,很多便索性不去投票,也不轉而惠及泛民溫和派候選人,建制派候選人反而間接成了得益者。特區政府的打壓手段,竟收「一舉兩得」之效!

過去幾年,泛民最怕就是選舉時有昔日同道出來𠝹票,讓建制派漁人得利,但三月補選的一大啟示,就是經過過去幾年的政治傾軋之後,就算沒有人出來𠝹票,有相當多的一部份青年人,也會因拒絕「含淚投票」,而索性不去投票,這對泛民來說,恐怕是更大的夢魘。只要這些年輕選票從此在選舉再催不出來,甚麼「六四黃金比例」,也就成了歷史名詞了。

 

原刊於 9 月 19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