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容我們拉布 卻容忍政府拉數十年的布?

2015/4/14 — 11:34

《預算案》將再次交上立法會,今次曾俊華大派特派,犒賞三軍,籠絡民心,似乎要拉布阻止(或拖延)《預算案》通過,就是阻住人家拿錢云云。先不論《預算案》所謂派錢,是給有錢人的多,勞苦大眾只是餅碎,但以一個只會視《預算案》是派錢時節以得民心,而拒絕作出長遠而逼切的政策改變,民主派同道就應該強烈反對。

在我們撰寫修訂案期間,我腦海不斷想起吳亮星強暴立法會那一幕,那一晚,民主派都衝出去抗議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通過新界東北前期撥款,那一晚,以及九‧二八那一晚,他們都答應過群眾會在立法會裡面展開「全面不合作運動」。今次大家應當嚴正監察代議士有否兌現當初承諾,還是已經事過境遷,民主派與外面的干諾道一樣回復正常,像過去一樣,做口頭反對派,反對《預算案》,卻又不思考如何阻止《預算案》通過。

基於我們立法會選舉制度的缺憾,有功能組別存在,民主派並不能透過否決《預算案》作籌碼來要求修訂,我們目前唯一的法子,只有用消極的拉布來拖延(因為會剪布)《預算案》通過,以讓大家能夠有時間空間了解《預算案》如何不公,如何不濟。很可惜,過去民主派一直礙於「阻人收錢」、「斷水斷糧」的指控,一直不敢在《預算案》拉布,口裡說不,身體誠實,等曾鈺成剪布了,他們投反對票了,就繼續做他們的好議員。

廣告

長毛過去幾年拉布,我們一眾社民連嘔心瀝血,準備資料,就是希望以時間換空間,透過拉布的爭議,引起大家對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結果,十多年未見起色的全民退休保障,經數次拉布後,不但政府要找周永新做研究報告,被周永新過了一棟,報告支持了全民方案,更因為壓力緣故,首先撥出500億來;雖然那500億不一定就是全民退休保障,但要不是拉布,500億根本就不會拿出來,因為這個議題完全得不到關注,沒民氣,沒改革。你要前進麼?你就要付出代價,你就要積極行動,縱使不能否決《預算案》,也要利用這個時間凝聚民意,向特區政府施壓。

交付超過3000條修訂案的時候,我見到曾鈺成寫給立法會秘書處的一副墨寶;我理解,立法會秘書處同事受壓,他們都希望可以早放工,但我也希望他們知道,更希望大家知道,全民退休保障和標準工時這塊布,也實在拉太久太久了,30多年的討論,我們有近30萬貧窮長者,有過百萬捱更抵夜的打工仔做10多小時而沒有補水補假,我們還要等待嗎?你不容忍我們拉布,你卻容忍政府拉數十年的布?我們還可以安坐朝堂之上,默許《預算案》一次又一次通過嗎?過多自由行和深圳居民來港購物,滋擾我們生活,我們要抗議要反抗是急切;但你問我,我會認為改善數以十萬計的老人家和數以百萬計的打工仔每天的生活,更加重要更加逼切,這是我們香港人實實在在的苦況,不只有上水屯門元朗,而是港九新界所有港人共同面對的困苦。是啊,相信我,會剪布的,但因為會剪布就甚麼都不要做,其實與我們知道會清場而自行撤退有甚麼分別?

廣告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盡自己能力,這是應當的;我明白,拉布會阻礙了派錢,但不會令那些錢消失,而我很清楚地告訴你,特區政府最少有三種辦法可以發錢給你,然而梁振英不會這樣做,他要你們作為政治工具,反對我們拉布,反對我們為你們爭取應得的權利。要是這樣,只要大家倒過來,質問梁振英,為甚麼你不兌現選舉承諾,制止拉布,其實事情自然會明明白白。我們不是要脅持長者去威逼政府,我們是用我們有限的能力,去剪掉政府拉了多年的布。把握機會,盡力抗爭,當別人不明白的時候,就努力慢慢解說,這才是民主派應當做的事,我將會拭目以待,看看民主派議員會否兌現承諾發動「全面不合作運動」對抗梁振英政府,還是會乖乖與政府合作,幫政府建制派湊人數開會,坐著不發言等投票,要是這樣,跟保皇黨的分別在哪裡呢?雨傘運動過後的民主派,又改進過甚麼呢?

長毛將近花甲,還要工作至深夜,不斷堅持,我們其他人還有偷懶的藉口嗎?低下頭,奮力前進,去為那些勞苦半生的老人家盡點力量,說句公道說話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