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中聽的話,聊以記言

2016/2/10 — 16:07

2016 年猴年大年初一晚上,警民衝突在旺角升溫。

2016 年猴年大年初一晚上,警民衝突在旺角升溫。

【文:老萬】

暫時觀察fb所得,普遍輿論都將昨夜連繫上「食串魚蛋都唔得」, 「928 之後咁多嘢......所以......都好合理」, 「警察挑釁」 或 「警察打響第一炮」 等的觀點以justify昨夜的事。當然政治嘅嘢,我承認如果唔justify呢一次的action,很難維持雨傘抗命的合理性,以後的抗爭亦會失去即時的輿論支持。

但是否一掛上抗爭就舉腳支持,我認我覺得呢方面我們仍要維持一種盡量的持平,而且我亦仍然未能睇到一個有力的論據去支持「小販檔同行動」的關係。希望談一談。

廣告

一、首先,我會話小販清場在理論上唔存在政府上層結構的決定,只可以話係下層或地區事務上,防火衛生上的決定。

廣告

你可以話係區議員等的地區事務委員會影響出來的結果,但極小可能是從政策局落個叫清小販的柯打。因此假若簡單以港大、高鐵、新界東北加上689去justify昨日的衝突,明顯有說不過去的地方。因為同一個理由,可以訴諸於任何抗命的行為,同時失去了社會運動希望達至的改變目標。我會話,要怪不如都係怪無自己區議員自己選。

二,小販的問題,政府的態度的確並唔合符公眾的期望,令小小一件事成為一場暴力行動的漫延。

但值得拉闊一下對公眾的想像,另一邊的公眾期望亦主張法辦小販。在這個情況下,食環執唔到法,而要依賴警權,尤其是雨傘之後,特府已進入無法管治的階段,基本上市政的法例已依賴警權的支持。但問題就變成係,到底趕完之後,警察有無客觀地容許擺賣。陸續組織番嚟嘅資訊係眾說紛云,但我傾向相信『有』。因為我理解官僚系統的惰性,最好唔好要佢搞,要搞佢都唔會好有心同你清搞。因為通常都係向區會交代,做左就算。所以咁樣嘅理解我覺得傾向符合現實,因為明顯地非政策局的決定,只係對諮詢性機構行禮如儀式的交代。前者重視問題係咪真係解決左,成效如何;後者著重有做定無做。照計只要油尖旺區會收到一兩個人頭,基本老規矩亦照舊。是選擇性執法,但也是向另一邊公眾交待的潛規則。

三,我覺得就係去到合理勇武嘅問題。

因為警方之前打過示威者所以今日就要「復仇」? 當然,整個context係大眾已經對警察反感,同時相信大部人都會傾向同意警權需要在制度上的節制。但「以暴易暴」就合理化了約制警權的原因?呢點我並不認同。暫時最大限度的勇武在於自衛,而非主動出擊。所以當我開始recall番邊part我開始覺得反感係主動投石、放火以及追打警察。

四,還有一個觀點係,「人家俾人開鎗射都出嚟抗爭,唔係唔撐」。

我會覺得呢點係建基於羊群心理。首先在主觀上define左這個行動是抗爭,其次係立論於我們是共同體。但兩者都成立而且相扣連嗎?有很大的爭議空間。

五,在政治解讀上,相信我們會可以有一個較大的共識。

我地都會同意香港的抗爭進入了「真•抗爭」時代。以後的社會運動將會更暴力,而入場費亦更水漲船高。另一邊廂,政府亦會可以預期更為強硬,是否邁向緊我地嘅共同目標(最大公約數應該係真•普選),是一個未知的答案,結論亦可以同時係走向另一邊,真•鐵腕。的確,達到了某個目標,有些行為會被倒果為因地合理化。所以只有時間can tell。

六,最討厭呢種論點,但無疑我有思考過,所以談談。

我信本土是真•本土。但及後投石,襲擊警察的,是真 • 抗爭還是另一邊的真 • 暗黑香港人(社團背景) 我有保留。

的確在場的面容並非一向熟悉的一個群體。口罩是其中一個特徵。另外衣著及行為亦唔符合早前 「反蝗」 的本土派嘅想像。

當然,這個是一個最弱的觀點,無任何論証支持。但我有我的懷疑,因為我們要明白社會本來不會簡單分為藍黃兩個群體。還有一些暗黑的一面。反社會的一面。我傾向相信投石與放火是呢一班人。本土是盾牌。而在網上表態想食魚蛋的是黃絲。

 

備註:呢篇嘢寫在一個複雜心情時,我會用mixed 去形容。或者有人會用和理非非(其實要加埋「唔講粗口」)去理解,甚至覺得你不站在示威一方就是在政權的一方。某種程度,對的,大是大非時好多事都係只有對同錯,無中間。但今次的騷動,我有比以往唔同的睇法。

我唔感覺到可以單單存在好straight forward 的支持和反對。尤其的問題係,在面書表示支持今次行動的人應該思考,如果你身在現場,情況向暴力方向發展,你是仍會參與定還是黯然離開。無疑,這次的行動拉闊了我們對於抗爭的想像,很令人鼓舞。尤其是活在這樣一個political transition 的時代,這樣的行動叫我們還有最後一張牌抵抗極權的來臨,原來雨傘之後仲有希望。但由整個行動的發生到目標,我除了shocked 想唔到其他的回應。從看著直播,我本著我是蛋的一邊的心態,但慢慢發展到疑惑,然後看著零星的人把玻璃樽拋出去,然後又立即 竄 回人群。

我甚至覺得是我的belief system collapse。我有諗過係咪我份人諗得唔夠前,太conservative。我甚至有諗住扮我okay 件事的發展,胡混中發個貼,支持魚蛋,簡單直接,我站在魚蛋的一邊。但最後,我選擇寫番我的疑惑,抱歉,我真係咁諗。我都希望一日到達終點站時,發現這埸運動原來咁具劃時代性時,我會發現我當日睇錯,根本就係蛋同牆的分野,我希望係,我真係希望係咁簡單。但我盡量忠於自己所想,我係咁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