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管齊下」與「雙刃劍」

2019/7/30 — 14:50

「撒回送中條例」之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說是與「己亥風波」相關的訴求中,另一個「最大公約數」,7 月 24 日「專業和企業行政人員向林鄭聯署」的文件亦明確提及,相信政府不可能不知道。

三管齊下不是三選一

「監警會」只是「審視」而非「調查」,權責亦只局限於處理與警員有關的投訴,作用與範圍都有局限。有行會成員為政府的決定解畫,說「獨立調查委員會」只可傳召證人給予口供,對於「白衣人」打人、荃灣爆炸品案、以及懷疑有外部勢力介入等涉及刑事的事件,都「查不到真相」,必須要由警察調查。其說法不無道理,但決解己亥困局的思維,為何一定要局限於「Either ... or」?而不可以是更合理的「All of the above」?正因己亥風波極其複雜,因此,報警、向「監警會」投訴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三件事必須並存並行(All of the above),也實在應該並存並行。這三件都是必做該做的事:不是三選一,而是三管齊下。

廣告

市民因應「己亥風波」的複雜性、特殊性與嚴重性,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事實上,報警也好,向「監警會」投訴也好,正如政府說,都是行之有效的。而是次要處理的問題,卻又非比尋常,若加上「獨立調查委員會」,就着幾個特定範疇展開深入調查,與其他行之有效的方法相互配合,可以有效發揮尋真問責的作用。只有如此,公眾才能釋疑,真相才有機會水落石出。必須再強調:是警方、監警會以及「獨立調查委員會」三管齊下,並非三選一。

高永文陷市民與警隊於不義

廣告

卻有部分人士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隊不公、煽動仇警情緒;此說甚奇。「獨立調查委員會」並非單獨針對警隊作調查,試問何來不公?又怎會煽動仇警?即使委員會要調查警隊,若警隊自始至終都「依法執法」,理直氣壯,怕甚麼?現時,警隊形象史無前例地低落,若能查出害群之馬,為警隊清理門戶,不是很好嗎?

前局長高永文醫生居然在公開場合(7 月 20 日)表示,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那些「以暴力手段提出種種訴求的人士」,堂堂大國手,說法竟完全建基於偏頗甚或不符客觀事實的假設,是陷市民於不義的抹黑說法。高永文又表示,擔心成立「獨立調查委會」會發出錯誤訊息,令有關人士會更放心使用暴力,而威脅到執法人員不敢執法。敢問高醫生,您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又是專業人士,又曾任局長,請問您用的是怎樣的一種思維方法?第一,委員會的工作並非只調查警隊,委員會尚有其他調查工作。第二,成立委員會與「更放心使用暴力」怎可能拉得上因果關係?事涉小學常識簡單推理,於此不贅。第三,「威脅到執法人員不敢執法」更是間接陷警隊於不義的抹黑說法!難道高醫生您要暗示:警方執法就一定包含着不能面對獨立調查的「違法元素」嗎?高醫生您若話出有因,則據您所知,警隊堅拒接受調查的,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邪惡執法行為?會不會就是您公開發言的翌日元朗兵賊涉嫌串通毒打無辜市民的行徑?更何況,中央、港府、警方既然都一再強調沒有「違法達義」這回事,試問又怎可能存在類似「不依法才敢執法」的歪理呢?

市民以「雙刃劍」向政府釋出誠意

另邊廂,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卻讚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可以「還各方公道,令社會和解」(7 月 28 日《明報》)。他的說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他還沒有看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更重大的意義,這層意義,值得林鄭細認、深思。

早已有人提出,「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是一把「雙刃劍」,有利有弊:它雖有上述所講的幾個好處,但若委員會在成員組合上有偏頗,又或者大多數主要成員在政治立場上有偏頗,最終也不一定能夠「還各方公道」。此說有理,但個人認為,市民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正正是以最君子之心接受「雙刃劍」可能帶來的風險。冒險的原因並非不智,而是以最具誠意又最文明的態度,表現出對政府、對法治的最後信心,並盡最大努力嘗試在文明法理的框架下、在有先例可援的合理情況下成立委員會,解決部分問題。

林鄭月娥自絕於人惡果自負

林鄭,您不是經常強調要市民對政府有信心的嗎?其實,自六月以來,連反對政府的市民都甘冒「雙刃劍」的風險,顧全大局,先不以小人之心度您 — 不以陰謀論說您會組織一個完全親建制的獨立委員會 — 而是有風度又理性又文明地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您可知道,這已是廣大市民對政府最後的一點信心。市民提出這個訴求,就是在談判桌上拿起酒杯向您「先飲為敬」的意思,是已經主動踏出了文明理性互信的第一步;林鄭您若與高永文之流一般見識,顛倒是非,堅持拒絕,就是明明確確地自絕於人。如此一來,有心要讓事態繼續惡化下去的人,看來就是林鄭月娥,而不是市民。

市民早已向政府釋出了誠意與信心,林鄭若因偏聽偏私而不肯回應不肯接受,以後就請不必再公開奢談甚麼「信心」、「文明」或「理性」了。市民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 — 到底是誰負了誰?且看惡臭溝渠中那片月色的倒影,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