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一樣的暑假後,如何適當處理學生抗爭後遺的影響?!

2019/8/18 — 13:59

炎炎夏日的七八月,一向是學生休憩、閒適和旅遊季節,可是,今學年的暑假並不一樣:盛夏的陽光竟然變得如此冷峻,儼如寒冬氛圍般肅殺……!

在不一樣的陰森荒涼暑假日子裡,不平凡的年輕人散發出耀目光芒,燃點起溫暖的希望來:他們放浪的足跡並沒有留在沙灘、草地和山徑,或者商場裡,卻奮力在大街衢道上摩擦出灼熱的火花 ; 他們往昔的嬉玩朗笑在催淚硝煙和響亮鎗聲中轉化成控訴的怒吼 ; 他們穿上黑衣,戴上的頭盔、面罩和護眼鏡,裝扮成新一代抗爭的標記……!

更重要的是年輕人賠上了青春無悔的歲月,把不一樣的昏暗暑假,磨洗得格外亮麗燦爛:他們的稚嫩蛻變為成熟,幻化出漫天飛翔的彩豔蛺蝶 ; 他們的單純練歷得堅強不屈,屹立成一道堵截洪流的護土牆 ; 他們堅持的無畏無懼精神叫慣於溫馴怯懦的上一輩感到汗顏羞愧 ; 他們的鍥而不捨行事態度鏡照著那一群瀆職官僚的虛偽詭詐……!

廣告

香港因著年輕的他們而感到自豪和滿有期盼,因為自六月初始,《逃犯引渡條例》修訂觸發一連串遊行和集會行動,發展為逆權運動至今,他們一直以不同形式的策略進行抗爭,更有不少年輕人站到前線去,不惜負傷濺血,押上前途的風險,甚至犧牲寶貴性命,為的就是要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捍衛瀕危的「一國兩制」,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懷抱著對香港的理想願景……!

如今不一樣的暑假將要結束,新學年開課的日子只有兩個星期之遙,但是,紛亂撕裂的時局仍在僵持著,冥頑不靈的林鄭無良政府還是沒有具體回應廣大市民的訴求。那麼,年輕人就算回到學校去,新學年的校園生活在動蕩不安的外圍社會氣氛下必然受到干擾和衝擊。 況且,不一樣的暑期或多或少的給年輕學生帶來抗爭創傷後遺的影響,包括情緒上的困惑和疑慮、與朋輩的爭辯、和父母關係的破裂,以至對政府施政的不信任和對警方暴力的質疑等等。 

廣告

可喜的是重拾正常學校生活後,老師可以經常在左右加以援手,給予適切輔導。因此,身為老師的責無旁貸,必然本著應有的教育專業態度處理學生的問題:這並非是知識層面的「授業」,卻是價值取態的「傳道」,以及明辨慎思的「解惑」。 這不是黃藍顏色之爭拗,卻是黑白是非的分析,以及事實真相的探究,老師必須持守客觀、求真和理性原則,與學生在教學過程中討論和分享經驗。 筆者深盼學校管理層和前線老師在新學年開始時,必須為那些經過今年不一樣暑假的年輕學生好好安排跟進工作。 

筆者當然明白,逾兩個月以來的複雜爭議問題並不容易三言兩語便可以釋疑消解,更絕不是以學校行政指令,或者單方面的勸戒或家長訓示形式,便能夠撫平學生內心的疑惑和積壓的鬱結。 為此,筆者以為,開課後有關跟進工作必須基於專業輔導和教學原則,以開放和信任態度,按照不同級別和程度的學生需要,把《逃犯引渡條例》修訂一事作為探究議題,讓學生透過學習、研討和分享過程,進一步有所認識,作深層的思考,理智地抉擇,以至加以尖刻的批判。

不一樣的暑假之後,學生要回到課堂去,這將會是教師面對最嚴峻和最艱難的時刻:如何適當處理年輕學生抗爭創傷後遺的影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