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9/29 - 23:26

不只是「黑警」,是為極權消滅異己的走狗

9 月 29 日在銅鑼灣警方清場行動期間,一名防暴警察故意向在場採訪記者施放胡椒噴霧。攝:Nasha Chan

9 月 29 日在銅鑼灣警方清場行動期間,一名防暴警察故意向在場採訪記者施放胡椒噴霧。攝:Nasha Chan

之前市民將已成過街老鼠的香港警察喚作「黑警」,指向的是他們會跟黑社會合作、縱容黑社會,也指向他們如黑道中人般,行事時就像「爛仔」,對市民蝦蝦霸霸,而且也容易失控。但畢竟,黑道中人的行為,是為了謀財,為的是私利而作奸犯科。警察跟黑道不同,他們拿著大殺傷力、由納稅人付款的武器和武裝,為政權鎮壓和傷害市民,執行的是更污穢的政治任務,像機器一般去為政權去作滅聲的任務。這不僅是「黑」,是執行邪惡任務的走狗,只聽任威權政府差遣。當然,他們也是求財,但作惡的程度遠超黑社會,因他們掌握公權力,作破壞的規模大,且傷害的是追求正義理想的市民,比黑社會邪惡得太多。

市民犯什麼法都好,執法者只有權拘捕嫌疑人,經過審訊後,即使訂罪,市民要受的懲罰,警察也無權執行。這班為政權服務的走狗,現今為了為政權滅聲,無所不用其極,早就超越了執法者應做的工作,只淪為針對爭取民主的公民的打壓機器,在街頭用武器對付抗爭者,除了拘捕之外,肆意暴虐對待政權的異議者,不只不跟警例做事和犯法,還視市民的基本人權如無物。近日,他們甚至視記者、救護員、社工、守護孩子的老人和街坊為敵人,粗暴地用手上的武器對待和呼喝他們。這班為政權服務的走狗,還特別針對年青人和女性,對他們施以私刑和性暴力,難怪人們開始將他們比喻為「皇軍」和法西斯政權裡的軍人與秘密警察。

至9月11日,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民調數據已顯示,近50%香港市民對警察的信件度是0分,相信到了今天,給0分的,將會超過50%了。當然,絕大部份的市民,不僅不信任他們,而是對他們絕對痛恨,這一點,近日在各區街上見過市民如何群起怒斥警察的話,一定非常難忘,那樣團結一致的怒意和憎恨,在世上也非常見的,而「終生不原諒警察」之說,極度普及,市民提出解散警隊的呼聲,也愈來愈成為主流。經過今天,警察的種種暴行,不僅百份百展現他們只是為政權打壓異己的走狗本質,也顯示了,他們執行這政治任務時,是完全無底線的。是時候不再驚訝「黑警竟可這樣做」了,為了替政權滅聲,他們什麼規章和理性都不會依從,只會用盡武力,將所有人往死裡打,除非你撐政權,否則你就是這群走狗要消滅的對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