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行下效 蛀蝕法治

2018/1/9 — 11:45

2018年1月上旬,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宣誓就職,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監誓。

2018年1月上旬,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宣誓就職,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監誓。

剛於日前被委任為律政司長的鄭若驊女士其實也不失是接任律政司長的合適人選。她的履歷、她的背景、她的公眾形象,不比剛卸任的前律政司長遜色。多年來,她參與公共事務的紀錄及表現也可算是相當不錯。由她來接任已經背負了不少負資產的袁國強任律政司長,或許可以為律政司的工作重新開拓一些可能性。但令人意外的是,才剛宣布任命只一天,便爆出了其大宅的僭建醜聞。

「僭建」這個近年在政府高層中招比率甚高的問題,仍然會成為有心在香港政壇更進一步的人一再誤踏的地雷。特區政府及那些有志服務中央、服務香港政府的俊杰,竟然也會一再犯上這樣的低級的錯誤,可見整個嚴謹的法治及公共行政系統都出了問題。

令人憂慮的是,這只是香港面對的法治問題的其中一個呈現方式。問題的核心,是香港各界雖然口口聲聲說要保護香港的司法體制及法治傳統,但對法治的尊重,已經在各方面有意無意之間,如以溫水煮蛙般慢慢扼殺。

廣告

中央擺到明就是要破壞基本法:

明明是「無法可依」便變成了「立法原意」。

廣告

那個李飛主任,連「一言九鼎」這個成語的真正意思都搞錯,就跳出來以此解釋人大決定。

那些香港的老共鷹犬大花面便幫手賣膏藥:

特首說不出法律理據,便指責大律師公會的專業判斷是「精英心態」及「雙重標準」。

陳弘毅竟然以「人大出於好意」這樣的說法來掩飾人大決議的缺乏法理基礎。

范婦人這一類權勢鷹犬,竟然夠膽大詞炎炎,拿「法律」與「法例」這字眼玩花樣,矮化香港的法律體系。

根據痰餵豬邏輯,究竟人大立嗰啲係法?還是人大講咗就已經係法?定抑或人大本身已經係法?因此有法無法根本就沒有分別。

那個湯渣就更不用說了:人大常委會提不出法律理據,批評就是不尊重人大常委會。

那些鼠王芬、馬Fxxxing Chinese、之流,就更加不值得花費筆墨了。

如此看來。還需要有「基本法」嗎?

在香港,破壞法治的陸續有來:

警隊「一哥」竟然把朱經緯「犯法」被判刑說成因為「執法」而被判刑。

高級警察的員工會竟然會把違反警察通例,濫用警權的朱經緯,奉為警察的楷模。

以後使唔使在「關二哥」旁邊加多幅相,就索性奉佢為「朱三哥」?

香港特區以後就有「盧關朱」(牢關豬),可以與三國時代的「劉關張」媲美了。

香港有這樣的執法者,如果連獲得社會授權,可以合法擁有武備,可以使用武力來執法的警隊,也如此不尊重法律及紀律,對法庭及其司法裁決表現得如此傲慢,香港市民有又憑什麼相信這個我們生活中的城市,仍然如以前一樣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市民不對法治失去信心才是怪事。

那些愛黨盲毛,駡完法官是「摩囉差」、「死鬼婆」,還可以繼續施施參與遊行,繼續辱駡法官與法庭。藐視法庭又點?冇事個喎!

新任律政司長才說完其責任是「捍衛香港的法治及司法獨立」,轉頭便被揭發明知故犯,家居有僭建物;可能在政府心目中,這些都是小問題,好多人都會咁做,唔需要大驚小怪;律政司長都係人一個啫。相對而言,政府高層搞劏房、投資於新發展區的土地、自己的家居有僭建物,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都只是小事,也看不到有什麼嚴重的刑責成份。最後很有可能又是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香港確實有唔少人,會接受「更方便」、「慳時間」、「推動經濟發展」、「高鐵唔起都起咗咯,唔通繼續兩地兩點咁戇居」這些理由,接受中共及香港政府閹割基本法。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由中央政府到特區政府,由個別官員到執法者,由政客到部分建制陣營的支持者,在過去一段時間都不斷表現出只是利用法治、玩忽法治,而不是尊重法治的態度。有時甚至可以是擺明車馬,赤裸裸的輕蔑法治及否定法治,這對香港的法治還不是已經構成極大的危害嗎?把這些所謂「特殊情況」或「個別」的事件串聯及綜合來看,已經不再是個別官員的警覺性不夠,還是心存僥倖這麼簡單了。

上行下效,香港法治危矣!

中共主動去閹,有香港人自願被割,香港豈能不危危乎?

敢問一句香港人:

是否願意就此舉手投降?

會不會放軟手腳,甘心讓那些奴才走狗把大家抬上閹豬櫈上?

若非如此,就只能選擇與這些意圖蛀蝕我們社會的鷹犬嘍囉走狗奴才大花面抗爭下去。

(註:

「一言九鼎」原本的故事是這樣的。

戰國時趙國的城都邯鄲城被秦軍包圍,形勢危急。趙國國君於是派平原君去楚國求救。平原君便組織一個20人的游說團。但只能選出19個合適的人選。這時,一個名不經傳的食客毛遂自告奮勇,要參與一起去游說楚國。「毛遂自薦」這個成語就是來自這故事。

去到楚國之後,楚國國君原本不為所動。那個一直沒有發言的毛遂便起身發言,向楚王痛陳利害。結果楚王被他打動,改變初衷,決定派兵支援趙國,最後為邯鄲城解圍。

所以後來就說毛遂一人之言,有九鼎之力及份量。既說服了楚國國君,也打救了趙國。

所謂「一言九鼎」,原意是由下而上,無權無牙力的人以道理說服了有權勢的人。不是指有權有勢的人或組織說了出來,便不論有無道理,大家都要無奈接受。

如此解釋基本法,如此解釋人大決議,如此理解「一言九鼎」,全部都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