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共同行動 最終受苦的是自我

2015/3/31 — 15:21

自出生起,我們就活於制度當中。我們所受的醫療,教育,經濟,政治,城市規劃,等等等等都有制度存在。如果我們關心他者的苦難,必然要正視制度的限制。而往往不公的制度由整個利益權貴結構所壟斷:他們有資源,有暴力,個人要質疑制度,更莫說挑戰不公,幾近不可能。因此,假若我們認真看待苦難,期望改變,就不能繞過制度;要挑戰建制,就需要結連。政治行動之所以重要,之所以被視為自由,在於我們每個人從虛擬的私領域走到公領域,我們連結,從至壯大,繼而有力量,反抗不義政權加諸已身的桎梏。

當我們以為個體湊合匯聚足以反抗霸權,其實漠視了個體與個體間紐帶之脆弱。組織之作用正在於鞏固箇中結連,令個體難被孤立,不致被逐一撃破,維持政治抗爭的基本能量。如果我們放棄組織,忽略連結,則霸權入侵生活的細節,使所謂私領域也淪喪。換句話說,所謂公私界域其實沒那麼條理分明,如果我們不共同行動,最終受苦的總是自我。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