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希望警察濫權成風土病

2019/6/23 — 9:15

前警務處處長、全國政協委員曾偉雄(港台截圖)

前警務處處長、全國政協委員曾偉雄(港台截圖)

有甚麼比警隊前一哥曾偉雄出席「世界公民獎勵計劃頒獎禮」時,替濫用暴力的執法人員狡辯更諷刺?

當世界公民的條件,可能是見義勇為,可能是匡扶弱小,不容易達成無可爭議的共識,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助紂為虐。國際特赦組織日前發表研究報告,指香港警方在 6 月 12 日對大致和平的示威者使用不必要、且過分的武力 — 包括向示威者頭部發橡膠子彈、向被困的示威者發放多枚催淚彈、針對記者使用激進的戰術 — 有違國際法及國際人權標準。傳媒有大量報道,社交媒體上亦很容易看到從第一身角度出發的片段,引證警方濫用暴力,置市民生命安全於不顧。偏偏曾偉雄見記者時表示,6.12 警民衝突中,警方只是履行職責,在武力使用方面亦相當克制、屬於被動而非主動,與公眾的理解有很大出入。

曾偉雄又希望大家可以冷靜轉換位置思考,如果作爲警察面對當時情況應該如何處理,是選擇履行職責抵禦攻擊,還是選擇逃避。這種偽對立的選擇,是一種語言陷阱,或者他過往做警察盤問疑犯時已用慣用熟。由於一般人都要求警察盡忠職守,迎難而上,不會在重要關頭跑了去,曾偉雄便利用這種群眾心理,不必要地把選項限定為盡忠或擅離職守,二擇其一,前者更暗藏履行職責便要粗暴鎮壓示威者的不當預設。由於多數人不會揀警察逃跑,一旦警覺不到當中詭計,在非此即彼的意識驅使下,便很容易接受他的第一個選項「履行職責抵禦攻擊」。

廣告

這等於設一個氹畀人踩,觀眾/讀者一旦接受他的不當設定,注意力就會由「使用武力的正當性」移向「職責」,情感和理智上,便有機會變得多一點諒解警方。但事實上,沒有人怪責警方出勤,守住自己崗位,甚至有非建制派的巿民呼籲同路人嘗試了解前線警員的難處,避免把立場較溫和的警務人員(雖然不多)推向對立面。市民主要是批評警方濫用暴力,冀望警方就算要服從上級指示,也可以選擇避重就輕,以盡量不傷及示威者為原則,而非現在那樣故意射頭,視示威者如仇人或兇徒。

所以,曾偉雄應該這樣問:警察面對當時情況該如何處理,以最低武力履行職責,還是借維護法紀之名以不合比例的武力施加鎮壓。而曾偉雄真的可以冷靜轉換位置思考的話,他首先便不是從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的警隊入手,而是反過來,從示威者及其家屬的角度出發,特別是那些手無寸鐵的市民,例如那個患肺癌、無向警方擲物、亦沒持武器、與警對峙時卻被橡膠子彈射斷皮帶、差些弄到下半身癱瘓的示威者。

廣告

曾說過退休後不會從商或從政、但退休翌年就加入商界搵銀的曾偉雄說,不希望道歉變成一種「風土病」— 筆者倒是同意的,倘若那種道歉根本不情不願,像林鄭那樣迫於形勢才勉為其難說出口。但說到尾,要還市民和警方一個清白,便誠如大律師吳靄儀所言,不能靠缺乏公信力的警察投訴課,而監警會又法定權限不足,難以全面調查,所以便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警方當日行動中使用的武力。畢竟,沒有人希望警察濫權成為香港的風土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