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6/14 - 15:44

不理世事不問政事

香港反送中遊行現場,雖然官方指責示威者「暴動」,但遊行期間無燒鋪,無燒車,無人乘機搶劫,無人隨便放炸彈,無人去炸死手無寸鐵的姐弟幼童,更加無人去炸死電台主持,遊行人士守望相助。以世界任何標準去評之,根本就是和平示威。示威者為了眾人的利益站在最前線,都是值得敬重的英雄。照片攝於中環夏慤道,日期為 2019 年 6 月 12 日,下午 14:26。

香港反送中遊行現場,雖然官方指責示威者「暴動」,但遊行期間無燒鋪,無燒車,無人乘機搶劫,無人隨便放炸彈,無人去炸死手無寸鐵的姐弟幼童,更加無人去炸死電台主持,遊行人士守望相助。以世界任何標準去評之,根本就是和平示威。示威者為了眾人的利益站在最前線,都是值得敬重的英雄。照片攝於中環夏慤道,日期為 2019 年 6 月 12 日,下午 14:26。

我有一個相識,他雖然經常強調自己是中立,但談到政府施政或警察執法,他其實取態很鮮明,就是全都是偏袒政權一方,極之親建制。親建制當然沒有問題,但親政權的同事,又自稱中立,就變得很可笑。你問他:「難道警方武力攻擊手無寸鐵的人是對嗎?」他就會很「中立」地說自己對時事沒有意見,卻又答道:「警方只係維持秩序。」我總是很詫異,為甚麼有這樣的人,不食人間煙火,居然對警方濫權,甚至見到有手無寸鐵的年青女示威者跌倒在地,警力仍然用盾牌不停攻擊之,還是覺得沒有問題?

我又有一個相識,政治立場極不明朗,但說到修訂逃犯條例一事,從他的語氣來判斷,肯定是堅決支持。在 2019 年 6 月 9 日有一百零三萬人上街抗議惡法之後,他卻表示,如果不能修訂逃犯條例,那麼香港人在台灣殺人後潛逃的事件,兇手豈不是可以逍遙法外。我總是很詫異,為甚麼有這樣的人,不食人間煙火,台灣早就表明不會接受香港單方面的移交安排,真正關心此事發展的人,又怎可能會置若罔聞?就像別人談論到 2019 年大事回顧,你怎麼會在年底才開始關注同一年度的新年賀詞?

我還有一個相識,總是避談自己的政治立場,以為沒立場就代表客觀公正,但從他的言論,對近年不公之事,都覺得是當時人自己犯了罪,只有犯罪的人才會驚恐。他們對刑法有無止境的信心,他們看到一百零三萬人上街,只懂得問:「到底犯了多大的罪,才會如此害怕被送到中國受審?」他們認為被抓之人都是死有餘辜,罪有應得。按他們的想法,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肯定就是自己身有屎。我總是很詫異,為甚麼有這樣的人,不食人間煙火,政權一直以來,用盡各種名目,安插莫須有罪名,例子比比皆是,從經濟刑責去打擊異見,到隨意安插的顛覆國家政府的罪名,真正關心自身權益的人,又怎麼可能完全沒有聽過或擔心過?

廣告

我一直很詫異,大家生活在同一個社會,怎麼有些人對於政權千依百順,唯命是從,甚至會幫著強大的政治機器,去批評那些努力爭取眾人權益的人。難道他們連對國家機器的半點懷疑也做不到?難道他們沒有思考過這些矛盾?難道他們沒有留意新聞事態發展?難道他們真的可以做到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我思考了這個問題很久,直至在 2019 年 6 月 12 日,看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著無綫電視台的訪問,這才明白究竟。

林鄭月娥在訪問中提到:「(社會上有聲音)話我賣港?我點樣賣港?……你知道喺我屋企有位不理政事、甚至不理世事嘅老公 — 林先生,佢對(賣港)呢兩個字都好有意見,佢嘅講法係:你點可能賣港呢?但你真係有問題,你做行政長官之後,就真係賣咗個身畀香港。」

我恍然大悟,訪問的關鍵在於,鄭月娥的老公林先生原來是個不理世事及不理政事的人。那麼林先生不認為自己老婆賣港,那就完全明白了。原因很簡單,正正就是他根本是個不理政事、不理世事的人,所以才會把一個賣港賣的人,誤以為不是賣港。

按同一道理,那些認為警方沒有濫權的人,那些認為修訂條例沒有問題的人,那些以為只有罪有應得的犯人才會被抓的人,以及那些覺得林鄭月娥沒有賣港的人,其實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是不理世事,不理政事的人。估計正是因為不問世事,才能活得如此瀟灑,無知的人最幸福,也真是不無道理。

可是,跟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對談,你不會誤把對方當作將軍澳的清泉,反而只感淡然無味,就像是把一滴香放進一加侖的水桶裡,味同嚼蠟,嘴裡淡出個鳥來(注)。

注:「鳥」讀 diu2,同「屌」,指男性生殖器。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pazu
博客:https://pazu.me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
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