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權分立圖解

2015/9/13 — 16:11

一個社會不斷的變化, 法律也必須不斷的變化才能適應社會。

三權分立的系統認為, 改變法律的權力, 必須經由三個部份所組成,

分別是「集體的判斷」, 「個人的判斷」, 「解釋的判斷」。

廣告

這裡舉一個三權分立式的架構當例子,

不意味著香港就是這樣。

廣告

但可以解釋為何需要三權分立。

我們有一個改變法律的想法,

一條新的法律, 這就是法案(Bill)。

他並不是法律, 他必須受三權的考驗才能變成一條可用的法律。

首先進行的是「集體判斷」就是公眾,

就是所有受法律影響的人,

他們會討論, 檢視那條法律, 問他們自己是否有不同的理由去支持或反對他。 然後採取多數決。 這就是香港的立法局。

光輝歲月裡面是八十年代, 所以是立法局, 不是立法會。

在裡面多數決通過後, 才會去到第二步。

第二步就是「個人判斷」, 當法案被議會通過後。

行政部門的主事者, 也就是港督, 會以個人的品德和知識,

去判斷是否該做這個改動, 如果他認為可以實行,

直接去到第三步。

如果他個人認為這個法案是不應該被實行的,

他可以拒絕簽署。

我們稱之為 veto , 這樣法案就打回第一步重審,

代表他比較爭議,

需要更多的票數才能夠通過。 如果還是通過,

就會去到第三步。

第三步就是「法案」已經成為「法律」,

一旦成為了法律,

他就必須以客觀的法律邏輯去實行。

但即使被議會和行政通過,

法律本身可能是有問題, 有漏洞, 不現實,

甚至是自相矛盾的。

我們通過「全香港人必須去月球上班」的法律,

不等於他可以實行。

如果通過了這種法律, 除了太空人之外大概全部人都違法。 但違法並不是因為那些人不道德或者不守規則, 而是因為那條法律本身有問題。

法律本身遇到現實有很多灰色地帶和含糊之處。

到底每件事有沒有違法, 到底該法律要怎樣實行,

權力並不在於通過和立案的議會或港督, 而是法院。

所以去到第三步, 就是法院做的「解釋的判斷」,

如果被實行法律的人,

相信法律的實行對自己是不公平的,

或者自己有否違法是爭議的,

他都可以在法院打官司, 法院以邏輯, 實務以及常識去解釋法律。

他最後得出的解釋, 很可能和立法者本來的用意不同,

相反, 甚至質疑法律本身是不合理或者不合憲章的。 (例如違反言論自由)

如果最後立法者不滿意法院對這法律的解釋方式,

那立法者可以重新提出新的, 更明確的, 改進了的法案。

重新通過他, 那就回到了起點了。

故此, 三權分立, 本身就是一種集合眾人智慧與道德,

去讓法律變得公平的系統。 他是一種循環的過程, 很像科學實驗一樣,

由立法進行「假設與解說」, 由行政「預測與確認」, 由法務「實驗與評估」, 最後又回到起點。

法律就是對社會運作規則的一種實驗過程,

因為是活體實驗, 所以才要那麼謹慎。

和三權分立相對的, 就是一個無上的權力,

他可以隨意說出自己喜歡的法律想法,

讓他立即變成法律,

然後再去自己判斷誰有犯他想的法律, 誰沒有。

那麼, 就只剩下個人的判斷了。

如果他想出任何東西, 是現實, 或者不正義的,

整個社會就會陷入大衝突,

比方說若你訂下去月球上班才可以的法律,

那社會就只剩下違法者,

法律對大部份人將會失去意義, 整個系統將會失去信用和崩潰。

光輝歲月遊戲系列想要表達的其中一個主題,

就是「如果一個壞人控制了法律的世界」。

當然你可以懷疑寫這一段是為了硬要把遊戲和上面的文字扯上關係。

(圖的人物純粹只是為了令圖變得比較好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