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便明言的真相 ── 石永泰資深大律師

2016/11/28 — 10:35

【文:高麟】

前言:香港電台電視部與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合作,推出<大學問>節目,邀請城中政治、經濟、文化各領域的頂級人馬,包括:杜琪峯、龍應台、石永泰、任志剛、曾鈺成、陳奕迅、李慧詩、曹星如、陳幼堅等,到香港大學開講,著名傳媒及文化人徐緣主持講座。講座並會以電視、電台、及Facebook直播等多種方式,將精彩內容帶給港大以外的觀眾。

第三集的《大學問》於十月十六日開講,請來「敢言大狀」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就法治發表演說。講座翌日,即發生立法會議員宣誓及其後的人大釋法事件。是次講題「香港法治:「不便言明的真相」」恰好呼應當前香港正面對的嚴峻法治挑戰。

以下是當日講座精彩節錄。

徐 — 徐緣(著名文化/傳媒人);石 — 石永泰資深大律師;任 — 任建峰律師 (法政匯思召集人)

廣告

「法治」被政治濫用嗎?

石:回歸前並沒有太多人講法治,但回歸後,很多人談到法治,都傾向將政治和法律分開。這個說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在行使法律時,法庭判案不會考慮你的政治傾向 ─ 法庭不會因為你是「藍絲」或「黃絲」而決定「釘」你或者放你。因此,說法律是 blind to politics 的話,是對的。

廣告

但其實我們一直信奉的「法治精神」─ 內地當日承諾了五十年不變的法治精神、香港的司法制度,其本身已經是一個政治取態。所以我們討論法治的時候,少不免要講到政治。

在香港,由於我們的行政機關認受性較低,政府有時難以用政治理由來解釋其行為。所以,當政府要說服大家接受某項意見時,與其討論意見本身的優劣好壞,很多時候反而會訴諸「法治」。

但政府經常強調自己「依法辦事」,其實是在逃避問題的核心。若人民要挑戰政府舉措的合法性,大可以去申請司法覆核。很多時候,人民其實並不是著眼政府是否違法,而是著眼其政治智慧,看你有沒有道理。

最簡單的例子,就如最近王振民(中聯辦法律部部長)被問到中聯辦有否干預立法會選舉……對此,行政長官說,立法會選舉是依法產生、依法舉行。但問題明明不是問選舉是否依法,而是問選舉是否恰當!這就是「雞同鴨講」了。

香港法治不便明言的真相

石:香港的法治其實非常脆弱,完全建基於觀感,建基於《基本法》第158條 ─ 開宗明義:「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大家知道內地對很多憲法的概念、自由的概念與香港不同,比如說言論自由。技術上、理論上,其實人大常委是可以解釋《基本法》中有關言論自由的條文,解釋為「你有權說任何話,除了在Facebook或者Google上」。很多人說這是杞人憂天,內地有政治智慧,是不會這樣做的,況且內地與香港情況不同......

對,這正是政治智慧的問題。要維繫香港的法治,是完全靠 political goodwill,「善意的政治取態」。王振民教授說過,希望香港能在法治方面成為內地的榜樣。我絕對同意,但問題是我們相信的東西、我們想向內地朋友釋放的訊息,卻因為種種大家眾所周知的理由而無法上達。

徐:最近我接觸不少年輕人,均聽到一種想法,說他們不信香港的法官,覺得法官的中立性存疑。你如何看待這種想法?

石:如果有同學對法官開始失望,其實可能也屬於所謂「輸打贏要」的一類。你會抽出(司法制度中)讓你不忿的部分來看,但你有沒有想過其他人同時在投訴「法官放人」?如果有同學對法官失望,覺得他們打壓、重判,我會希望《大學問》下一場請這些同學上來,跟葛珮帆、屈穎妍,與愛字頭辯論(到底香港法治是如何死去的)。

徐:不相信法官的,其實也不單是學生。曾經有些言論,尤其不相信外籍法官。像是饒戈平、梁愛詩也說過,外藉法官似乎不熟識《基本法》。是不是這樣呢?

任:不如我們看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剛才石永泰提過,《基本法》158條訂明基本法的解釋權在人大常委手中。其實人大常委這個解釋權能去到什麼程度呢?這在香港法院裏是曾經有人訴訟過的,而且上了終審法院,最終首要判詞 (leading judgment) 指出人大常委的釋法權是無限的。那篇判詞是誰寫的呢?是一個由澳洲來的法官,叫Sir Anthony Mason,梅師賢爵士。外籍法官不懂得《基本法》嗎?但這個對中央權力最有利的判決,正正是由一個外來的終審庭非常任法官寫下的。

台下發問:我想問兩位會如何形容公眾對法律制度的信任呢?應該是有絕對的信任,抑或要保持理性的思維呢?

石:你對制度要有信心。制度裏面一定有 a degree of human imperfection,這是內置於制度的。很多人說法治其實是人治,因為最終要看法官怎麼判決。但起碼每一宗官司,你面對一個法官,你會知道what you are going to get。這會好過一些人治、司法腐敗的地方,(結果)完全無法預測。

任:我想要分辨清楚對制度的信任,以及對結果的認同。制度方面,石永泰已經清楚解釋;結果方面,我覺得只要大家不是無理取鬧,而是在合理分析下對某些結果有不同看法,這就不是問題。

寄語年輕世代

徐:在香港現在的時局下,有什麼想寄語年輕人?

石:溝通的技巧是很重要的……多去認識不同背景的朋友,多去了解不同背景的人的想法。

任:同意,無論左、中、右,什麼(立場的)朋友都應該多認識。否則你活在echo chamber裏面,是永遠不會成長的。

--

《大學問》節目一連八講,逢星期三傍晚6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即晚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聽眾亦可於逢星期日晚上八點收聽香港電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重溫《大學問》精彩聲音內容。

《大學問》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thkhallofwisdom/ 可收看Facebook live 部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