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妨陪林鄭做幾場戲

2019/9/28 — 20:17

9 月 26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於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公眾對話會。(政府新聞處圖片)

9 月 26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於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公眾對話會。(政府新聞處圖片)

林鄭的社區對話根本是整色整水,市民和林鄭自說自話而已,只提供機會給建制藍絲去轉移視線歌功頌德。為安排對話,搞得草木皆兵,浪費公帑,既擾民又無實際作用,因此,也有網友主張杯葛,不要給她機會做戲。

不過看完第一場錄影,我倒覺得陪她做幾場戲也無妨,公開場合,她不怕面懵,盡管來接受市民當面批判喝斥,看看她有多大能耐可以忍下去。其次,只要和理非稍微動點腦筋,也可以逼她就一些關鍵問題作出交代。

第一場對話的安排,是出席者分三組,每個環節每組各抽兩位發言,最後才由林鄭回答。發言的和理非市民,都有備而來,準備了發言稿,各人用足三分鐘,闡述自己的觀點。那些觀點都理直氣壯,有人還不客氣直斥其非。林鄭雖然尷尬,但鑑於公開場合,只好硬忍,以她好打得不認輸的性格,這樣當面受斥固然很難吞下去,但她造孽她承受,怪不得市民。

廣告

可是會場安排本身有預謀,一次抽六人,每人講三分鐘,根本沒有重心,到第六位講完,前面第一位講了什麼,沒有人會記得。如此安排的目的,當然是有利於林鄭回應,她很容易避重就輕,挑她自己願意及容易回應的題目來談,藉此迴避要害問題。如果每次抽一人,市民不談個人感想,只問問題,林鄭就不容易迴避。

但規矩是她訂,市民又沒辦法不遵從,因此,既要出席對話,就要研究一下對話的策略。

廣告

筆者認為,和理非應該研究一下,有哪些問題是關鍵性的、不容林鄭迴避的。

比如說,警察不戴編號,不出示委任證,她認為是否合理?是否符合現行法規?筆者相信她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她不能說警服上沒有地方可以印編號這種混帳話。又比如說,問她有沒有看到警察無差別進車廂暴打市民的視頻?她認為警察是否違法?如果違法,她有沒有下令警方高層嚴令禁止?又比如說,市民懷疑警方與黑社會勾結,製造白色恐怖,她有沒有就事件責成警方內部調查?如果沒有,為什麼不責成內部調查並公布調查結果?她是否認為警黑勾結是鎮壓示威的必要?— 如此等等。

所有視頻都清楚直接展示了現場的情況,不需要經過什麼監警會去調查,一個三歲小孩子都看得明白。作為特區行政長官,警察是她的下屬,她是為下屬護短,還是維護公義,只要被迫直接回答,就能暴露她的真面目。

特區行政長官不能靠自己了解的事實真相去約束自己的下屬,要等到監警會調查,再發還警察投訴科研究,再等律政司斟酌,然後才能管理自己的警察,這是天大笑話。

如果六位發言者各提各的問題,林鄭便可輕易耍滑頭,迴避重點,選擇性回答,但如六位發言者都問同一個問題(假定六位都是和理非),而且簡單集中,她就沒辦法避重就輕。因此,如第一位提出警員編號問題,問她取消編號是不是方便警察暴打市民而不受追究,其餘的五位一定要盯緊同一個問題,不要講太多話,就是窮追不捨逼她回答。

因為林鄭回答時第一輪發言已結束了,她如迴避,第二輪要繼續窮追不捨,她在回答時有什麼狡辯,第二輪第三輪也要繼續逼問。但要集中在第一個問題,直至她有了回應,再去第二個問題。

這樣的對話才會有我們期望的效果。

當然,所有發言者無法事先協調,但只要第一位提出警員編號問題,跟著的發言者都盯緊同一個問題,直至逼她說出自己的答案。

發言者發表自己的看法雖然有批判作用,但他們說的都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除非有堅實的新證據揭發出來,否則作用並不是太大。反而逼林鄭回答關鍵性問題,她躲閃就證明了假對話,她據實回答又暴露她的真面目。

如果她自始至終都厚臉皮耍賴,那眾人就可以起哄柴台,集體退場以示抗議,讓她自己和三兩隻建制小貓去對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