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教讀書寫字的幼稚園 — 德國見聞之六

2015/3/13 — 15:19

不論陰晴雨雪,小朋友都要到室外嬉戲。家長會為孩子準備好乾淨的衣服,讓孩子弄髒後替換。

不論陰晴雨雪,小朋友都要到室外嬉戲。家長會為孩子準備好乾淨的衣服,讓孩子弄髒後替換。

德國之行已到尾聲。立法會同僚啟程返港之後,我繼續在不來梅的行程,參加了當地婦女節的慶典,以及與 當地的教育局官員見面,參觀一所幼稚園。

英文裡的「幼稚園」(Kindergarten)之 名源自德文,是由著名德國教育家福祿貝爾(F. Fröbel)在 十九世紀創造的新詞。當中,Kinder是兒童,Garten是樂園,合起來就是「兒童樂園」的意思。這次有機會到幼稚園的誕生地看看,十分有意思。台灣作家龍應 台寫她兒子在德國的幼稚園的經歷,題目就叫《孩子,你慢慢來》,也十分吸引。因此,在德國的最後一天,我到不來梅城外的一個住宅區裡的幼 稚園,見識一下。

廣告

德國的幼稚園大部分是公立 的。當地的教育官員告訴我,要理解德國幼稚園教育的發展,也不能忽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大戰以前,德國幼稚園教育非常重視紀律和劃 一。大戰之後,德國人反省其戰爭的責任,幼稚園教育也開始出現轉變,變得更樂於聆聽小朋友的需要,重視他們的個人特點;這種對自由的追求 到了1968年是一個高潮。時至今日,德國的幼稚園教育已回到一種比較溫和的狀態,既不會忽視紀律,也同時關心小 孩的個人需要和意願。例如,幼稚園有午睡的安排,如果某個小朋友某天不願意午睡,想到遊戲室繼續玩一個遊戲,德國的老師是會容許的。老師 尊重他/她的意願,也請他/她尊重其他同學午睡的需要。又例如在集體活動時,某小朋友因身體不適或心情欠佳而希望暫時獨處,老師也會尊重 他/她的意願。當然,老師們希望小朋友能夠參與群體活動,因為群體活動在幼稚園中非常重要,但老師並不會因著重群體而忽略個體需要。

德國幼稚園課程的重心,是幫助學生學會生活,例如吃飯。這裡講的「吃飯」並非指餐桌禮儀,而是在真實 生活中如何一起進餐。參觀之時,剛好是午飯時間,小朋友分組圍著餐桌坐好,便有小朋友主動拿起水瓶倒水。他們使用的餐具也出乎我的意料, 全就與真實世界裡的餐具一樣,刀叉是金屬製的,碟是有一定重量的,而杯也是玻璃製的,可以摔破。香港的幼稚園多數會使用塑料的刀叉和杯 碟,避免發生意外,但德國人不相信這一套。「生活之中,杯子是可以摔破的,小朋友要學會小心使用。但我們當然也有考慮過安全問題,這是特 別挑選過的玻璃杯,摔破也不會有太多碎片。」老師如此告訴我。再看那些刀叉,體型略為「迷你」,配合孩子的能力,但絕非A貨。

廣告

吃了便要去洗手間,洗手間也是培訓小孩的重要地方。老師特別帶我看他們的可愛的迷你坐廁,坐廁上還放 著一本色彩繽紛的小書。老師說,那是教導教小朋友如廁的書。可惜時間不足,沒有足夠時間了解他們這方面的教學方法。香港很多小朋友幼稚園 畢業了還不會解決如廁問題,不會綁鞋帶,不會自己吃飯,德國的幼稚園教育可能有值得參考之處。

老師說,孩子吃飯,也要知道那些飯菜從何而來,因此他們偶然會安排小朋友去街巿,師生一起為翌日的午 餐買菜。幼稚園裡也有供孩子使用的廚房,每日吃的飯是由專職的三位嬸嬸為他們煮的,輪不著他們。但他們也有機會弄一點簡單的食物,這個小 廚房就是他們學習生活的另一個好地方。

在整個德國幼兒教育中,「真實生活」似乎是一個關鍵詞。不論陰晴或下雨,甚至下雪,小朋友都要到室外嬉戲。老師說,他們不能老是困在室內,要呼吸新鮮空氣。下雨天,下雪天,都不是呆在室內的好理由。因此在門口小孩子掛書包和大褸的地方, 家長還必須為孩子準備好乾淨的衣服,好讓孩子弄濕弄髒後替換。這次參觀有一位當地的大學生陪同,他對我說,二十年前他唸幼稚園時,一樣要 每天到戶外活動。我問他下雨、下雪時會感到辛苦嗎?他說一點都不辛苦,反而很快樂,這位大學生回答我,當時他和其他小朋友喜歡在雪地用手 建造隧道,供玩具車行駛,這美好的記憶,經過了二十年仍歷歷在目。

德國的幼稚園什麼都教,就是不教讀書寫字!這對香港的父母而言肯定是難以置信。我在一個小房間裡找到 一批書,文字都很艱深,老師說,這不是給孩子看的,是大人拿著書講給小孩子聽的。德國人覺得孩子應該按部就班,幼稚園的孩子還沒到讀書寫 字的時候。不過,德國幼稚園老師想孩子喜歡書,當大人把書上的故事告訴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會感到書籍的美妙,想自己有機會去讀它們。

接待我的老師說,幼稚園嘛,最重要的工作是要讓小朋友喜歡學校,喜歡學習,學會生活。他們關心的並不 是贏在起跑線上,而是在人生長跑中,怎樣可以跑得更好、更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