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主,我們和我們的國家都得罪了祢!

2017/10/1 — 23:39

資料圖片:國慶升旗禮

資料圖片:國慶升旗禮

2017/10/1 聖靈降臨後第十七主日,普世聖餐主日

上主,我們和我們的國家都得罪了祢!
(但以理書第九章1~19節)

「耶和華啊,我們和我們的君王、官長、祖先因得罪了你,臉上就都蒙羞。」(但九8)

廣告

每逢十月第一主日,世界各地不少教會均將這主日訂為「普世聖餐主日」,今年已是第78屆了。七十多年前,世界正面臨第二次世界大戰。普世教會協會於是發出呼籲,在十月第一個主日,在自己教會內舉行聖餐。隨着地球的旋轉,同一主日從日出到日落都有信徒在普天之下領受聖餐。雖然在不同地方,大家同領一個杯,同分一個餅的時候,為世界和平祈禱,也表達出教會合一同心。

每年這重要的主日時,這個月份也同時是一個國家慶祝的日子。不同政見的人中,有人以10月1日為國慶,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8周年;有人以10月10日為國慶,這是中華民國成立的紀念日。當然更有人認為兩日都不是他們的國慶日,甚或是國慶只是「國㷫」。但對於我來說,基督徒為在普世聖餐主日為世界和平祈禱時,不論政見如何,也當為自己的國家禱告。

廣告

在這個主日,一首詩歌常在我腦海中,特別是第一、二句。這首詩歌是「父母之邦歌」。歌詞是這樣:

「當我求主眷顧萬民,施恩異域遠方;更求顧我所愛之地,即我父母之邦。

求主使免戰爭痛苦,永遠和平安樂;省邑城鄉,昌祥興旺,田畝收成豐足。
⋯⋯」

在今年,當我翻看《普天頌讚》時,除了看到這詩歌外,我也看到另一首也被列在「為國祈禱」的編類中的詩歌,「民眾呼聲歌」。詩歌歌詞如下:

大地聖壇的神明,俯聽我眾呼嚷,世間掌權不可靠,民眾顛沛死亡;黃金貲財將我埋,譏嘲分裂大家,雷霆義怒請保留,但求消我矜誇。

從所有恐嚇威逼,騙人舌頭筆尖,從鼓勵殘暴行為,各種空虛宣傳;從失節褻瀆貪婪,無恥不顧正義,從醉生夢死罪刑,懇求拯救憐惜。

不論奴隸與君王,聖職或平信竹人土人,求主痛責與拯救,不分聰慧愚魯;燃起信仰自由火,熱烈激昂奮興,高舉有活力國家,向主萬劍一心。

這詩歌不常唱,所以我也沒太留意。或許這是人喜愛「報喜不報憂」的心態吧!但當我細看這詩歌時,我問;「歌詞有沒有反映今天在我們國家之內,也在香港彈丸之地內,『民眾(的)呼聲』,或更正確的說,是民眾的控訴聲?」

今天的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已成為經濟大國,甚至可以以經濟緩助他國,當然這援助也是一種經濟侵略。不少國民也能聚積金錢,建立小康之家。經濟增長,但道德素質貧乏。貧富差距嚴重,貪污成風,人權、言論、通訊、新聞等均受壓制。香港人所知的,並不是全部,但已看見不少這種情況。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以言入罪,被囚禁至死。其妻子劉霞為軟禁,精神飽受折磨。國內不少維權人士被打壓,失去自由。香港基督徒更留意到國內不少教堂或教堂十字架被拆,宗教政策限制宗教發展。

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年,「一國兩制」的承諾,現已有名無實。沒有普選,政制及政策傾斜工商界,高地價政策,樓價高企,普羅市民均感受經濟負擔嚴重,窮人要蝸居劏房之內。香港不少儲備都被投放在彰顯「全國一體」的大白象工程中。有權力者指鹿為馬,爭取民主被政治打壓。青年人更對作為一個中國人而反感,雖明知不切實際,但仍探討「港獨」或「本土」的問題。這又引來言論的打壓。

中港兩地人民的確發出了呼聲,但奈何有權力者並沒有聆聽的心。沒有聆聽,只會造成撕裂對立。從近日香港所發生的多件事件,我們均能看見撕裂和對立的嚴重。教育大學出現對教育局副局長喪子幸災樂禍的字句;不同大學出現「港獨」標語;立法會議員召集大會,一個自稱為「謙遜和開明的基督徒」竟然以「殺無赦」來聲討提出「港獨」人士;後來這位議員的學歷資格又被受質疑。早前特區政府對「反對東北發展案13人」和兩傘運動「雙學3子」提出上訴,要重判他們入獄。結果出現了雨傘後最多人走出來遊行抗議。現在又要用多項控罪來控告「佔中9子」。當學生們被重判,有尊貴議員竟可拍掌讚好!

這些現象,除了顯示出社會的撕裂與對立外,也顯出社會實在病了。如按基督教的信仰來說,這是罪惡。

在這情況下,能為國家富強祈禱嗎?個人實難以這樣禱求。

我想起聖經但以理書第九章先知所說的話。但以理生活在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所滅的時期,他與不少猶太人被擄至巴比倫,僥倖成為巴比倫帝國的總理(但二48)。當他得知為甚麼耶路撒冷的原因,是因為人的罪惡,所以他為同胞禱告,為他和所有人認罪禱告。但以理書第九章記載了他的禱告。

「主啊,你是大而可畏的上帝,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我們犯罪作惡,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講命典章⋯⋯主啊,你是公義的,但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你所趕到各國的以色列眾人,不論詰近,因為背叛了你,臉上蒙羞⋯⋯耶和華啊,我們和我們的君王、官長、祖先因得罪了你,臉上就都蒙羞⋯⋯我的上帝啊,求你側耳而聽,睜眼而看,眷顧我們那荒涼之地和稱為你名下的城。我們在你面前懇求,不是因自己的義,而是因你豐富的憐憫⋯⋯」

雖然但以理所處身的背景與今天的中國和香港並不相同,但個人深覺,假若今天我們要為中國或香港祈求平安,甚至是富強的時候,倒不如我們為我們、為香港、為中國向上主認罪。

我們要為我們所住的香港認罪悔改:撕裂仇恨、地產霸權、貧富懸殊、政制不公、指鹿為馬、異見人士被打壓、有權力者有權盡用⋯⋯

我們要為中國認罪悔改:為一黨專政的霸權、為貪腐官倒、為打壓人權言論、為限制宗教自由⋯⋯執政者可能不認識上帝,不相信上帝,但他們實在違背了那掌管一切的上帝,倒行公義。

我們也要為我們認罪悔改:為我們的自我、自私,只顧自己,只顧尋求生活的安定富裕,忘卻社會上那貧窮弱勢的人,忘卻上主是公義慈愛的上帝⋯⋯

我們要為我們的自義認罪悔改:我們常常看見他人的錯,看不見自己的罪⋯⋯

我們要為我們不懂與人和睦認罪悔改:我們常不願意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人成為朋友,反之視為仇敵⋯⋯

惟有認罪,才能悔改,才能更正錯誤,才能走上正確道路,才能有真正的平安和富強。雖然中國不是一個承認有上帝的國家,但我們相信上帝是掌管世界和歷史的主宰。

最後也想引用陳韋安博士於928三週年培靈會中作結時的禱告說:「願邪惡的政權灰飛煙滅,願上帝的國度降臨!阿們!」這也是我的禱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