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乜然之二】三權分立 = 司法獨立?

2015/9/17 — 12:00

昨天,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說,「好多時候,當法官講separation of powers三權分立,其實重點係指司法獨立」。這句說話字面上不算得上是錯,但引導性極強。有幾點其實是需要澄清的:

1. 當然,有案例是以司法獨立的觀點去提三權分立。但這純粹是因為法官是在個別案件所產生的法律問題,不是因為法官大多只把三權分立視為與司法獨立等同。當案情牽涉到三權分立但與司法獨立無關時,法院仍然會按照基本法條文及有關案例去處理,不會夾硬加上司法獨立的元素。就此,終審法院一年前都曾經確認基本法是體現三權分立。但因為案情不牽涉司法獨立論點,而是關於立法會在三權分立下應享有的自主性,及司法為何絕大多時候不應該去干預這份自主,所以法院沒有特別在判詞內強調司法獨立。

2. 如果袁司長的言下之意是香港的權力分立只限於司法分立,但行政、立法之間就不分立,這就顯示他仍然錯誤地迷戀香港前殖民忠主國的制度。為甚麼我會這樣說?因為英式西敏寺議會制度才是通過總理及各部門大臣是國會最大黨派的議員(所以一切行政倡議的政策、草案都「夠票」在立法機關通過)而把行政、立法某程度上合拼。相反,在我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所提供的制度下,行政長官及其司長、局長都不是在議會內的成員,立法會的最大黨派亦不是執政黨。就算有個別議員是行政會成員,這既不是憲制下要求一定要實行的、而行政會的地位亦不是一個內閣。所以,香港的行政、立法兩者都是分開的,而不是像袁司長暗示那種只有司法是與其他兩權分立的議會制度。

廣告

後記:說起袁司長,大家可能有留意到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罕有地會見傳媒,重申基本法有關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及法律下人人平等的條文。根據普通法的傳統,當司法受到無理的批評(例如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饒戈平在沒有根據下批評香港法官不懂基本法)時,捍衛司法的責任並不是在法官的身上,因為他們要保持中立(馬道立亦強調他不評論個別人士的論述)。這個責任,其實是在律政司司長的身上:面對着司法受到的無理攻擊,司長是需要堅定而不含糊地去捍衛司法,為其還擊。在這大前提下,為何馬道立還決定與傳媒會面?就此,袁司長應該好好的反省。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廣告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