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權殊途同歸 威權管治來臨

2017/8/24 — 22:05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獨排眾議,堅持覆核十六名青年社運人士的刑期,並要求上訴庭加強刑罰,結果得償所願。但政府事後卻矢口否認此舉有任何政治動機,只強調覆核要求依法辦事,完全無損法治。

政府似乎忘記律政司司長是政治任命,檢控決定當然需要符合政府的管治方針,更何況政治和法律有密不可分的地方。

例如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三人因重奪公民廣場一案,他們本來被判緩刑或社會服務令,政府若接受法庭判刑的話,便代表它認同原審裁判官的看法,也就是同意重奪公民廣場使用武力有限,事態並不嚴重,犯事三人動機純正但手法錯誤,故此小懲大戒,予以輕判。

廣告

夏蟲當然不可以語冰。眼下的特區政府視這些青年人如仇敵,因為他們以直接行動挑戰當局的權威,目的是追求香港實現普選。在利令智昏的高官眼中,形同洪水猛獸,仿似滿清庸官遇上推翻清朝的革命黨。

特區高官只懂執行北京給予的任務,按照人大“八三一決議”,推行由小圈子篩選候選人的特首選舉方案。因此,青年人本着赤子之心大義凜然,不惜違法爭取普選,當然是大逆不道,非同小可,也當然是破壞公共秩序,削弱政府管治威信,絕對不能退讓半步,故此必須以最嚴厲的懲罰追究到底,才可以穩住局面。

廣告

律政司司長的政治選擇於此清晰可見,就是以他自以為是的公共利益,決定必須以嚴刑峻法來維護公共秩序,從而鞏固現有制度和政權,避免反對者的挑戰。

這種因循守舊、不容挑戰執政者的看法,首先是一套保守甚至反動的政治想法和價值觀念,然後再引申到法律和法制方面。因此,青年人冒險闖入政府強佔的禁地,儘管沒有傷人,犯案者都是初犯而且願意承擔法律責任,卻依然被視為十惡不赦,必須重判監禁。

特區政府和律政司司長有這套想法一點也不稀奇,令人失望反而是上訴庭與政府臭味相投,竟以這套威權管治的想法作為今次重判的依據。上訴庭的想法其實簡單不過,就是三人不僅罪行嚴重,而且此風不可長,因此必須重判入獄,以收阻嚇作用。幾位上訴法官不會考慮他們是青年人、初犯者、為改革社會而以身試法,反而視他們“自欺欺人”、肆意妄為,甚至形成“一股歪風”,所以要立竿見影,以嚴刑峻法遏止他們眼中的“歪風”。

不幸的是,上訴法官的想法和判斷,正好為特區政府以威權手法從嚴管治香港提供法理的基礎。威權主義的法理觀念,不去考慮犯案者的社會因由,也不必理解現行法制和法律有不足,只重視守法,否則即處以重罰,以儆效尤。如果現行刑罰未能收效,正如上訴庭今次判詞所說,法庭便會一再提高刑罰,令反對者付出更大的代價,直至其他人願意不願意,日後都只好循規蹈矩,乖乖就範。

也許上訴法官認為嚴刑峻法就是法治,從嚴處理反對者,配合特區政府依法治港,便代表司法機關維護公共秩序。遺憾得很,他們維護的公共秩序,其實只是由不民主制度產生的立法機關所制訂、由北京欽點的特區政府所執行的公共秩序,因此是否符合公共利益,實屬疑問。

上訴庭或可對此質疑熟視無睹,卻不能不留意到,嚴刑峻法只會使本已不公平的公共秩序進一步倒向有權勢者。在不少人眼中,司法機關已與執政者密切配合,司法獨立縱使還在,實際上已偏離給初犯者機會、量刑時考慮犯案者動機、衡量表達自由或具體損害等等優良傳統。因此三權之間即使不是合謀,也是不謀而合。

更何況,嚴刑峻法絕不能化解導致衝突的社會矛盾,強權壓制異見反而進一步散播仇恨。法庭若然自甘於參與其中,為執政者撐腰,就不能寄望可以用司法獨立的光環,避開自己有份炮製的政治漩渦。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