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卑不亢,誓不低頭

2015/4/28 — 6:04

【文:思徘】

在添馬政府總部還未竣工的某一年,香港會考的英文閱讀卷中,有一番戲言。內容大概是這樣的:「政府說添馬的總部不會限制公眾進入,這是謊話。下亞厘畢道的政府總部本來也是公共用地,現在卻被圍欄圍着。」

那時埋首於操練歷屆試題的我,只是一笑置之。沒想到,號稱「門常開」的總部落成後不久,灰色的圍欄冷傲地隔開人民和當權者。

廣告

時代的重擔落在孩子的身上。當那一張張稚氣的臉翻越高不可攀的圍欄,衝進那名為「公民廣場」的空地,警察的胡椒噴霧漫天亂舞,一個又一個學生被壓倒在地上,頭破血流的照片在網絡上瘋傳。

然後是一個難眠的夜。

廣告

我們穿上雨衣,戴上眼罩和口罩。身軀雖然疲乏,卻不能入睡。全副裝備的警察不時換崗;我們在馬路上時刻戒備。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把警察視為敵人。我們對峙於鐵馬組成的戰線,公權力的不同詮釋使大家各不相讓。

這幾年來,政府的政策傾斜,官商勾結變得明顯,對公民權利的打壓越見嚴重。官方喉舌總愛用糖衣包裹着一顆又一顆的毒藥。每天聽着謊話和歪理,學院裏備受尊敬的教授被說成妖魔,學術自由的堡壘被說成反對派培養勢力的基地,捍衛自由和人權的莘莘學子被說成廢青,連保鮮紙也搖身一變成為衝擊的武器,人們彷彿置身於小說《1984》的世界中。

我們聲嘶力竭地爭取我們本應生而擁有的權利,卻被抹黑為反中亂港、受外國勢力操控。當權者奸佞地把民主和政治亂局混為一談,將爭取民主和發展經濟置於對立面,一再拖延香港脫離殖民地後的政制發展,把政治權利當作政權的施捨,使人誤以為民主是恩惠。好像我們得到一張選票後,還要卑躬屈膝地叩謝皇恩的浩蕩。

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沒有人民授權的權力根本沒有合法性和正當性。當權者挾着不知從哪裡來的權力,用催淚彈徹底粉碎我們對政改的希望,用警棍砸爛我們對前景的憧憬。

我們一直堅信自己擁有的自由和權利,只是基本法上的隻言片語;讀了一個學期的刑事訴訟程序淪為空談。

面對着持槍的政權機器,我們手無寸鐵,卻又不卑不亢地站起來。

當權者用武力一手摧毀我城的核心價值。我們憑藉眾人的力量,一點一點地建設我們的烏托邦。

一夜之間,被催淚彈打得滿目瘡痍的城市又活了過來。

全副裝備的人們在交替、接力,彼此縱然不認識,但眼神交接時總有種戰友的默契。

我一直以為,重奪公共空間只是書本和理論上的想像。我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們會為灰黑的建築物披上彩衣,我們會在馬路上自修溫習、談論政治哲學、辯論各種議題。學者用簡單的工具講課,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坐在馬路上聆聽。

我們把心中最真摯的訴求赤裸裸地寫在牆上,寫在地上,掛在山上。當權者心虛又焦急地要鏟走一切,卻刪除不了大家的記憶。

催淚彈和胡椒噴霧籠罩着我城,雨傘卻撐起一片澄空。

面對無恥的政權,定必保持警惕,堅守信念,誓不低頭。

 

 

作者簡介:90後揚眉女子,自言為「一個不怎麼勇敢的大學生」。第一次露宿街頭,為的不是追韓星買乜phone,而是穿上雨衣、戴上眼罩留守金鐘,為堅信的自由和權利而不卑不亢地站起來。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