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海外灘踩踏慘案的教訓

2015/1/5 — 10:44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數天前,2014年除夕夜,本是普天同慶迎接新年的大日子,但中國大陸卻發生了一樁駭人聽聞的人禍。在上海市外灘陳毅廣場靠近黃浦江觀景平台的17級樓梯之上,數以千計上行和下行的民眾互不相讓,人潮洶湧,然後突然有一股力量從二層平台推湧下來,於深夜11時半左右,爆發為時約15分鐘的人踩人慘劇,釀成36死及49傷。傷者當中有10人重傷。死者包括一名馬來西亞留學生及一名台灣女子。25名死者是女士,年齡在12至36歲之間。這是繼2004年北京市密雲縣迎春燈會釀成37人死亡的踩踏事件後,近10年來中國發生最慘重的人踩人事故。元旦倒數繼續,新年接踵到來。慘案現場的呼救聲和哭號聲沒有傳得多遠,外灘已經完全被新年倒數歡呼聲淹沒。在隨後的燈光表演及跨年煙火下,大家面向黃浦江驚嘆和歡呼,但是身後卻躺滿了吐血的死屍。

據估算,除夕夜當晚停留在外灘的市民超過30萬人,甚至實際上可能高達100萬人。隨著倒數將至,人潮越來越多,觀景平台上10多名警察組成人牆,嘗試阻斷人流,並且猛吹哨子,依然無法攔住人流。部分死裏逃生的人甚至直指警方在現場胡亂指揮人潮方向,間接導致悲劇發生。一名女子對香港有線電視台表示:「當時已經往後退的時候,那些警察非要讓我們往反方向,因為是過不去,又往回退,可是那些警察還是硬要我們走過去,然後就在那個僵持的過程當中,那十來分鐘裏面陸續暈倒了好多女生。」

另一方面,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指揮中心副指揮長蔡立新也承認當局對這次跨年活動的人流數量估計不足,亦即當晚民眾人數雖較國慶時多,但警力卻較國慶時少。對於「為何不限制人流」的質疑,蔡立新表示外灘是公共區域,非有突發臨時狀況,不可貿然採取封閉限流措施。果真如此,或許標榜「光明磊落」率領一眾「慈母」的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可以把他對付「旺角鳩嗚團」的寶貴經驗,跟蔡立新好好分享一下。

廣告

無論如何,人潮盲動,管制不當,正是肇禍主因。後來一度有人聲稱外灘附近疑似有人拋撒類似美金的代金券,引發哄搶,導致踩踏,但這個說法已被否定,因為拋撒代金券的地點遠在60公尺之外、隔着一條雙向4線馬路的M18酒吧,而且拋撒時間也在踩踏肇事之後,所以不是事故原因。

這次慘案令許多香港市民回想起22年前除夕夜的中環蘭桂坊。1992年12月31日晚,大批市民及遊客湧到蘭桂坊慶祝,不幸發生人踩人事件,造成21人死及63人傷,成為香港開埠以來死亡最多的踩踏事故。香港警方事後參考翌年由包致金大法官提交的調查報告建議,針對參與大型活動的人數先作評估,執行必要的人流限制措施。

廣告

就算不說香港經驗,中國大陸的慘痛傷痕還不夠多嗎?剛剛提到的北京密雲人踩人慘案,早已是一次慘痛教訓,但卻沒有被上海市公安部門認真汲取。在2004年2月5日「北京市密雲縣彩虹橋迎春燈會特大踩踏傷亡事故」發生後,中共當局總結出所謂四大應對策略:及時應急處置、確保信息透明、調查事故原因、追究事故責任,用以應對四大問題:安全意識不牢固、安全措施不到位、應急體系不健全、安全教育太薄弱。

說完了這麼多排比式官腔文字,當局的結論是:由於值勤人員瀆職,現場缺乏對人流的疏導控制,因此追究官員事故責任如下。密雲縣委書記(正局級)「一把手」夏強「對事故發生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黨內警告處分」,然後他一直當縣委書記至2008年底為止,然後步步高陞至北京市科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社會組織黨建委主任。密雲縣委副書記陳曉紅「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然後先下後上,峰迴路轉,當上了北京人民廣播電台副台長。密雲縣委副書記、密雲縣縣長「二把手」張文「對事故發生負有重要領導責任」,「市委同意張文引咎辭去縣長職務」,但不依法撤職,也不依法開除,同樣為讓他日後繼續當官留好活路。

類似的處理手法多不勝數。2009年12月7日,湖南湘潭湘鄉市私立育才中學學生下樓梯時摔跌引發踩踏,8死26傷,市教育局長被免職。2013年2月27日,湖北省老湖口市薛集鎮秦集小學一樓大門未及時打開引發踩踏,4死10傷,市教育局長等6人被免職。2014年1月5日,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北大寺在紀念已故宗教領袖忌日活動期間引發踩踏,14死10傷,縣長被停職檢查,另有3人被免職。2014年9月26日,雲南省昆明市明通小學學生在走過宿舍樓過道上海綿墊時摔倒引發踩踏,6死26傷,5官停職,2官免職。在這些事件中,「一把手」黨委書記通通不用負責,只有下級被拖出去受靶。或免職,或停職,不被撤職,不被開除,過完冷河,就可以在全新崗位上敗部復活,繼續做官。就這樣,話說完了,戲演完了,不久之後,人禍也再來了。

但這也不是問題的全部。換言之,把相關官員按照《公務員法》第56條撤職或開除(不是免職、停職或引咎辭職),並且依法論罪處罰,固然相當重要,但不足以成全社會公義。問題癥結在於中國各地政府始終沒有落實「人流管制措施」。

人多路窄擁擠,不是踩踏致死的充分條件,否則香港地狹人稠,早已天天死傷枕藉。缺乏公民教育(規則秩序教育和危機自救教育),文明素質低落,或者所謂「醜陋的中國人」的「髒、亂、吵」特質,只不過說明有些人可能自私蠻撞起哄,有些人可能慌張失措而不懂保護頭部和胸腔,但是這些都不是踩踏致死的真正關鍵。真正致命之處,不是在於沒有事中防護,而是在於缺乏事前預防,亦即在於警察當局玩忽職守,沒有管制人流。換言之,根源在於「制度」。

管制人流,首重「流向」,次及「秩序」,再其次才是「人數」。時至今日,香港維園年宵市場,以及蘭桂坊跨年倒數集會,基本上是以管制人流行進方向作為重點,實現分流通行,一條道路,一個方向,務求上下左右人潮不會撞在一起,為人流管制提供了相當良好的示範。有些人只懂拋出一句「尊重兩制差異」,但卻從來不懂得「學習香港長處」,到頭來「大陸依然落後」。

畢竟問題癥結不是上海市公安部門所聲稱的警察人數多少問題,而是公安部門有無做好方向指示、路障分隔、階梯限行等「制度」設計問題。做好了制度設計,基本秩序就會自然呈現。屆時如果有人在步行時故意製造混亂,推擠亂湧,破壞秩序,那麼在場警察即可加以迅速制止和糾正。如果在場整體人數過多,負責宏觀監測人數的部門,即需立即通知前線警員適時截流,並且引導無法進入的民眾轉進另一適當地點,而且全程保持即時新聞資訊透明流通,以便場外民眾知難而退,避免造成恐慌混亂,但最後這一點恰好是專制政權的「軟肋」,在嚴格的資訊審查和管制下,根本無法全面有效落實。

畢竟,知既易,行亦易,但卻長期延宕,卒致人禍遍地。每遇災難,主席指示,總理呼籲,市長探病,異己免職。大家又會猜測習近平會否摘除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茶餘飯後,大肆八卦。戲演完了,一切如故,蒼生性命,又見遭殃,循環往復,未見止息。在這個只有「戲劇」而沒有「制度」的國度裏,只剩下一代接一代沉默而待宰的羔羊。

上海外灘發生如此慘案,實在令人心痛,本人深致哀悼。元旦日中午,有上海市民自發前往外灘踩踏慘案地點獻花祭奠亡魂,鐵柵欄內地上,菊花滿地,實在令人感動。不過,如果制度問題癥結不解,再多的鮮花和淚水也救不回更多的無辜生命,這類慘案更必將在中國各地不斷重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