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10/11 - 15:04

不只是吳同學、中大和中大校長的事

段崇智,圖片來源:中文大學

段崇智,圖片來源:中文大學

1. 不只是吳同學一個人的事:受警察暴力、性暴力、語言暴力和更嚴重的罪行攻擊、被警察無法無天的行為殘害的香港人,自六月以來,成千上萬。年輕人、學生、街坊、示威者、老人家、孕婦,不計其數,都深受警察濫權濫暴的嚴重傷害。我們必須正視,有千千萬萬的受害者。

2. 這是沒有現行機制可懲處的邪惡:吳同學揭露警察暴行後,香港警察竟荒謬地說她應向投訴警察課投訴。香港人對警察已完全無信任可言,視他們為黑社會般欺凌市民的惡霸,怎可能相信警察「自己查自己」,可查出公道?而警察的濫權,包括用盡一切方法消滅追究的可能,蒙面、沒號碼,在沒閉路電視的環境中施暴等。即使通過監警會和告上法庭,許多面對警察暴行的人還是有冤無路訴。警察在赤裸裸地服務不民主的政權,沒有民主,市民根本無從真正制衡他們的濫權。

3. 不只是中大和校園的事:吳同學被侵犯的,是很基本的人權,應該為她發聲的,不應只是校園內的人和她的老師,而是整個香港公民社會。一個社會如不共同捍衛這樣基本的人權,就是合理化了政權對個人尊嚴的肆意踐踏。而我們要保護的,也不只是吳同學,而是所有被警察和政權肆意欺凌的市民。說到底,默許警察暴行的,就是當權者,它們如此對待異議者,就是為了消滅異議的聲音。

廣告

4. 不只是校長的責任:警察濫暴,是有良知和對公義有追求的人,皆應譴責的。即使吳同學和中大人只是向中大校長施壓,要他譴責警暴,但這責任和壓力,更應施加在所有「社會賢達」身上,這不只是中大的事,是香港的事,所有在香港社會「有地位」的人,都理應有責任,跟中大校長一樣,清晰地譴責警察濫權濫暴。這是很基本的、對良知的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