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6/4 - 19:37

三次天安門事件給香港的啟示

攝於 1989 年 5 月 28 日,炮台山

攝於 1989 年 5 月 28 日,炮台山

廣場與政治,關係從來密切。近代中國的三次天安門事件,記錄著民主倒退的事實。日光之下無新事,歷史重蹈覆轍,無論古今,中國都是專制國家。遠在東南的香港,在喪權辱國的年代僥倖體驗西方文明制度的優勢。時至今日,已經是中國境內最後一個擁有民主的地區。三次天安門事件,正好指示香港應該怎樣走下去。

一九一九年的五四運動,一代國人的思想獲得啟蒙。由新時代知識份子帶領的文壇,高舉「賽先生」,提倡科學,打倒迷信;標榜「德先生」,要求民主,打倒專制。各種新思想的輸入、翻譯及落實,猶像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民初的新文化運動,就是這樣孕育出來的。由於巴黎和會,暴露列強醜態,中國學生高喊「外爭國權」、「內除國賊」,毒打親日官員,大學校長親自營救,總統事後不加追究。回首當年,那時的啟蒙時代,已經一去不返。

一九七六的四五運動,暴露了共產專制的後遺。在此之前,五十年代的反右、大鳴大放,先殺一批知識份子;文革期間,再殺一批。在中國經濟倒退五十年之後,民眾只求改善生計,自由民主拋諸腦後。周恩來及鄧小平,以今日觀之,全是專制政權代表。其實,周恩來亦助紂為虐,近年亦證明他是香港六七暴動的幕後黑手。當年,中國人掛念已故總理周恩來,痛恨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實在是一場悲劇。

廣告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突顯一黨專政的問題。四人幫倒台後,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思想一度再次寬鬆。正值五四運動七十周年,民眾的自由呼聲再度響起。然而,中國經濟即使由谷底反彈,卻忽略需要進行政制改革。計劃經濟及市場經濟難以並行,官員乘機貪污、中飽私囊。政權缺乏監察,官僚腐敗,官民對立矛盾日益加深。可是,中共選擇動用二十萬軍隊,殺害一萬多人民,換取一時的表面和平。

1989 年香港市民呼應北京民運的百萬人遊行

1989 年香港市民呼應北京民運的百萬人遊行

二零一九年,正值五四運動百周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它給香港的教訓是,中國思想解放、百家爭鳴及滿載希望的年代,已經一去不返。香港是中國最有希望繼承五四精神的地方,雨傘之後,我們再不能期望有大學校長親自營救、特首不予追究、警察不動用武力的情況出現。《逃犯條例》將中港的法治區隔移除,中共建國初年對待知識份子的事件,將會於香港不日上映。

面對極權,我們不能動用武力,免得落人口實,只能集中力量,向政府展示民意。前面的民主路是崎嶇的,沒人知道將來的路怎樣走,但前面的一步,正是六月九日,呼籲大家走出來,向強權說不!向逃犯逃例說不!向林鄭月娥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