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個個議題都是「你是否出賣香港」議題!

2016/6/29 — 19:04

我昨日已表態,以自己相信是恰當的理據反對政府的醫委會改革草案。在這議題上,大家最終應該衡量的,是究竟把一個專業的監管開出來給多些業外/政府監察的好處重要,還是在當今政治環境下防止為任何減弱專業自主的舉動成為先例重要。

這種判斷,不只是在香港出現,其實在不同國家與地區都曾試過考慮與辯論類似的議題。以我曾在那裏長大的澳洲為例,法律界都曾在不同的州考慮過類似議題。有些州決定為了選舉消費者權益把監管從業界手中局部或全面拿走,有些州決定專業自主難能可貴、維持業界團體自行監管。

廣告

所以,撇除建制派那份盲跟政府以外,非建制團體與從政者就此議題的分歧基本上是一個具體政策判斷的分歧。有爭取民主公義講道理的人相信醫委會改革有助醫學界更能顧及病人與消費者利益,相信在一個人命關天的專業,受到多些業外人的監察並非不合理。亦有爭取民主公義講道理的人(我相信包括我吧)擔心改革會打擊專業自主,甚至未來波及其他專業。在這辯論的兩方都是愛香港、愛公義的人,只是對形勢及政策的判斷不同。老實說,無論是那一方最終「勝出」,結果可能好、可能壞,但真的未至於「死人冧樓」、「香港末日」。

但偏偏,在我們當下的香港,就總要把一切無限誇大、無限嘩然取寵。有某部分支持草案者批評反對者出賣香港大眾、不顧香港最弱少病人的好壞,又用不同方式指控反對方案者「醫醫相衛」。不過,有某部分反對方案者就更「厲害」。原來,草案通過就會令到無窮無盡不合格的大陸及其他第三世界地區訓練出來的醫生來港,禍害人間(但這些人不提的就是,其實不少本地訓練出來的都同樣通過不到現有的關卡)。原來,草案通過就會令港人入醫院後被他們來自大陸的醫生偷了他們的腎去賣。原來,草案通過就是把香港賣了給大陸,出賣香港。

廣告

我暫且不多說讀書人打「仇外牌」的那種後患無窮(這問題有機會再討論)。但我們可否不把每一個議題都變成一個「你不贊成我看法就是出賣香港」的議題?在政策上有意見分歧是沒有問題的,大家可以據理力爭。相反,如果我們每一個議題都要煽情、誇張、無限放大,提出這些論述的人士會逐漸失去公信力。再者,香港已經有不少真的是「出賣香港試金石」而難免社會撕裂的議題。如果連性質上根本不是去到這個地步的議題都要「煲」到變成「你是否出賣香港」的問題,這是一個害香港、而不是愛香港的處事方式。

所以,我衷心鼓勵那些把醫委會改革視為政策分歧的人士繼續理性地激辯(我會繼續與身邊的人解釋我反對草案的立場)。但對於那些把議題無限「煲大」的人士(無論是支持或反對草案的也好),為了自己公信力好、為了香港好,cool it。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