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學無術的梁振英及其所謂智囊

2015/9/3 — 11:18

人大8.31決定一周年,民間反對派全無任何活動,反而建制派和傳統左派卻積極倒梁,反映2017年「普選」落空後的香港,又原地踏步,回歸到小圈子選舉的政治,前景黯淡,陷入死局。

代表傳統地產霸權利益的自由黨不斷向梁振英挑機,主席鍾國斌更明言不支持689連任,結果惹來一場有關「積極不干預主義」和梁振英所謂「適度有為」的偽議題無聊爭辯,大家都自說自話,不着邊際,簡直不知所云。

眾所周知,夏鼎基提出的「積極不干預主義」,是1967年暴動後港英政權在工黨出身的麥理浩履新後,為要爭取廣大市民的認同,有效管治香港,不得不改弦易轍,放棄戰後前途未卜不作長遠打算無所作為的「自由放任」政策,大力推動社會改革,在房屋、教育、醫療、社會福利各個政策上都有所作為,為香港的社會經濟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廣告

不過,夏鼎基畢竟是自由經濟的信徒,在財政政策上支持麥理浩政權政策介入經濟發展之同時,卻不會扼殺市場經濟發展的力量,可說是名副其實的「適度有為」。不學無術的梁振英及其所謂智囊,竟然以「適度有為」去反對「積極不干預主義」,根本就是一個天大笑話。

他又以取締雙非孕婦來港產子、限奶令和反水貨活動一些只屬施政責任的政府行為當作所謂「適度有為」政策向自己臉上貼金,除了厚顏無恥之外,根本就是愚昧無知,完全不知道和不明白「自由放任」也好,「積極不干預」以至「適度有為」亦罷,說的應該只是政府的經濟政策和財政政策(香港實行聯繫滙率和貨幣局制度,利率必須跟美元走,政府沒有貨幣政策,除非取消聯繫滙率)對經濟發展的影響,而非政府是否應該有所作為。如果政府什麼也不做,還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嗎?

廣告

不過,梁振英除了接受香港被中央的「十二五規劃」規劃發展外,又有何經濟政策主張?至於財政政策,囿於《基本法》第107條所限,除了做守財奴和在有盈餘時重新分配社會財富外,財政司根本也是無所作為。

自七十年代以來,「自由經濟」和「積極不干預主義」的爭辯從未止息,但45年來的社會經濟變化,由政府資助和私營化的法定獨立公有機構如貿易發展局、機管局、港鐵、市建局、房協和房委會等,已形同大陸的官僚國企,早已蛻化成為獨立王國,不但不受監控,還在實體經濟上變成巨無霸,出現排擠作用(Crowding-out Effect),扼殺了中小私營企業的生存空間;後者同時備受官商勾結的地產霸權榨壓和雙重剝削,正是當今本土營商環境日益惡劣和經濟萎縮不振的根本原因。

要談「積極不干預主義」和「自由經濟」,真的適度有為,就應該集中這個焦點討論,反思和修訂政府的過時政策,例如目下受Uber顛覆之的士發牌政策,而不是抽空爭辯經濟哲學。可見梁振英與自由黨都是一丘之貉,純屬廢噏。

除了一小撮借機上位的土共外,根正苗紅的傳統左派從來都不接受政治投機的梁振英。3年前的唐梁之爭出現流選危機,以葉國華為核心的傳統左派不但踢爆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份,更策動染紅的港大學生會就黑金政治飯局倒梁;曾鈺成亦企圖赤膊上陣,挑戰中聯辦力捧的梁振英。

如今689為求自保和企圖連任,不惜使計去除在傳統左派內部「德高望重」的曾德成,因而激化矛盾,令後者提前發難,在下屆特首的議題上大做文章,興風作浪,企圖封殺形勢空前孤立的梁振英。

這邊廂,行將卸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積極籌組智庫,聲言支持有志者參選,擺明造王挑機,不讓近期突轉低調的董建華專美;那邊廂,土共元老吳康民更推翻前言,點名曾俊華為下屆特首最佳人選,重新支持「公務員治港」。

須知道,「公務員治港」一旦復辟,無疑是中共治港政策一大轉變,意味中聯辦在港生根的政治力量和天朝主義的強世功之流主張的「幹部治港」在實踐上徹底失敗,不得不改弦更張,重走舊路,用相對「政治中立」的公務員管治,企圖調和8.31決定後激化的社會政治矛盾。

然而,脫胎自白皮書的8.31決定一日不撤銷,任何表面政權的更替,都是換湯不換藥,極其量只能治標於一時,決不能對症下藥,根治社會深層次矛盾。在本土主義和港人命運自決意識崛起的今天,香港一日不落實真普選,還政於民,實現名實相符的「港人治港」,政治紛爭決不會因一時之沉寂而消退,而只會不斷升溫,永無休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