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單是上天的恩賜,也因為民主而合理的國家制度

2017/1/31 — 13:52

圖為快樂指數非常高的挪威城市貝根。( 圖:Smtunli @ wikipedia )

圖為快樂指數非常高的挪威城市貝根。( 圖:Smtunli @ wikipedia )

挪威人自己不用石油,差不多所有國內能源都來自再生能源。石油這一種能夠產生鉅額回報的資源,便被轉化成為全民共享的財富。石油收益也沒有成為官二代、富二代、官僚資本、及所謂「石油幫」這一類利益板塊口袋裏的財富。挪威的能源基金,主要是用來支付國民的退休金,基本上人人有份的。好好保重身體,均衡地生活,在工作及閑暇之間取得平衡,多點花時間享受戶外,多點亨受家庭生活,多點發展自己的興趣,讓自己活到退休便可以了。

能夠這樣做,有很多因素。一方面是先天的優勢。有人說挪威只是北歐幾個小國家中的一員,但因為只有五百萬人口,可以說是地大物博了。農産品、林木、海產、礦產,這一類天然資源,基本上可以說是長取長有。漫長的海岸線及冰川地形,也提供了十分豐富的旅遊資源及海洋海岸資源。有人認為,這一些,香港和中國大陸只有羡慕的份兒。是真的嗎?中國不也是說自己地大物博嗎?今天的小學教科書,仍然是這麼說的。

當然,除了自然天賦的環境之外,更重要的是國家有一個合理的體制及持續有效的政策。長期以來,挪威政府當然也重視發展經濟及善用國家資源,但更重視的是國民質素的提升,對個人的尊重,對公平價值的重視,以「善待每一人」這種人本價值作為政府的處事原則。看看挪威的監獄及如何對待罪犯便大致可以理解了。

廣告

挪威人重視生活質素,政府也重視國民的生活質素,重視國民的自由選擇。所以工時短、福利高、保障大,但它們的生產力一點都不比歐洲其他國家遜色。

當香港政府某些香港人天天高唱香港已經連續20多年在傳統基金會的自由經濟排名第一,我們參與同喜的時候,是否也忘記了一些什麼?香港人也會因為在什麼競爭力報告排名頭三名而沾沾自喜,也會因為在全國城市競爭力排行跌在深圳之後,而感到不安。但我們是否應該多想想,香港今天仍然在各種驕人的數據及國際排名表面下,最大的得益者是一般市民,還是那些富可敵國的財團及上層社會的大亨?這些表面輝煌的數據背後,又可能意味著大家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廣告

樣樣的排名都那麼高,又有什麼用?對小市民,對長者又什麼意義?我們還不是要對每月發放$3000左右的退休金問題爭論了幾十年,仍然要以資源不足這樣荒謬的理由來否定掉嗎?你以為香港統計上的國民收入真的很高嗎?有沒有看過財富及收入的分布差距有多大?也不要忘記,那些財團、大亨、國企負責人,他們又可以透過家族成員及其子公司,在那個只有不足1200名額的選舉特首的委員會中,擁有比所有其他人多出很多倍的話語權、發言權、及對制度的決定權。

香港有不少人用了近一半的家庭收入來供樓或付房租,卻取笑挪威人把一半的收入交了稅。房租、供樓用去了不少香港家庭四成至一半的收入,但錢是進了那些人的口袋?你得到的是什麼?是安居?還是樓價上升從而自己也在這個遊戲中撈一筆的美好盼望?

挪威人把超過一半的收入納了稅。有人說,真可憐!有人說,你們願意為一半的收入變成稅款嗎?有人說,這會養懶人,造成依賴文化。又有人附和說,這會挫敗人的主動性及積極性。提出這種說法的,請先去北歐看一看,不要想當然,不要人講你又講。挪威人確實把家庭收入的一半交了稅,但你們知不知道,他們現在面對的最主要房屋問題,是很多家庭仍然未有一個正式家居以外的Summer Cottage? 他們的年輕人投放時間在自己身上,努力學習,從來不用擔心會孭上巨額學債,沒有必要從事多份兼職;他們把一半收入納了稅,令他們憂慮的,不是個人銀行簿累積不到足夠的錢來養老,怕老來過唔到世,而是如何可以不被那帶來強烈競賽意識的所謂全球化過程,來削弱他們自己國民的生活水平、降低他們閑暇生活的質素。

有一些條件,香港是無法跟挪威比較的,這一點難以否認。但很久很久以前,挪威那片地方,也只是維京人逃避歐洲中土神權、政權及戰爭,尋求獨立生活的一片荒原,挪威也曾經是瑞典王朝的殖民地,受盡各種欺凌與剝削。今天的一切,是整個國家、政府、人民,長期堅持的信念、堅守的價值,千辛萬苦建立起來的制度,也堅決捍衛其制度才可以達致的。當在這一片嚴寒的大地發掘出鉅大的石油蘊藏之後,為什麼收益不會成為富二代、官二代、官僚資本、石油幫那些人口袋裏的私人財富?原因還是因為制度。娜威當然也面對一些問題,包括近年冒起,影響力在擴大的極右思潮。但整體而言,他們沒有因為富裕而去到盡,沒有把 shopping 與無節制的消費主導著生活,也沒有容讓無節制的、炫耀性的發展改變其固有價值。也沒有因為西方的保守主義思潮及近年因為國際原油價格的下跌而改變其一貫堅持的,與人民共享國家財富及推動社會公平公義的社會政策。

今天我們選特首,還有人夠膽說不支持某人就是等於不支持黨中央的時候,香港人注定要把一半的收入用在住屋上,但仍然不會得到安全感、得不到合理的生活質素、也不會得到足夠退休保障。

強國宰制了香港的這個制度,希望可以萬古長存,難以合理地發展。強國自己的制度,也只會繼續令個別人士以貧窮的理由,逃票闖虎穴,送了命也得不到同情。在這樣的制度下佔盡好處的那些人,也只會千方百計,往包括挪威在內的這些樂土跑。最荒謬最好笑的,是很多毫無選擇下被困在這個籠子裏的人,甘心情願繼續被政權的宣傳洗腦誤導,為這個政權及其得益者的胡作非為鳴鑼敲鼓,讓他們繼續可以在這個制度下佔盡好處,為他們自己及家人跑往樂土儲備條件。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