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得不經歷「玉石俱焚」的一場痛苦

2019/8/7 — 16:06

【文:阿盤】

區區一個女人,一個弄權、冥頑不靈的女人,在短短幾個月間,便葬送了香港,將一個國際城市推向萬劫不復之境。

這刻我全然明白,為什麼有哲人曾說:「在一個文明社會,當權者永遠要接受最嚴厲、最苛刻的批評和監察。」因為他有權力、軍隊和武器,只要行差踏錯一小步,所有人民和整個城便會當災受害。因此說,當權者越能受到嚴厲的批評,這個社會便越進步和越文明。

廣告

有些聲音振振有辭:「現今傳媒已不中立,報道偏頗,鏡頭只拍下警察施暴的鏡頭,放大他們的失誤。」其實,這不是最正常不過嗎?記者的天職,本來就是監察和針對權貴、專挑當權者的毛病。而仍然「中立」的傳媒,無異於為高牆添磚;抺黑示威者的「傳媒」,更枉叫傳媒,而是助紂為虐的喉舌罷了。

香港金融經濟的成就在全球名列前茅,不過她的文明,卻大大的落後,落後於其他所謂經濟不發達的地區—當仍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對當權者無法無天的行為一直毫無感覺,卻反而將最嚴厲的譴責,留給無權無勢的市民;將最苛刻的要求,指向只有一枝筆、一部相機的記者。

廣告

不是說示威者從沒有犯錯,只是,當你責備他們的同時,請把更大力度、更嚴苛的批評,留給當權者——否則是自甘墜落,拒絕文明。

孫中山先生的話在迴響:「欲求文明之幸福,就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他說的痛苦是革命。香港未走向革命,卻已有不少人拒絕承受痛苦,怕示威令經濟不景、生計不保、社會秩序被破壞、「香港好亂」⋯⋯ 只短視看到眼前的痛苦,迴避痛苦,我們永遠到達不了幸福的文明彼岸。

但願每一個真正愛香港的人,都有這份覺醒:所謂「搞亂香港」、要「玉石俱焚」的人,都深愛香港,無以復加,盼望她經歷這場浩劫後,會浴火重生,會回復璀燦—— 但並不只以經濟而耀眼,而是以文明、民主而閃亮。於是,我們就願意忍受,這場不得不經歷的痛苦。

作者自我簡介:八十後中學教師。未能走到最前線,盼以文字回應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