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只港獨,追求真雙普選也會激嬲共產黨

2019/9/23 — 16:42

反送中運動形成的「五大訴求」有「實行雙普選」一項,中秋節晚上的直幡則這樣寫:「實行真雙普選」。為甚麼有真雙普選,因為有北京 2014 年推銷的「假雙普選」。那個普選是全民投票,但北京有權篩選候選人。

2014 年雨傘革命爆發,就因為中共把這個計劃講明白,而香港人不能接受。後來不少親北京人士也進一步說明,他們要確定結果不會選出一個與北京對抗的特首。香港人普遍的「真普選」定義是「北京無權干預的全民普選」。這選舉有可能選出對抗北京的特首,但如果這是人民支持的結果,那就是民主。

當然我們會認同,選舉就應該是這樣,否則就不公正了。但在政治現實下,我們實行這種普選,就是先否決了北京自認具足的「香港干預權」。「香港干預權」,即北京對香港的主權。所以 2014 年的百萬人上街佔領,就算大部份人都認為自己是爭取真普選,而非港獨。但在北京看來,香港人希望透過剝奪中國的干預權(主權),成立只忠於香港人的香港政府,那這場運動又怎會不是革命?

廣告

關鍵是北京干預權的存廢

在 2014 年之前,若香港人的民主訴求只是模糊的支持民主,也許當時的北京政府還是可以容忍;但到了 2014 年香港人確定地否決了北京版本普選,而提出「真普選」的理念,已經等於挑戰北京單一主權。雖然當年大多數打著真普選、普選名義的團體,其實都承認中國擁有香港主權,但這只是口頭上的宣稱,在行動上,真普選的要求就是無視中國主權。

廣告

因此一個愛中國的香港民主主義者,是自相矛盾的。到了真理時刻,就只能任擇其一。要不順從北京的主權,因而香港的民主就不是真的;要不就爭取真民主,但因而否定北京的干預權,進而與變成憲獨者,通過修改憲制而達致獨立。

2014 年的香港人,其實已經大致完成「激嬲共產黨」的大業,這遠早於 2015-16 年港獨主張開始浮上水面。在梁振英高調炮打《香港民族論》之前,北京和香港的關係已經破裂。破裂亦並不是因為佔領,最核心的問題是,香港人要真普選,要一個北京不能干預的選舉,涉及主權,而不是撞爛玻璃之類小問題。

民主 = 民族 = 主權

近年這些問題已經慢慢獲得釐清。大家都開始了解,民主和主權是無法分割的雙生兒。「真民主」觀念慢慢成形,是因為北京近年對香港各界的干預越來越強,「真民主」濃縮了香港人長期追求民主自由這些「現代性」的希望,更寄托了香港人對外來和異質干預的反感。香港人越來越追求民主,與中國的干預越來越明顯,兩個現象是並行並進,互為表裡。香港民主人士追求理念,內心不免視普選為防火牆。一旦得到防火牆,香港人就可以名正言順武裝起自己,阻止北京滲透,阻止香港「中國化」。

民主聽來普世,但落實下來就是地域性、非普世的。香港的「真普選」一旦落實,就會劃分出「香港人」和「非香港人」,香港就完成了與中國的憲政分離,因此一切剩餘權力都會蒸餾成新的香港主權。結果就是,民主會產生主權,民主會帶來獨立。

若你說這些好敏感,可以再降格為「香港人要自由」,正如對抗爭的幾個月,有「自由之夏」這個優雅的統稱。但「自由」是甚麼呢?在我們的定義下,就是沒有北京的干預和控制,就與「自由」近矣。所以說到底,不論是民主還是自由,我們在追求的都是一個不受北京干預的人生和政體。那民主怎會是人畜無害?相反,民主好危險!民主不是令人人都會開心的雪糕車,民主會帶來戰爭,「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

要符合《基本法》就很難得到真民主 

最近《人民日報》刊出一篇香港評論〈香港:何為民主的真正意義?〉,說「香港的民主政治發展,必須符合香港政治地位」,所謂香港的政治地位,就是上述說的「北京擁有當然干預權的香港體制」,但如果隨時受到「外國勢力」干預的,又算甚麼民主呢?該篇評論說,實行雙普選是為反對派「奪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權鋪平道路」。

大多數香港人都會說,北京又在抹黑香港的民主運動。但其實民主運動不就是人民要「奪取最高統治權」嗎?不否定黨國干預權,又怎會是真民主運動?如果我們爭取的東西,最後都是北京有否定權,例如將來他們 DQ 一個民選的本土主義特首,我們當然亦不會說這是真民主,最多只是「有中國/一國兩制特色的民主」,而不是我們心目中「國際、普遍性」的主權國民主。要顧及中國國情和干預權的香港普選,即符合《基本法》的普選,對我們來說恰恰就是消解了民主的地域性及自為性(for itself),因而是「假普選」。

香港民主問題的糾結之處,的確就是誰擁有「最高統治權」的問題,是北京,還是香港人民?如果承認北京的主權,香港怎會有真民主;如果我們實行真民主,我們又怎可能繼承尊奉北京的主權?畢竟北京是實權者,要不斷干預你來確立主權,北京不是像英女王那樣的虛君。

這個矛盾很恐怖,而且真的是窄門。但當我們直面自己的民主訴求,就會明白這個訴求並不真的溫柔恭儉讓,也沒有真民主可以不通過主權獨立、民族建構而立。那是新主權對舊主權的挑戰,民主與獨立一樣,會引來迫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