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知警察們知不知道 他們害怕的「屠猶」是怎樣發生?

2017/2/24 — 12:18

《平凡的邪惡》封面

《平凡的邪惡》封面

【文:王一一飛】

有警察說受他們受不禮貌對待,等同納粹屠猶。

以色列外交部、歷史學家都指香港警察應該先惡補一下歷史科,好讓他們明白納粹不是只是用粗口屠猶。

廣告

不過,既然警察那麼害怕屠猶,他們又知不知道屠猶這件傷天害理的事是怎樣發生的?

廣告

有看過Hannah Arendt的《平凡的邪惡: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記實》(Eichmann in Jerusalum: The Banality and Evil) 的人,就知道屠猶這件事,正是來自「平庸之惡」。

這本書講述Hannah Arendt 到以色列聽一個納粹戰犯艾希曼審判。艾希曼負責將各地猶太人運送到集中營,令不少猶太人死在毒氣室。不過,為何他會犯下這種惡行呢? 探討過程中,她發現一件事,艾希曼行惡行不是因為他有精神問題,不是因為他熱愛殺人,不是因為他仇恨猶太人。而是因為他盲目執行希特勒的命令,相信即使他殺人,都是因為上級命令,自己沒有責任。

當中也提到一件事,如果納粹黨人、歐洲人、猶太人不服從命令,猶太人被屠殺是可以避免的。假如猶太委員會、猶太警察不服從納粹將猶太人集中起來趕上開往集中營的死亡列車,假如有良知的德國士兵和軍官不運輸猶太人到集中營、不將猶太人送入毒氣室,很多猶太人變不會死。事實上,在法國、Denmark等國家,當地政府、人民不服從納粹屠猶命令,幫助猶太人逃走和躲避,不協助納粹集中猶太人,令不少猶太人得以幸存。

由此,Hannah Arendt得出「平庸之惡」(Banality of Evil) 的想法。納粹黨人、紀律部隊盲目執行命令都是一種罪行。因為他們理應有自由意志(即使有環境因素影響,他們都可以根據自己想法做決定),有理性思考辨別是非的能力。他們不服從自己良知卻服從有問題的命令,是埋沒自己的良知。他們不服從有問題的命令,才令屠猶一類的世紀大災難得以發生。

因此,世上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就是記律部隊不服從良知,卻盲從命令帶來的後果。可惜,害怕屠猶的香港警察卻未認識到自己平時盲從命令正是犯上當年不少納粹黨人的錯誤,服從命令導致災難得以發生。

由於他們服從命令,不少示威者因為他們的盲從而要眼睛忍受胡椒噴霧帶來的痛,呼吸道忍受催淚彈帶來的損害,肉體忍受警棍帶來的痛。他們還要在警署48小時內忍受你們的毒打,忍受你們刻薄的待遇。正是因為你們的盲從,一個不尊重人民選舉權利的政府得以長存,一個用坦克鎮壓學生運動、囚禁政治犯的專制政權得以對港人施加暴力。

我更害怕,你們的盲從,令你們有一天將香港異見人士送入集中營,令你們心中害怕的屠猶再次發生。

不想你們害怕的屠猶再次發生,你們就要明白你們自己以前的做法有多大錯誤,你們就要學懂服從自己良知而不是盲從命令。下次上級叫你們鎮壓示威者,你們應該一起罷工,不服從專制政權的命令。假如有人盲從政權鎮壓,你們應該勸他們不要這樣對示威者。如果他們毒打、鎮壓示威者,你們應該用武力幫助正義的一方,用你們的手槍、警棍阻止同事毒打人,給示威者盾牌等武器自保。如果你們真的無選擇,被迫鎮壓,你們都應該消極抵抗,暗中陽奉暗違。示威者再逃跑時刻意在追捕時跑慢一點,幫助民主運動同路人逃走。要用警棍都打得輕一點。有人被捉入警察局48小時,你們應該對民主運動同路人好一點,不要捉他們去廁所打他們,當幫手。服從自己良知,才能避免邪惡、避免屠猶再發生。

因此,既然你們認為屠猶是一件歷史慘劇,就有義務理解屠猶成因,避免問題再發生,了解屠猶歷史是因為紀律部隊盲從命令而發生,從今以後學懂不跟命令跟良知,才可以避免歷史重演。

發表意見