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平凡的香港人,不一樣的東方之珠

2019/8/1 — 21:28

8 月 1 日晚上,沙田新城市廣場有市民聚集,表達要求撤回收例訴求,並呼籲途人支持 8 月 5 日罷工行動。

8 月 1 日晚上,沙田新城市廣場有市民聚集,表達要求撤回收例訴求,並呼籲途人支持 8 月 5 日罷工行動。

教大校長張仁良哽咽說,現在的香港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香港。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有類似感受。由六月九日百萬人上街反送中開始,大大小小抗爭遍地開花,訴求亦擴展至反警鄉黑勾結,挖深至針對深層次矛盾,而且不拘形式,對政府構成前所未有的衝擊和壓力。香港在這股抗爭浪潮中,展現出不一樣的人民素質和精神面貌。

隨便舉幾個香港變得不一樣的例子:

(1) 部分抗爭者連自己的命都可以豁出去,只為守護她/他們至愛的家園。過往愛以經濟動物自居,自己顧自己,典型的香港人現在注入了命運共同體的基因和奉獻精神。為了幫助在前線長期抗爭而弄到兩餐也成問題的市民,有義工擺設街站,呼籲市民捐贈餐券。有朋友更自發收集捐款和物資,接濟前線經濟上有困難的年輕朋友。

廣告

(2) 香港政府居然起訴一位參與人道救援工作的醫護人員以暴動罪,嚴重違反人道精神。政治檢控旨在打壓/恫嚇異己,不擇手段,連正在發生戰亂的落後地區也不如,但偏偏發生在以文明/法治城市自居的香港。

(3) 公務員頂著惡勢力的滋擾和施壓,罕有地舉行集會,要求政府盡快回應民間訴求。另外,「一群檢控人員」以律政司信箋發公開信,力斥鄭若驊處理公眾活動案件時主要考慮政治因素,沒充分理據,仍堅持檢控。過去避免政治表態的公職人員今次陸續發聲,反映事態嚴重,打破了一般人對所謂中立形象過於僵化的規限。

廣告

(4) 元朗恐襲,鄉黑勢力之猖狂表露無遺。「最恐怖不是黑社會,最恐怖是元朗無警察。」警方嚴厲對付和從速檢控示威者,對在元朗西鐵站發動無差別攻擊的白衣狂徒,處理手法卻輕描淡寫,雙重標準之離譜,世人皆見。三個公務員團體居然還好意思以「政治中立,法治精神」為由批評作政治表態的公務員,為何不先向敗壞綱紀的警隊炮轟?

香港變得和以往不同,而一直抱殘守缺和食古不化的,就只有董建華和譚惠珠這類人,以及他們那些甚麼外來勢力介入、用來恐嚇香港人的理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