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百選委 全民公投(一)

2016/12/13 — 13:40

選委會選舉的機場亞洲博覽中央點票站。

選委會選舉的機場亞洲博覽中央點票站。

【文:顧秋田】

選委會結果出爐,民主派選委比率創歷史新高,我們雖然不能就此滿足,以為已經戰勝了小圈子制度,但當民意影響力有所增長的時候,我們亦該善用手上的籌碼,為香港的民主發展爭取最大利益。

要令這326票的效果放到最大,首要原則是必須共同進退。不論是要當造王者還是投白票抗議,如果326人能集體行動,影響力將以幾何級數增長(請參考作者另一篇文章:《兩年前的遍地開花,兩年後的逐個擊破》)。今次選委會選舉,大部份民主派名單都是主打「真普選」(廣義來說包括撤回831,甚至是投白票抗議小圈子選舉等主張)及「Anyone But CY」兩項議題。好處是後者已不戰而勝,餘下的最大公因數就只有「爭取真普選」一項,相當清晰,相當集中。

廣告

特首爭取真普選

然而,爭取真普選之路說易行難。在政制改革被中共牢牢把持的情況下,未來五年能夠重啟政改的機會實在不容樂觀。就算真能重啟,恐怕也只會是831的翻版。從另一個角度看,特首實際上的確沒有能力落實普選,極其量也只能向北京進言,就如當初林鄭的民情報告一樣。

廣告

因此,我們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小圈子選舉中找到一個能落實普選的候選人。即使以326票逼迫候選人表態,也只有三個可能:一、含糊其辭、拒絕表態以向中共示忠(葉劉可能採取此策略);二、承諾重啟,但當選後就攤攤手板,「中央唔比呀嘛,我盡左力架啦」(林鄭或曾俊華之可能路線);三、因毫無勝算而主動支持普選,試圖憑民意突圍(胡國興之路線)。前兩者對推動普選自然是於事無補,而後者即使奇蹟當選,同樣過不了中共一關,甚至可能變成「梁游升級版」,以不忠於國家的罪名被拒絕任命。

既然如此,是否代表爭取普選只能退化成爭取表態,淪為讓建制派候選人氹下市民開心的工具?也不盡然。反之,我們應該利用這次搶灘的成果,做一次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型的民主教育,讓市民見識一下何謂普選特首。這326名選委應籌辦全港公投,再以winner-takes-all的形式,在實際選舉中將326票全部投給得勝者。他們要造王,但不是自己去造,而是設立一個讓全港市民一同造王的機制。

市民要做造王者

以現在特首選舉的形勢看來,幾乎可以肯定建制派至少會有兩人參選。不論是曾俊華、林鄭、葉劉、甚至是陳德霖或梁錦松,都是極具份量。最後的戰況很大機會和上屆梁唐對決一樣,即使中共指明要某人當選,另外一人亦能箍死一部份選票。在民主派以外的868名選委中,任一候選人亦難有充分信心穩奪601票(即使最後中共仍有可能成功箍票)。如此,建制派候選人就必須向民主派的三百多票埋手。

舉辦公投,就和美國將選舉人制(Electoral College)民主化一樣,規定選舉人服從公投結果(雖然美國制度有其漏洞),讓全體市民的意願直接反映在選舉結果之中。也就是說,當候選人打電話比民主派選委拉票的時候,選委就會說:「唔好同我講,要講就同700萬市民講」,變相將特首選舉的拉票目標由326名選委轉移到700萬市民身上。

當特首要真正面對市民,就不得不回應市民的訴求。落區不再是梁振英式落區,擔張凳影張相擺上Facebook,block晒你班嬲嬲豬就當落左,而是要令每一個市民相信他能為社會謀福祉。落實普選當然是無可避免的議題,但當所有候選人均無法提出可行方案的情況下,市民仍可就其他民生議題判別其優劣,可能是房屋問題,可能是標準工時,也可能是退休保障。透過舉辦公投,選委毋須再揣摩市民心意,而是讓候選人直接和市民溝通,選委只是將市民的意願寫在選票之上。

另一方面,民主派選委亦能透過行動向全港市民展示民主理念的真諦。無權者爭取改革,可能是出於私利;但當手中有票的人願意和全港市民分享權力的時候,就能站在道德高地,亦能令市民重拾對民主的信心。雨傘運動時,中共發動輿論機器,成功令部份市民以為民主派爭取普選是為了奪權。舉行公投,就是用最純粹的方式彰顯民主精神,有助在撕裂的社會吸納淺藍市民,令更多人加入民主運動。

部份激進派也許會認為吸納市民支持已無作用。無可否認,雨傘運動的失敗,令我們對人民的力量失去信心。但過去一年,民主派在區議會、立法會和選委會的席位皆有增長,雖然仍未足以反客為主,但成績也確實令人鼓舞,亦證明了爭取市民支持的路線並非一無是處。因此,舉辦公投非但能令民主派共同進退,更有機會擴大民主派的選民基礎。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