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代表你」,而是為自己發聲

2019/6/1 — 10:16

來自數以百計的大專院校、中小學的師生及校友,發起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來自數以百計的大專院校、中小學的師生及校友,發起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在多元化的社會,群體有不同意見,是十分正常的現象。在一元化的社會,掌權者卻聲稱自己擁有最廣泛的代表性。

因此,只要群體內出現不同的聲音,便感到自己的威權及代表性受到威脅。於是,便有人起來指控這些聲音「不代表我」。當權者並不是真的懼怕「被代表」了,而是要打壓異見,將不同的聲音抹黑為「別有用心」的「政治」。他們企圖維持的,是一個「一元化」的群體。暴力及謊言,就是他們的工具。除了暴力及謊言之外,你還擁有甚麼「合法性」?

又或者,出來說「不代表我」的,是擔心自己受到牽連,紛紛起來「割席」。他們不是珍視或保護群體內的不同聲音,卻是害怕此舉令最高的威權不悅(「拆天」),自己的利益受損。「不代表我」不過是一種自保的表態……他們企圖維持的,也是一個「一元化」的群體,除了迎合主子之外,你又懂得甚麼?

廣告

香港淪落了,當權者只能說:「請相信我……」,當社會各界表達不同的意見時,「請不用政治化」「不代表我」……他們在迴避,他們已經詞窮。我們見到的,是一層層奉迎上意的「為奴者」。自願為奴,然後要整個社會一起奴化。這樣,就不會顯出自己的「奴性」了。

香港人醒覺了,說出自己的憂慮,發出自己的聲音,掌握自己的命運。這一切,正是要展示:拒絕為奴。

廣告

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許知遠在《極權的誘惑》一書中說:摧毀極權體制的方法,「不是與它的權力中心達成虛假的協定(它隨時可能被撕毀),而是去鼓勵、促成它內部反對聲音的崛起。極權主義仰賴於一元的聲音與權力,任何能持續的異端都是對它最致命的挑戰。」

近日不同群體的聲明與聯署,根本不是「代表誰」之爭,而是要活出真實,為自己發聲,向為奴者說「不」,以具體行動來挑戰及撼動「極權」。

6月9日,讓歷史記著這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