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做罪孽支持者

2016/9/3 — 12:21

作者認識位「文界前輩」,說自己喜歡釣魚,原因卻有點奇異。(資料圖片)

作者認識位「文界前輩」,說自己喜歡釣魚,原因卻有點奇異。(資料圖片)

認識位文界前輩,談及日常嗜好,他說喜歡釣魚,不是因愛吃海鮮,而是因為愛看魚兒被勾上後先在水中,然後在自己手中掙扎。聽過他的說話,對他的尊敬頓失。年輕時喜歡釣魚,不是因為喜歡折磨魚兒,只是喜愛有魚獲拿回家煲湯,當中也有向家人友人展示成就的虛榮。

過去二十多年已沒釣魚,看見鐵勾穿在魚兒口中掙扎,實不忍心。或許停止釣魚這行動有點阿Q,因為還嗜海鮮,「君子遠庖廚」的自我解釋欠說服力,但至少不是為了取得那折磨動物的喜悅。不因實在效益,純因為喜歡折磨魚兒才釣魚,這是什麼變態心理?

梁振英一次提及在中環釣魚,特區政府罕有極迅速花巨款建中環釣魚區,環保團體謂維港水質污染,不宜食用,政府匆匆補鑊,謂只要當釣魚是個娛樂活動,釣到後可以不吃。真是罪過。

廣告

想起莎翁《李爾王》中名句:“天神猶如頑童玩蒼蠅,為了嬉戲把我們殺戮”( ‘As flies to wanton boys are we to th' gods. They kill us for their sport.’)。很快香港城市心臟將有個鼓勵折磨、製造罪孽的公眾活動中心。

這變態行動,不也就是香港的當前寫照?

廣告

自以為是神,即使環境不適合群眾反對,也因個人狂妄而堅持。不求實際意義,只求與對方鬥爭,用盡方法把對方折磨從中獲鬥爭快感,由這樣的人領導香港,不難明白香港會走到如斯地步。現實是,梁振英政府上台後,這種心態已成政治運作的慣常模式。香港變樣,只會激發更極端的衝突,什麼時候了建制派由反擊沒實際影響力的反對派,拿點良知不再不作思維的在支持梁政權。口口聲聲說和平理性,偏偏又是製造罪孽的支持者,沒半點批判力和道德上的堅持,卻把份罪孽卻要我們香港人共同承受。

明天一定要投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