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再欽點的算盤打不響

2016/7/15 — 11:14

特首梁振英與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資料圖片)

特首梁振英與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資料圖片)

明年的特首選舉經已拉開戰幔,稍有政治觸角的人耳聞目睹,都可清楚看到。據說今屆小圈子選舉的遊戲規則可能有所改變,中央不會一錘定音,欽點個別人士,反而會讓一千二百名選委自行決定,而特首候選人的條件,不脫中央接受、有管治能力及社會各界支持。最近因廉署一姐被辭退事件,證實還有一項,就是特首不能有貪腐,受廉署調查。以習近平上台後雷厲風行的反貪腐作風,有關說法不無道理,合乎政治𨗴輯,不然梁振英也就不必急不及待,假手他人,解決鍥而不捨調查UGL事件的廉署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了。

至於特首的候選人,在曾鈺成明示暗示後,加上有關人等近期異常積極出位的言行,不出下列三人:梁振英、林鄭月娥和曾俊華,而第四後備,就是聲言大家不妨「拭目以待」的曾鈺成。至於行情一度看漲的梁錦松,有說因為不想重蹈唐英年的覆轍,除非確定689不會參選,否則只會繼續明哲保身,不肯落場,而無聲無色的葉劉淑儀,相信已經出局。

從種種跡象顯示,直至目前為止,就梁振英的去留問題,中央仍沒有明確表態,只有報導指林鄭月娥和曾俊華奉召到深圳會見京官,被鼓勵和祝福參選。至於曾經聲言年紀老邁不會參選的曾鈺成,何以不斬釘截鐵否認參選?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中共內部可能有人堅持一定要共產黨員當選,延續幾經辛苦建立的「幹部治港」,以確保中共紅色家族和國家官僚資本在港的利益,拒不走回頭路(「商人治港」和「公務員治港」),但梁振英又的確管治無能,不得人心,連建制派也無法團結,必須絕對服從黨的指令的曾鈺成唯有老驥伏櫪,隨時候命了。

廣告

中共改弦更張,其實有跡可尋,因為思維與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決定,基本上同出一轍,分別只是後者由選委篩選後,再由全港選民黃袍加身,認受性更高。另一個更實際原因,就是要攏絡被689分裂的建制派,一定程度的讓權,可增加他們參與選舉的誘因,有利提高日後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以便有效落實所謂行政主導,改變目前完全無法管治的局面。

可是,中共的如意算盤卻未必打得響,因為即使不計和不理公民社會的反彈,身為既得利益者的資產階級,因着近年中港經濟環境的急劇惡化,通過政治權力操控以攫取經濟利益和社會資源的動力也大不如前。香港已經形同雞肋,按照成本收益定律,雖然政治免費午餐不再,但全身投入政治亦會所得無幾,又何來動力大灑金錢,在幕後運籌帷幄,左右大局?

廣告

四年前的唐梁之爭,有說是傳统地產霸權與紅色資本及二、三線地產霸權聯盟的對壘。如今中國經濟滑落,以為可在大陸發圍的二、三綫地產霸權幾乎全軍覆沒,回流香港,地産也再無巨利可圖。至於紅色資本,除了超級如馬雲之一小撮習系人馬外,聲勢亦不復從前,政治能量相應遞減。傳統地產霸權方面,李嘉誠擺明撤資,君子不立危城之下。郭氏兄弟分家又有人入獄,輝煌不再,現時更可能後悔沒有效法人家分散投資海外,自顧不暇,政治上還能有什麼作為?鄭裕彤生猶如死,其子志大才疏,當年率先投機撐梁,實際得益卻不及守株待兔的四叔,如今靠攏習系的恒大買政治保險,政治姿態早已轉趨沉靜。餘下的四叔,當年受過被騙支持李福善參選特首的教訓,一直都是執死雞圖利,沒有大志,難寄厚望。

一句話,以傳統地產霸權為核心的資產階級全無統治意志,名副其實是政治無能的潦倒布爾喬亞(Lumpen Bourgeois),又何能有所作為?主子如是,其政治代理人只會更加不堪,冀望他們當家作主,選出經理香港的掌舵人,不是椽木求魚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