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六四悼念爭議 而是政治經濟學的根本改變 令香港人轉向本土

2016/6/4 — 17:16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前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前

不是六四悼念的爭議令香港人轉向本土,而是政治經濟學的改變,令香港必須轉向本土,從資本家、工人到普通老百姓,香港必須轉回本土。

什麼是政治經濟學(political economy)?那是在資本主義社會運作的官商勾結方法,官府與有錢人有時為了人民共同的利益、有時為了官商彼此的利益而勾結,由此而營造了一個社會的經濟趨向、意識形態、教育和輿論,這叫政治經濟學。簡單而言,這叫統治(ruling)。

香港在中國七十年代末的開放改革至今年支爆,行的是依賴中國貿易和投資的政治經濟學。香港北上設廠、香港人投資中國而將賺到的錢取回香港買樓的二十年(1980-2000),香港人趾高氣揚;到了2000-2016,大陸人南下投資、買樓、侵入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及無產階級的時候,香港人垂頭喪氣,凡事仰望中國,因為中國給予香港投資和遊客消費、甚至人口年輕化(雙非人),整套愛國主義、愛國教育、民主中國論,都是在這個香港依賴中國的政治經濟學之下運作的。

廣告

支爆之後,香港投資大部分撤出中國,中國對香港的投資和旅客消費也會銳減,在中港雙方經濟大蕭條的時候,中國和香港各自求生,中國會凶狠地用香港儲備金投資中國股市、跨境基建等方式打劫香港的公帑,甚至提早抽取香港業主在2047年的地租(用領匯證券化的方法),香港人覺醒了雙方的關係,建制派的愛國主義、民主派的民主中國論,全部崩潰。鍾樹根脫離民建聯,大學學生會全體退出支聯會六四晚會,這些都是徵兆。

這不是六四悼念是否去支聯會的維園晚會的問題,政治經濟學的根本改變,才是令香港走向本土的動力,那是無可抵抗的動力。

廣告

這才是政治啊。各位香港同胞。除了我陳雲,誰會告訴你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