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斷更新】議員宣誓覆核案續審 李柱銘:政府指用道具令宣誓無效 說法不公

2017/3/2 — 9:45

四議員覆核案第二日審訊

四議員覆核案第二日審訊

特首透過律政司司法覆核4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包括社民連梁國雄、香港眾志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要求法庭宣告撤銷議席,案件今早於高等法院續審。4名被告梁國雄、姚松炎、羅冠聰和劉小麗,分別由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余若薇、戴啟思和陳文敏(名譽資深大律師)代表,而政府一方則由資深大律師莫樹聯代表。

【1637】休庭,審訊明續。

【1635】對於莫樹聯指在誓詞前加上其他字句,是改變了誓詞的形式及實質內容(form and substance),戴啟思質疑特首及律政司稱,當日宣誓的議員,有很多都在誓詞前加上口號,如黃碧雲要求調查鉛水等,但政府只選擇控告4人,但卻沒解釋這四人的做法與其他人有何分別,這一點如無合理解釋,就令人覺得政府一方提出司法覆核時是有偏頗。

廣告

區官問到,不論政府一方目的為何,法律上這一點與本案有何關係,戴啟思指,若政府一方對此無法給出合理解釋﹐就是濫用法院程序。戴又提到,擁護基本法不等於不可以質疑當中的條文,指出基本法的問題是立法會議員的責任之一。

【1605】就劉小麗的facebook發言,陳文敏指出,根據該次發言的全文,包括文首引述的哈維爾言論等,可見她批判的是虛偽但順暢地讀出誓詞的議員。而劉小麗的的誓章則解釋,若她自己不真誠,就沒資格批評其他議員虛偽,她FB是在解釋其宣誓方式是要顯示行禮如儀的虛偽,即使流暢地讀出誓詞亦可以是虛偽。

廣告

陳文敏指,上訴庭在梁游案中指,該二人的行為可從客觀去判斷是否拒絕,毋須考慮本人是否有意,但在劉小麗的個案,劉的行為是否拒絕,是模糊的,因此劉小麗本人的說法應予考慮,而陳文敏認為她的宣誓時認真,及有意受約束。

至於釋法,陳指此案按本地法律考慮即可,並強調香港法院不應考慮張榮順的說明,作為背景去考慮亦不應該。

陳文敏總結,在此案中,一項重要的憲制權利、即就任議員的權利危在旦夕,法院應在非常清晰的案件中才裁定是拒絕宣誓,而客觀標準的缺乏是重要的因素。

他強調,《宣誓及聲明條例》21條的作用應該是保護選舉而非撤銷不同理念者的議席,確立而非否定(honour but not frustrate)民意透過選舉去彰顯。

陳文敏完成陳詞後休庭五分鐘,期間劉小麗攞紙巾擦眼及眼紅紅。

【1500】代表律政司一方的莫樹聯指,劉小麗透過慢讀,在宣誓中傳達誓詞之外的訊息,陳文敏反駁指,現代的誓詞設計本身,就是要讓不同政見的人都可以讀,因此其含意必然具一定不確定性(ambiguity)。宣誓可供不同解讀,不等於拒絕宣誓。

陳文敏又指,對宣誓有質疑(critical),不等於不願受其約束,陳又讀出劉小麗的誓章,指她在宣誓前作了很多準備,包括徵詢立法會秘書處、看以前獲接納的宣誓影片,以找出甚麼行為可以接受甚麼不可以,這顯示她是非常重視要受誓言約束,但是現存的準則實在太模糊。

陳文敏另指,劉小麗當日獲准完成宣誓,沒有被警告也沒有被要求重新宣誓,她沒有被給予重試的機會。

【1450】陳文敏指出,劉小麗的宣誓形式是認真及莊嚴,無人指出她的態度(demeanor)、字眼、音高、腔調及衣著有問題。

陳文敏又強調,他同意宣誓需要莊嚴,但他認為莊嚴不足以成為限制憲法權利的理由。他又指,根據法治概念,如果某一行為會導致嚴重後果,甚麼可以做而甚麼不可以的界線要很清楚。

陳文敏又指,立法會秘書處發出的提醒等多份文件,均要求議員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要求的形式及舉止(form and manner)宣誓,但《宣誓及聲明條例》本身卻沒有就形式作出指定。 陳文敏又指,莫樹聯一方面指長毛太大聲及太快,但又指劉小麗太慢,陳認為這樣的準則不清晰也不易理解(not accessible),不能據此撤銷一個議員議席如此重要的位置。

【1433】開庭

陳文敏:撤銷議席應根據客觀標準 非為排除異見者(相關報道

【1330】陳文敏指,對於宣誓者是否拒絕宣誓,他同意最終仲裁者是法院,但當法院考慮一個宣誓者的行為,是否「越界」到構成拒絕時,這條「界」應如何定?

陳文敏認為,這條界線無法清晰界定,涉及價值判斷,會因為不同機構的傳統、價值、歷史而改變,應由熟悉有關機構傳統的人去決定。而政府代表律師建議法官採納的界線,是最為嚴苛的一條界線。陳文敏指,斷定這條界線不單純是法律問題,而是混合了政治因素。

陳文敏認為,「宣誓」本身是一個政治行為。他指現代宣誓的起源要追溯至英王亨利八世脫離羅馬教廷的歷史,並指此一行為本身的目的是要將持不同信仰的人排除,是有政治目的、本質上帶脅逼成份(coercive),但隨著歷史變遷,宣誓此一行為亦須應用於現代及民主社會,而民主的原則是多樣、包容,而現時宣誓的目的,並非要排除異見或影響他人的思想。

在此背景下,陳文敏指宣誓是儀式(ritualistic formality),其形式、而非承諾是否真誠(truthful)是關鍵。

所以,對於一次宣誓是否符合「莊嚴」及其他形式上的要求,只有在事前已經訂立清晰準則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作客觀判斷。

陳文敏認為,一個人是否願意受誓言約束,並非取決於其意圖。他指,只要按照既定要求的形式進行宣誓,就應被視為願意受其約束,除非有極具說服力的證據證明其不欲受約束。

陳文敏指出,劉小麗在宣誓前的開場白,並非誓詞一部份,而當中提及的「自決自強」,有很多詮釋方式,陳認為,劉的開場白與誓詞內容沒有衝突。

【1208】陳文敏引述莫樹聯昨日指,今次案件的爭議,不涉議員的選舉及被選舉權,因為4人未被阻止參與選舉及當選。陳不同意,強調這項權利必然包括就任及完成任期的權利,如果議員當選後可被輕易或隨意地褫奪議席,選舉就沒有意義。

因此,是否撤銷一名議員的議席,應有清晰、客觀、容易理解、非常具針對性的標準,以及非常具說服力的證據,而有關做法,應是確立而非否定(frustrate)民意的展現,亦不應是為了排除政見不同者。

【1200】陳文敏陳詞。

李柱銘:法院是「宣誓者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仲裁者 

【1135】李柱銘重申,雖然釋法針對《基本法》(憲法)作出了解釋,但事實上相關的本地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至今仍未修訂。

李柱銘指,法庭要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去裁定議員失去就任資格,但在現行的《宣誓及聲明條例》當中,並無任何關於「莊嚴」及「真誠」的準則。若法庭以這些本地法律中不存在的准則,去裁定議員必須離任,就形同確認釋法具有修改本地法律的效果。

李柱銘指出,當行政機關要去攻擊個別議員,而立法會一方又拒絕出庭捍衛立法會的內部規則,法官就是事件中唯一能作出公正裁決的仲裁者。

法官又問到,上訴庭已裁定,宣誓並非立法會內部事務。

李柱銘另強調,就完整讀出誓詞而言,梁國雄是沒有問題,但至於他的衣著、有否使用道具等,則完全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是由立法會內部、即議事規則委員會去決定其標準。

李柱銘又指出,雖然上訴庭已裁定,法院是「宣誓者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的最終仲裁者,但不等於「宣誓是否有效」亦然。李柱銘指出,三權有各自的判斷準則,而在宣誓是否有效的問題上,應由立法會秘書或主席去作出決定。

就莫樹聯提到梁國雄撐著黃傘宣誓,李柱銘指出,立法會過去一直是允許議員宣誓時使用道具的,李認為政府一方現時說使用道具將導致宣誓被視作無效,是不公及錯誤的講法。

李柱銘強調,法庭並不可輕易地作出裁決,指宣誓者是拒絕宣誓,而僅僅舉證指其宣誓無效,並不足以作結論指宣誓者是拒絕宣誓。

李柱銘又根據基本法第26條等提出,由於斷定一名議員拒絕宣誓會有嚴重後果,因此監誓人在斷定宣誓者是否拒絕宣誓時,須經公正的程序(fair procedure)。李柱銘指,當監誓人覺得宣誓有異,他在斷定宣誓人是拒絕宣誓前,應該至少問一問,或給予宣誓者再試一次的機會。

【1114】李柱銘繼續陳詞。

【1004】開庭

劉小麗

劉小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