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滿足的初心 — 寫給在逆境的朋友

2018/11/18 — 13:13

「時序」(chronos) 與「時機」(kairos

甚麼是逆境?「任何人」會有他們自己的解釋,所以,我選擇不具體說明某事是逆境或逆境是某事。雖是如此,但這不等於逆境沒有一定程度的客觀性。例如,我們不會說近日美國山火帶來的死傷不是逆境。於我來說,逆境牽涉時間觀念。簡單來說,時間可以分為「時序」時間(chronos) 和「時機」時間(kairos)。「時序」時間屬於時鐘時間,它是客觀時間,強調先後之別。「時機」時間關乎那特別時刻,要求人回應和行動。它是主觀時間,因為各人有其特別時刻。一個例子說明「時序」時間和「時機」時間的分別,當填寫申請工作、升學或參加活動表格的履歷欄時,申請者會被要求按時序或倒序填寫(chronological order),這就是「時序」時間。寫完履歷後,申請人多會撰寫一封個人求職信或申請信,突出某一兩次有特別意義的經驗或對將來的計畫。這就是「時機」時間。

基本上,「時序」時間是延續性和實現性(actualized)。所以,「時序」時間往往被視為對維持現狀(status quo) 的擁護者。「穩定」是「時序」時間的主詞。「時機」時間是異象時刻,它打亂「時序」時間的延續,甚至懸掛「時序」時間。它為我們的行動提供機會,並從中產生新「時序」時間的可能。所以,「時機」時間是潛能性(potentiality)。歷史就是從「時機」時間攪亂「時序」時間中產生出來。事實上,人只有願意忘記「時序」時間,才可以有效地在「時機」時間下行動。當然,「時機」時間不保證結果,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壞。然而,「時機」時間不是對抗「時序」時間,因為「時機」時間會產生「時序」時間,而「時序」時間需要「時機」時間。舉例來說,興建高鐵曾是「時機」時間(2008-9),但如今已成為時序時間了。

廣告

從「時序」時間與「時機」時間來看,逆境是因「時機」時間的出現,將「時序」時間懸掛,以致我們不可能按從「時序」時間培養出來的習性和秩序在「時機」時間下生活。在「時機」時間,我們被迫思考、回應和行動。因「時機」時間屬於潛能,所以,有人在逆境下變得更扎實,也有人變得一蹶不振。

當下的時間

廣告

當下香港是在「時機」時間嗎?若是,這是甚麼「時機」時間?又這「時機」時間是相對於甚麼的「時序」時間?一國兩制的實施本身是「時機」時間。一來,由港英政府的「時序」時間建立的習性並不適用於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二來,一國兩制仍未成為香港人的「時序」時間。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對香港的評論,說,「人心回歸工作,急不得、慢不得。」(2018 年 11 月 12 日)意即,香港人心尚未回歸。當下香港的「時機」時間有甚麼特徵?第一,香港越來越變得大陸化。反諷的,這失去香港獨特性的趨勢卻被視為一國兩制最佳的實踐。香港外國記者會前第一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工作簽證續期。稍後,他更被拒入境香港。[1] 他真的這樣危險嗎?還是這是給對不聽話的外國記者之警告?藝術家巴丟草以主題「共歌」的作品展覽被取消了,因為主辨單位收到「中國當局有關巴丟草的威脅。」[2] 數月前,我在國內的朋友也收到類似通知。為了眾人安全,我們在國內聚會取消了,我也取消行程。大館一度取消馬建的講座安排,原因是「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這是由對過「紅線」的恐懼而產生出來的自我審查。若昔日「時序」時間特徵之一是尊重言論自由時,當下「時機」時間是重新思考一國兩制下言論自由,甚麼可以想、甚麼不可以想、甚麼可以講、甚麼不可以講。

第二,「時機」時間是實行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這是香港人從未有的經驗。所以,脫離在港英政府由「時序」時間培養出來的習性是必須的,即被殖民的思維和心態(留意,中國政府不承認香港是殖民地地位 [3])。然而,這 21 年的經驗又如何?1999 年,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取消有直選議員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把大部分職能交由食物環境衛生署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接管,令政府權力更集中。2014 年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所表達的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與香港人的理解有明顯距離。雖然政府會就其政策進行公眾咨詢,但我們經驗到這往往是已有決定的咨詢,其中包括全民退休保障咨詢和土地供應咨詢。我們慢慢體驗到,一國兩制的港人治港不是在香港的「任何人」,而是缺乏民意授權某些香港人;高度自治不是以香港利益為首,而是以愛國愛黨的中國政治和配合中國夢的高度自治。

以上所描述的「時機」時間是可看見的,但當「時機」時間已化為「時序」時間時,人們就習慣了、接受了,並按它的邏輯生活,沒有質疑,甚至阻止其他「時機」時間出現。數月前,跟兩位畢業近 10 年的學生午膳,他們分享快結婚的喜悅。交談中,我問到他們同學近況時,他們分別說,「昔日在大學和教會時,彼此講的理想和對社會的責任已不見了。見面時的話題主要環繞賺錢、進修、旅遊、置業。」這是生活的現實和需要,無需責怪誰(例如,教育的失敗)。雖是如此,但他們的生活反映出:第一,由資本主義建立的「時序」時間已成為很多人的生活習性和常態,人們已自動地按其邏輯生活,不覺得有甚麼問題。雖然樓價如何不合理,但甘願成為樓奴竟成為人生目標。第二,由資本主義建立的「時序」時間已成為穩定的代名詞。它不但排斥「時機」時間,更令人們相信生活不存在另類可能。選擇另類生活的不是傻,就是有錢人。「時序」時間的常態化或「時機」時間的「時序」化的危險是它靜悄悄偷走人們因要回應「時機」時間而經驗到的「潛能」。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成為人生道理,人們已不相信自己是潛能。「時機」時間提醒我們,「潛能站在實現之上」(Potentiality stands above actuality)。這是一種可以「抵抗希望的希望」(hope against hope),不只是「抵抗絕望的希望」(hope against hopeless)。只有人們有這連希望也可以抵抗的希望,人們才會有勇氣抵抗「時序」時間及其代表,並有智慧地迎接和回應「時機」時間。

初心與「時機」時間

以上所講的「時機」時間都是外在於我的時間,但查實,我也可以是「時機」時間的締造者,為周遭世界帶來實現的潛能。2016 年 9 月收到有關朱凱廸受到暴力威嚇一事時,人們的反應可以視此為新聞一則,以日光之下無新事為由,將這事列為「時序」時間,但我視此為「時機」時間,它要求我回應。知會朱凱廸後,我和兩位朋友發起網上聯署以示關注,並於灣仔警察總部舉行遞信集會。警方聯絡我們,要求我們申請不反對知書。我們以事出突然,只有 48 小時,趕不切申請就不申請了。當然,警方說,會保留追究責任。2017 年 6 月,一位 75 歲婆婆在中環碼頭執紙皮,被食環署職員票控無牌販賣。同樣,人們的反應可以視此為新聞一則,以日光之下無新事為由,將這事列為「時序」時間,但我視此為「時機」時間,它要求我回應。我寫了一篇文章 —〈不潔與秩序:從食環署職員檢控執紙皮的婆婆一事說起〉回應 [4],及後,支持成立「拾平台」,長期跟進拾荒者生活、權益,並相關政策。近日有關「明日大嶼」計劃,我們在遊行當日舉辦祈禱會。數天前,成立「基督徒護守大地聯盟」,連繫其他團體,促進生態公義。你可以不認同以上做法。再者,以上例子不是要証明我們的行動如何有影響力。我要指出,我們的行動要拒絕一種認為「時序」時間的不可逆轉性(做甚麼都無用)的想法。同時,拒絕一種將「時機」時間常態化(冷漠)態度。

以上我舉出的例子可能太輕鬆,太瑣碎了。有些時候,「時機」時間帶來的衝擊是徹底。那份無助感、無力感、無望感之深可能使我們連一點行動的衝勁也失去了。若是如此,我們無需勉強自己,也無需怪責自己和別人。在「時序」時間和「時機」時間徘徊中,讓我們感受和重拾初心。

初心的基本不屬於道德範疇,而是關乎人性那份不滿足的慾望。不滿足的對象可以是功課、食物、物質、居住環境、身型、社會公義等。這份不滿足的初心驅使我們不滿足生活世界只有「時序」時間之意,以致我們要做一點事去改變。那麼,第一,不滿足的初心不是一種適應能力,反而是一種不適應能力。不滿足的初心可能在某些事上被壓制和磨滅了,但人們總不能完全磨滅它,因為沒有不滿足的初心,人與鹹魚就分別不大了,而人不是鹹魚。第二,若不滿足的初心是人們存在之基本,我們不妨多留意周遭不滿足的初心之表達,以致我們的初心被喚醒。例如,遊行、某些音樂歌詞、社交媒體的閒話(當然,這包括以往講員的人生經歷)。這種帶有抗爭意味的不滿足初心或許給人一種消極感覺,但若這是對抗無助感、無力感和無望感,這何來消極呢!第三,我們要留意不滿足的初心可以很侵略性,傷害別人,因為它以消滅別人不滿足的初心為目的。歷史已有很好的記錄。所以,在肯定不滿足初心之餘,我們要引導自己不滿足的初心,讓它以好奇、創意、勇氣和公義呈現。

總結

我嘗試從「時序」時間和「時機」時間的不同帶出生命遭遇,但「時序」時間和「時機」時間從來不是對立。「時機」時間會轉為「時序」時間,所以,我們無需依戀昔日。否則,我們就失去「時機」時間了。然而,那曾在「時機」時間的回應經驗卻記錄了我們不滿足的初心,以致我們對社會加諸我們身上的「時序」時間仍存有那份不適應、不滿足,並有衝動締造「時機」時間。

 

[1] 法政匯思〈就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入境之聲明〉(瀏覽日期:2018 年 11 月 15 日)
[2] 《信報財經新聞》〈巴丟草港展覽煞停 主辦方指內地威脅〉(瀏覽日期:2018 年 11 月 15 日)
[3] 取笑如來〈為什麼說香港不是英國的殖民地〉(瀏覽日期:2018 年 11 月 15 日)
[4] 龔立人〈不潔與秩序:從食環署職員檢控執紙皮的婆婆一事說起〉(瀏覽日期:2018 年 11 月 15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