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隻樹熊的提名權

2015/2/18 — 11:44

圖:海洋公園

圖:海洋公園

一覺醒來,抬頭望天,一片灰濛濛。「唉…還是老家好,藍天白雲,多令熊懷念啊…」

爬上一層,見到同樣被移居至此地的老友,始乎在細閱什麼的。

「在看什麼?」

廣告

「Hey, 醒了嗎?沒有什麼特別事,其實來了這裏, 千奇百怪的事也見過了,又怎會有特別事呢?不過這個消息始終嚇了我一跳。」

「什麼啊,快給我講清講楚,堂堂男子漢,說話吞吞吐吐的。」

廣告

「嗯,我日後的名字…有可能叫做『藍藍』啊…」

「What?!藍藍?哈哈哈哈哈哈!藍藍!?笑死樹熊了!,你偶而也懂得開玩笑啊!」

「不是開玩笑的。我剛剛得知這些香港人,決定搞一個什麼樹熊命名公投,替我們其中一個命名。」

「Struth!哈哈哈,香港人真鬼馬,藍藍,不錯的名字啊,很可愛的名字啊…Ay?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他們會搞個樹熊命名公投,替我們其中一個命名。」

「我沒理解錯誤的話,即這個什麼公投,也包括我…在內?」

「Bingo。你或者會叫『青青』或『悠悠』,很可愛的名字啊,都很適合你啊。」

「Root!我不要叫青青,我不要叫悠悠,我不要疊字!我早已決定,要改名Tim Cahill,他是我們澳洲人澳洲熊的英雄啊!」

「這不由你決定啊,看,這兒寫的,這些香港人先找來48個同類,選出藍藍、青青、悠悠這三個『無語倫比』的名字,再由全香港人上網選出心目中的名字,最高票數的,便會成為我們其中一個的名字,藍藍獲最高票,則我便要給你笑足一世了。若青青、或悠悠獲最多票,則你或者她其中一隻,會獲得這個光榮的名字。」

「男的說得對。」另一隻樹熊女爬上來了、手中拿著一粒金色的、圓圓的東西。

「哦,回來了嗎?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有機會成為藍藍的樹熊問。

「我剛才走去探阿樂,他老婆阿盈最近返鄉下,聽聞是求生子秘方,即是向全世界宣告阿樂不行了吧,也難怪他悶悶不樂。這個金色的?我也不知道,是籠裏面那些人類拋出來予我們,邊拋邊說什麼『癡!癡!怪癡!』,真是神經病,他們才癡。說回正題,剛才我聽阿樂講,他們的名字,也是由香港人選出來的。」

「Hang on,這叫什麼公投啊。那48位人兄是誰啊。怎能由他們決定我們可叫什麼啊?我們自己的名字,連提名的權利也沒有?這是什麼道理。」

「一人一票選出來,你也可以上網投票啊,有票,你真係唔要?」

「Holy crap!什麼一人一熊一票啊!這叫有得揀嗎?若那48名香港人提議我們叫,屎屎、尿尿、屁屁,我們也要硬去選一個嗎?屁屁,你說呢?」

「我想香港人也不會想出這樣的名字吧。」有了新名屁屁的樹熊說。

「不會?他們可會在路邊大小便啊!」

「那些似乎不是香港人啊。」男的插口說。

「我只是一隻樹熊,怎懂分辨啊!況且權在他們手,我們這些當事熊反而無權過問,什麼公投?什麼一人一熊一票?廢話!呃到人呃唔到樹熊啊!」

「或者我們可以『袋住先』,日後再和他們講我們想叫什麼囉?總好過沿地踏步嘛。」

「袋住先?我是樹熊不是袋鼠啊!一日未有名,我們們至少仍有命名的權利,你袋住先,那些人日後便可名正言順, 說:『我們早已給你們機會一熊一票選自己名啊,已給予你權利,做了我們所要做的,無謂多說了。』屆時我們只能嘆奈何啊!我要真普選!我要真命名!」

「但阿樂說,這些事情北京人說了便是了,香港人也沒能得說,阿樂是國寶級明星,他說香港若沒有北京的支持,香港死定了。」

「沒有人沒有熊認同的制度,無理無名無義無權,若香港要走上這條無法無天之路,才是死定了啊。這麼顯淺的道理、我們樹熊也明白,難度香港人也不明白嗎?看吧,你即管笑我或叫青青、悠悠,但我來港前學了一句話:『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啊。」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