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字紀錄】朱經緯涉棍毆途人案開審 事主鄭仲恒作供

2017/11/6 — 9:17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嫌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男子鄭仲恒,朱經緯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今早9時半於東區法院開審,並由主任裁判官錢禮主審,暫定5天審期。57歲的朱經緯被控在2014年11月26日,在旺角彌敦道666號上海商業銀行外襲擊鄭仲恒。

控方在早前預審時表示將有3 段影片呈堂,並傳召8名證人,包括被襲事主鄭仲恒、為事主診症的醫生及途人等。

【16:30】休庭,押後至明早09: 30繼續審訊。

【15:46】辯方問是否參與重佔旺角   鄭仲恒否認

廣告

證人返回法庭。辯方呈上從鄭仲恒Instagram(IG)帳戶截取的帖子資料及英文翻譯內容。

辯方指出,其中一張IG 照片有寫有「The place i belong to the fade (fate) I fight for 23rd night」辯方問證人是否指佔中運動的23晚。鄭仲恒指出,當時在金鐘有帳蓬,佔中79日當中有大概有一半時間在金鐘帳蓬及其附近過夜。辯方又問鄭帖文中另一句「香港人打不死,你要金鐘道,我便奪龍和道,直到你聽訴求」的意思,鄭仲恒稱當時不是這樣強烈,「現在奪字好似都係暴力」。

廣告

辯方問,在10月時佔領中環之後,延伸至旺角,證人是否同意。鄭反問,問題跟他的關係,法官同樣指出不明辯方的意思,「我們都知道有佔領中環的發生。」辯方轉而問有關IG帖文的日期,當中又提及「轉戰旺角(英譯”take the fight to mong kok”)」,問他及其團體是否轉到旺角,鄭稱不同意。

辯方又問鄭是否留意到,在2014年10月17,18,19日,警方嘗試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清除阻擋路面的物件,鄭稱不太記得。

辯方提問,其中一項帖文用英文寫 “conflict, but we win finally”、“旺角,香港”,問帖文是否他對事件的日記及意見,鄭確認。

辯方問他在10月18日有否與警方衝突,鄭稱沒有。之後,辯方律師問證人是否同意這個說法,當警方在17日警方成功清楚馬路的時候,18日道路重新被佔領,鄭反問是否可搜尋新聞,「這是事實吧?」

法官一度再請證人離開法庭。

證人返回法庭,辯方請鄭仲恒解釋在IG上稱寫 “conflict, but we win finally”當中 "conflict"的意思,證人稱是政府和市民。辯方要求澄清是否指清場引起的衝突(conflict),鄭稱是整個運動。法官問是否所指爭取一人一選及普選,鄭確認。

辯方追問證人稱“conflict, but we win”,「你們在18日的時候贏了什麼?」鄭稱,自己英文文法不好,應該是指「will win」,沒有指向特別的事情。辦方質疑他的意思是當日示威者重佔街道,鄭否認,重申自己是指整場運動。

辦方之後問,在10月18日,有人重新佔領了相關的馬路,問他是其中一員,鄭回答不同意。

辦方再問,帖文”We win finally”,指的是示威者擊敗警方,重奪街口,問鄭是否同意,鄭回答不同意。

【15:27】開庭,現在轉為辯方將會盤問證人鄭仲恒。

辯方律師詢問鄭出生地等細節,包括問他是否中國出生,裁判官錢禮一度問,「China or Hong Kong, part of china?」庭內眾笑。

鄭指自己在上海出生,在香港讀小學,持有創意媒體的學位,事發時為 Social Media Copywriter,工作地點在觀塘,案發當日因公司團隊合作(Team Building)活動,參與Walk in the Dark,因而到荃灣,但不記得確實地址。辯方問鄭視自己為佔領中環的活躍分子(activist)還是佔領中環的支持者(supporter),鄭稱是後者。辯方再問他,應該不是激進分子(radicals),強調問題無意作批評,鄭確認。

辯方呈上證人instagram活動的證物並盤問,要求鄭確認他是否相中本人等,裁判官問辯方問題的關連性。辯方請證人暫時離開法庭,向法官解釋相關問題。

【15:15】休庭10分鐘。

【15:10】主控官將呈堂的影片定格,進行人物辨認程序,先把DBC的片段定格。鄭仲恒確認白衣者是他本人,左面是女友人馬小姐,他當時曾說「唔好打,我只係路過」。主控問鄭仲恒,除了跟警員說剛才提及一番說話外,是否做了其他事情令警員可能打他的手,鄭稱沒有。對於腳部的傷勢,鄭確認,控方所指目前沒有任何影片可以顯示傷勢是如何造成。

另外,庭上片段顯示,一名白衣警員用棍打向鄭的右後頸。鄭確認,片段中摀住頭部的是自己左手。控方問鄭,當時有沒有任何時候是沒有遵守警員的指示,鄭稱,當時有遵守警員的指示,「我沒有disobey。」

庭上再播放《蘋果日報》於Youtube影片,當時鄭在片段中稱,「仆街,我路過架咋」。控方問兩段短片是否準確反映當晚現場情況,鄭確認。

【14:30】鄭仲恒:當時有遵守警員指示

開庭,控方就四張呈堂照片,繼續詢問證人鄭仲恒。鄭仲恒確認照為分別顯示他的傷勢,其中一張是手肘傷勢,上面有紅色傷痕,鄭當時以為是由警方的申縮警棍造成。

控方另呈上鄭當時見醫生後的報告呈堂,鄭仲恒稱,頸部的傷勢持續了一個月,求診時有向醫生說明頸部的僵硬情況,當時不能正常地動,轉向右邊的時候需要整個人轉動,其後使用塗消腫藥,一個月後,情況好轉,能正常地轉動。

鄭仲恒稱,在同年11月29日在灣仔警署就三個傷勢作出投訴,從報紙當中得知遭指控棍.打他的警員。他在社交媒體看過涉事的影片,影片中有提及相關警員的名稱。鄭仲恒提到,在投訴前有諮詢何謝偉律師的意見,律師行提供三段影片,分別來自《明報》、《蘋果日報》、DBC。他向控方確認,影片反映當時情況。

【13:04】午飯休庭,案件於14:30繼續審訊。

【12:53】控方呈上相片為證物。控辯雙方沒有反對將相片呈堂。但裁判官問他是否確認這為11月28日為醫生所拍攝的相片,鄭仲恒稱當時影相之後醫生沒有即時讓他看相片「不太記得」,但他確認,有關照片為之後朋友電郵給他的傷勢照片。

他提到,頸部傷的時候沒有呈現任何顏色,只是「整舊腫了出來」,同意裁判官所指照片只顯示其頸部,未顯示到傷勢。

辯方問鄭仲恒,有否把相片在稍後時間列印給警方。鄭仲恒稱,當是由朋友陪他報警,也是他的朋友提供這些照片,確認是到警署錄口供時由朋友列印。

【12:50】事主鄭仲恒繼續作供,他稱受傷後,翌日仍有上班,但當日沒有看醫生,之後一天去沙田看醫生,因為仍覺痛楚,「一郁就痛」,頸不能轉向右手邊,家人叫他看醫生,醫生有用手提電話替他三處傷勢拍照,朋友事後替他向醫生索取照片。

【12:21】早休 15分鐘後,控方繼續詢問鄭仲恒。鄭仲恒指出,被打後繼續前行,有記者問他發生什麼事,「我淨係記得我好嬲同他講,『我只係路過。』」控方問鄭仲恒受傷後沒有轉向望的原因,鄭稱手肘受傷,有轉頭望一望,但太多人;至於頸受傷之後,感到有點暈,沒有即時轉頭。他與記者提到情況後繼續與女友人馬小組,沿亞皆老街東面前行,並橫過西洋菜南街,因想盡快送走女友人。

鄭仲恒描述傷勢期間,公眾席傳來笑聲。

至百老匯的位置,鄭仲恒與女友人分開,鄭仲恒解釋,當時醒起要找哪個警察打他,於是折返上海商業銀行、即是他受傷的位置。

控方問鄭當時見不到情況,打算如何找出襲擊者,鄭指出,當是認得打手肘的是穿藍衣,他當時想找出造成三個傷勢的人,沒有想太多,但最後不成功,之後到旺角港鐵站,繼續原先計劃前往金鐘。到港鐵站後,有數人見他步履,腳和手肘腫了,其中一人去71便利店買凍咖啡讓他敷著傷口,他當時向對方展示頸部、手肘等傷勢,大約15分鐘後,協助他的人士離開。

鄭仲恒之後前往金鐘,控方問他為何前往金鐘,鄭稱當時每晚都去金鐘,與示威者見面。

【11:50】鄭仲恒:共三處傷勢   曾向警員稱「我是路過」

鄭仲恒作供講述受傷經過,自己共有三處傷勢。他指當見到驅趕群眾的警察在右邊出現,發現右腳上5寸下5寸位置(法庭翻譯:right shin),被警察踢中。另外,右手肘被打中,當時以為被用警棍打中。在手肘被打之前,他向在場警員表示,「我是路過」。

控方問右腳是否第一個傷勢,鄭指,第一及第二傷勢事發時間接近,不能確定。鄭指出,因為全部都是在他後面和右面攻擊,而他當時正在集中看著前面,未有看到事故發生。

鄭仲恒指出,之後他走到上海商業銀行有櫃員機位置,發覺後頸再被人打了一下。主控請他描述力度,鄭仲恒形容力度是「大力至中等」。

鄭仲恒應控方要求指出被打的部位,他指向後頸右面的位置。裁判官問他感覺是被什麼襲擊,鄭仲恒指是「棍」。(法庭翻譯為pipe,裁判官一度質疑)控方再問被打後有何反應,鄭仲恒稱,「我感覺有人打我,我按著(證人按著右頸後方),我感覺自己有點暈。」鄭仲恒指被打後有點暈,繼續向前行。

【11:28】鄭仲恒繼續作供,由控方主問。鄭仲恒指出,與女性友人馬小姐當晚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停下數分鐘,聽到有嘈雜聲音,其後至少有20人向他們所在方向衝過來,他當時對馬小姐說,「要走了,快點走」。鄭之後與馬小姐轉而向東步行並排離開,當時沒有留意到有警員。

當他們離開時,有群眾向他們衝過來,在前面及相鄰位置,以致沒有什麼空間可前進。他倆因而更靠近了上海商業銀行的牆邊。跟著相隔不到一分鐘,就看見有警察追著那群人,即是在他右面出現,警員趕到之後人群散去。

【10:47】控方傳召28歲的事主、現職市場推廣員的鄭仲恒作供。主控官詢問鄭仲恒當日情況,鄭確認案發是2014年11月26日大約晚上十點半,他提到,當晚是在荃灣做事後,乘搭地鐵至旺角,因知道當天的前一天是旺角清場,擔心單獨一人在旺角的女友人馬小姐的安全。

鄭仲恒指出,由社交媒體知道有人在旺角聚集,當晚原定乘港鐵到金鐘,但收到該名女性朋友的電話,得知對方在旺角後,便告訴對方旺角很危險,並轉而在旺角先行下車陪伴馬小姐,他相約對方在旺角銀行中心的地鐵出口等候。

庭上呈上鄭仲恒投訴後與警方會面畫出的路線,鄭仲恒確認,當日在近港鐵站的西洋菜南街Body Shop會合馬小姐,之後經西洋菜街到牛仔褲店鋪 Apple Shop,橫過亞皆老街馬路,以後往西行一直至上海商業銀行停步,因看見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有人群聚集,基於好奇心停留3至5分鐘。

兩人在旺角西洋菜街見面後,便「陪佢行下」,主控要求澄清意思,鄭表示馬希望了解旺角情況,他只是跟隨著馬。

【10:27】庭上播出一段蘋果片段,顯示多名警員將市民驅趕上行人路,並在上海商業銀行外驅趕人群,片段顯示,一名相信為朱的白衣警員以警棍擊打市民,片段中相信為鄭的男子表示「仆街,我路過架咋」。庭上播出TVB翌日新聞片段,片段中顯示示威者聚集,警方及示威者互相指罵,警方舉起紅旗,警方將市民制服在地上,將市民驅趕上行人路等情形。

【10:24】庭上再播出dbc 新聞片段,片段中可見上海商業銀行外,一名相信為朱的白衣警員以警棍擊打兩名市民的腰部及肩部。

【10:20】庭上播出明報新聞片段,顯示當晚在旺角市民有人聚集,有市民衝出彌敦道,警方舉紅旗,有市民「快閃過馬路」,被警方用警棍驅散情況。

朱經緯口供:當日行為合法

【10:07】控方呈上證物,為朱在被捕後被警戒下對警方作出的供詞,朱稱自己當日所做的是合法行為,合符當時的情況去防止罪行,也沒有其他可行的選擇。他又指出,當時示威者企圖衝擊警方防線,故使用適當的武力,他沒有政治目的,唯一目的是行使法定責任恢復治安及秩序。

【09:45】法庭書記讀出控罪,朱經緯(57歲)被控在2014年11月26日,在旺角彌敦道666號上海商業銀行外襲擊鄭仲恒,朱經緯不認罪。控方將呈上三段影片證明,分別是《明報》、DBC及《蘋果日報》的影片,亦用呈上警棍作證物。

【09:30】開庭

【09:15】朱經緯抵達法庭,撐警大聯盟即高喊口號聲援朱經緯,他們舉起「朱經緯抗暴沒有罪,律政司失職要下台」、「警察抗暴被拉被鎖 香港市民又憤又怒」的橫額。被襲事主鄭仲恒今早亦有到庭。

撐警大聯盟即高喊口號聲援朱經緯

撐警大聯盟即高喊口號聲援朱經緯

事主 鄭仲恒

事主 鄭仲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